桑拿按摩浴室里的“黑色侦探”
 
2000-12-15
 
【人民报讯】检察日报:2000年5月29日,闽北某山城一则“桃色”新闻不胫而走:5名机关干部在桑拿包房嫖娼被公安机关处罚。而使这些龌龊陋行曝光的竟是暗藏在桑拿包房里的“黑色侦探”。

  2000年5月16日晚,闽北某市的山城大酒店的511客房内,靠窗摆放着一台监视器和一台录像机,一名30多岁的年轻人眼睛正紧紧地盯着监视器屏幕:不一会儿,一对男女宽衣解带来到桑拿包房的按摩床上,......。看到这样的画面,年轻人顿时兴奋起来。他瞪大眼睛贪婪地盯着每一个细节,嘴里发出一阵嘿嘿的冷笑,此时那一幕幕不堪入目的画面仿佛都变成了一叠叠花花绿绿的钞票,在他眼前晃动着。年轻人有些迫不及待地按下了录像机的开关,录像机开始一分一秒地记录下那些丑陋的画面。

  一篇普通的科技文章,使他产生了犯罪的邪念,他把摄像探头装进了桑拿包房

  这个年轻人叫林威,今年37岁,技校毕业后被分配回闽北老房的一所粮食管理站工作。这几年,他所在的单位越来越不景气,最后,他下岗了。下岗后的他为了妻儿老小的生计,也曾做过一些小生意,也赚了一些钱,但不谙经商之道的他最后还是亏空,彻底破产了。但是,林威并不甘心,总想揪住机会狠狠地赚一大笔钱,东山再起。

  林威在技工学校读书时就对电子技术感兴趣,平时喜欢翻阅一些电子技术杂志,也喜欢拨弄一些小电子玩意。2000年3月的一天,他在翻阅一本电子杂志时,被一篇科普文章吸引住了。文章详细地介绍了无线发射远红外摄像装置的功能,这种装置可对直线50米范围内的物体进行无线遥控拍摄,且由于采用红外线技术,清晰度很高。看到这,林威当时就想:“如今很多人在桑拿浴的包房里嫖娼,如果能把这套装置安装进包房内,录下他们的丑行,然后狠狠地敲他一笔,这岂不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吗?

  犯罪的邪念就这样产生了。林威再也坐不住了,他直奔省城,四处找寻这套装置,当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省城福州的一家电子商城找到这种装置后,如获至宝。尽管这种装置的价钱令他这位下岗职工却步,但当他一想到这套装置能给他带来滚滚财源时,他还是咬咬牙,东借西凑了8000多元买回了这套“发财机器”。

  2000年4月14日,林威带着摄像探头,来到山城大酒店的桑拿部。他之所以选择这地方,是因为在同一酒店的客房内,可以方便地对桑拿包房内的活动情况进行监控,可以方便地进行无线遥控摄像。他花了100元钱便到了桑拿的A3包房休息。趁着没别人在包房中,他很快在天花板吊顶上安装好了摄像探头。林威把自己的发财美梦都系在了这个“黑色探头”上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下岗职工两次入住高档酒店,他要在这里突施“黄雀”计划

  4月24日,林威借了一笔钱带着整套无线遥控摄像装置包下了山城大酒店的512房。这间客房的窗口与桑拿部A3包房的直线距离仅仅10米。林威在房内仔细地调试设备,不一会儿,整套装置就被调试好了。他打开了监视器开关,监视器屏幕上清晰地呈现出A3号包房里的画面。林威盯着监视器,焦急地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他所期待的“猎物”终于出现了。市直机关科长郑成忠醉汹汹地首先进入A3包房,仰面躺在按摩床上,一会儿,一名按摩女郎悄悄地闪进包房,不一会儿,一对男女便上演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丑剧。林威欣喜若狂,手中的摄像按钮同步记录着丑剧的始终。包房的丑剧刚一谢幕,林威便悄悄地躲在桑拿大厅的暗处看着“猎物”结完账走出桑拿的大门,尾随着“猎物”到家。他牢牢地记住了郑成忠的住址。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守候在郑成忠的家门口,悄悄地跟着他到了工作单位,走进办公室,然后趁郑去打水之机,很快从郑的同事口中套出了郑的姓名、职务、电话号码等基本情况。就这样,林威追踪到了他的每一个“猎物”。

  林威不并满足,继续实施着他的“黄雀”计划,某局局长林然、某公司经理杜建平先后成了他的“猎物”,林威又如法炮制“跟踪术”,很快又掌握了林然、杜建平的基本情况。

  5月16日,林威再次带着摄像装置包下了山城大酒店的511客房,外地到该市出差、开会的某机关科长林敏舰某局领导王平平又被纳入他的视线。对外地人员的跟踪颇令林威费一番心血,但他不愿意放过已上钩的“大鱼”。苦苦思索之后,他竟想出通过交警“122”台查找出这些人员乘坐车辆所属的单位,然后直接挂电话到外地单位了解有无人员到本市出差、开会以及是否乘坐所跟踪到的车辆等,进而查寻到“猎物”们的姓名、职务、电话号码等基本情况。第一步计划的成功,助长了林威的“邪念”,他又开始实施自己的第二步计划,他要向掉进陷阱的猎物下手了。

  他把敲诈信和录像带寄给了那些“猎物”。他坚信,这些“重磅炸弹”一定会让“猎物”惊慌失措,束手就擒

  林威把所拍摄的录像带进行翻录,每位“猎物”1盘,他还附上敲诈信:为了你的名誉、地位、家庭,请将数万元钱汇入指定的银行账户,否则的话,录像带就会出现在你的上级和妻子面前。他把信和录像带放在一起,又亲自上门将这个特殊的“礼物”送到“猎物”的手里。他在等待着好消息的尽快到来。

  几天过去了,居然没有一点反应。林威按捺不住了,直接打电话给第一个“猎物”郑成忠,要求尽快将钱汇入指定的银行账户。

  自从收到敲诈信后,在人们眼中年轻有为的郑成忠就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他刚下基层挂职锻炼回来,正等着提拔重用,他既怕丑行败露,影响声誉,又实在舍不得掏出节衣缩食攒下的仅有的2万元存款。林威的电话更让他惊慌失措,经过一番复杂的思想斗争,郑成忠就范了。他根据敲诈信中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出了2万元。不料林威仍嫌不够,还要郑成忠再拿点钱,他只好又去东挪西借,凑足了2700元汇入林威指定的账户,很快被林威取走。

  或许是林威翻拍录像的技术笨拙,所复制并寄出的录像带的画面竟比较模糊,其中的一位“猎物”仗着这一点想出了自认为两全齐美的“妙计”:报案。这样做,一则由于画面模糊,公安机关无法认定自己的嫖娼行为,再加上死不认账,自己便不会受到处罚;二则作案者被抓获后,自己就不必为敲诈信和电话而惶惶不可终日。不久,公安机关根据报案所提供的线索,很快便抓获了林威,并在他的住处搜出了摄像机、监视器、录像机等作案工具以及全部原版录像带。这些录像带的画面十分清晰,公安机关根据其中的内容,很快对参与嫖娼人员做出治安处罚,这正应验了一句话:“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1

  在看守所,笔者与略显精明但也显得无奈的林威面对面地坐着。尽管林威不愿多说些什么,但我们还是在与林威的只言片语谈话中勾画出他铤而走险的轨迹――

  “你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心理,花了大笔资金去圆你发财梦,可现在,你不仅‘孩子’没了,‘狼’没套着,连自己都深陷囹圄,你不后悔吗?”

  “不瞒你说,不后悔那是假的,但后悔又有什么用呢?说实在的,我在实施犯罪之前,无论是选择敲诈对象,还是具体实施每一步骤都经过了精心的思考和准备,压根儿就没有想到会砸锅。”

  “你不是已经砸了吗?”

  林威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但在笔者的注目下,他还是断断续续地说了下去:

  “我选择的敲诈对象都是国家干部,这些人最死要面子,往往‘又要做婊子,又想立牌坊’,根本不敢去报案。如果去报案,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不要说官位保不住了,就连饭碗能不能保住都难说,有谁会这么傻?”

  “你为什么要选择干部作为敲诈对象?你又怎样判断干部与否呢?”

  “除了前面讲的干部要面子,不会去报案,自己更安全的原因外,还有就是我心里特不平衡。你想想,有一些机关干部在工作单位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好像比谁都‘马列’,比谁都廉政,可一下了班就露出‘庐山真面目’,整天花天酒地,包养情妇甚至还去‘吃鸡’(嫖娼的意思),可就是这些人还稳稳坐在官位上趾高气扬。而像我这样,在单位工作还算认真,可到头来还要下岗,连饭碗也保不了,你说心里会平衡吗?当然,当官的比较有钱,有的人还有人给送钱,这种人的钱分一点给我,心不会疼,比较容易得手,也是我选择干部作为敲诈对象的一个原因。至于我怎样判断这些人的干部身份,我以前做生意时,经常请人去桑拿消费,去多了慢慢就会分辨出不同人员的身份来。其实也很简单,我还能分出官大官小,有实权还是没有实权的呢?到桑拿浴去消费的一般有三种人,第一种人带着女人洗完桑拿后到包房休息,大都是“大款”带着情妇;第二种人被别人簇拥着走进桑拿,完了后,有人帮着“买单”付账,十有八九是握有实权的干部;第三种人是一个人悄悄地进桑拿,完事后自掏腰包,一定是一些“偷腥”的小干部、小职员。你们也知道,我在客房里偷拍到的录像有十几个人,但我选择跟踪的那5个人全部都是国家干部,一逮一个准……”

  2000年月10月11日,人民法院经过不公开审理,对林威作出了判决:被告人林威,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案件中涉及到的郑成忠等5名机关干部,当地纪委也分别作出了相应的党政纪处理。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蛋”。这些轰动山城的“桃色”敲诈勒索案尽管也划上了句号,但却是发人深省的:如果我们的每位公民、每个领导干部都能洁身自好,独善其身,又岂会给那些擅于追腥遂臭的犯罪分子留下可乘之机?又岂会落下个身改名裂的结果呢?如果我们的每个公民都能保持勤劳致富的精神,而不是靠铤而走险甚至犯罪的手段去圆“发财梦”,又岂会像林威那样落下一个“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下场呢?

(摘自博讯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