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色情業支撐著中國經濟的一角?
 
2000-12-10
 
【人民報訊】賣淫女的生存狀態極為懸殊,有的處於艱難賣笑求生的邊緣,有的則養尊處優,如果假定2000萬性從業人員的年均收入為2萬5000元人民幣的話,則其收入總額約在5000億元,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總額的6%左右。此外,中國「新左派」經濟學家楊帆假定「性產業」群體的收入中約有50%用於消費,則每年消費額為2500億。

  「性產業」從業人員的消費是有很強帶動能力的:賣淫女需配備尋呼機、手機,需要出租車、租公寓或民居,需要購置高級服裝和化妝品,甚至需要配備保鏢,並可能帶動賭博業、醫藥業、賓館和旅遊業等等。如果估計「性產業」群體的消費支出乘數(就是每一塊錢「性消費」帶動的其他消費支出)為四倍的話,那麼由「性產業」帶動的年社會總消費額竟達1萬億!未來50年面臨的首要問題中國的黃色事業是如何興盛起來的?答案恐怕在於這20年間中國經濟發生的變化太多太快,而道德重建和龐大的人口壓力日益凸顯。

  在過去人皆赤貧的時代,富裕被視為一種罪惡,而「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是一句富有藝術性的話,它沒有闡明政府容忍哪些人可以通過哪些手段富裕起來,它也沒有闡明哪些地區哪些城市的哪種階層可以富裕到何種程度。在舊的大廈崩塌的同時,新的道德和法制的重建需要一個漸進的過程,結果傳統的「權力崇拜」和新興的「金錢崇拜」泛濫成災,難以收拾。

  一些人靠權力致富了,一些人靠父輩的庇蔭致富了,一些人靠走私販毒致富了,一些人靠巧取豪奪致富了。而這些不法的致富者並非都感受到「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的威懾。從人皆赤貧到一些人正當或不正當地食有魚出有車,人們心態急劇失衡,既如此,「笑貧不笑娼」重又抬頭,重又泛濫也就不足奇怪。君子重義輕利、尊農賤商、不為五斗米折腰的傳統道德在經濟迅速成長的過程中受到損害,而新道德的重建,還在遙遠的黑暗隧道的另一端。

  並非所有的「三陪女」都天生淫蕩,她們大致可分為三類;第一類來自農村,她們受教育有限,年齡幼小,難以在城市中謀得較好的工作,燈紅酒綠的城市和貧瘠的家鄉的反差很容易就讓她們墮落到這一潭絕望的死水中去。而殘酷的現實卻是她們在出售了全部的自尊之後,往往還蜷縮在城市骯髒狹小的窩棚或昏暗渾濁的地下室中自生自滅。

  第二類是城鎮中略受教育的女子,因種種原因而變得貪圖物質享受而墮落,難以自拔;

  第三類往往接受過高等教育並頗有姿色,心甘情願地墮落到風塵中,成為籠養金絲鳥。

  越來越多的農村人口將從有限的土地中分離出來流入茫茫城市,越來越多的產業工人也將因企業技術進步而分流下崗。潛在失業婦女人口數以逾億,她們往何處去?在清風吹不起漣漪的死水,也許就淪落為扔進死水中的破銅爛鐵、剩菜殘羹。「性產業」如死水微瀾,是醜惡開墾出的黑洞,斷不是美的所在。在世風日下之際重建道德,為13億人提供適當的教育和工作,是政府未來50年首要的又必須完成的沉重歷史使命。(摘自博訊網)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