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之子被文化界奚落
 
颜三话
 
2000-11-9
 
【人民报讯】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老舍之子舒乙批评评审的瑞典文学院给中国人开玩笑。文坛反弹,老一辈作家指老舍自杀作为儿子的舒乙也有责任。

  著名作家老舍的儿子舒乙在法籍华裔作家高行健获得诺贝尔奖後是中国大陆文化界中首位公开发表评论的人。

  舒乙说,瑞典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给中国人开了一个大玩笑,颁奖给高行健依据的是政治立场,而不是文学,这说明外国人太不了解中国文学了。舒乙在讲此话时又老话重提,说一九六六年诺贝尔文学奖已决定颁给他父亲老舍,後来获知他父亲死了,才改颁给日本的川端康成。

  舒乙现任中国文联属下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不久前现代文学馆奉来自中宣部、文联党的命令,擅自撕毁合同,终止聘用著名青年作家余杰,已引起了不少批评。大陆网坛上的文章质问舒乙:帮当局为虎作伥,是否忘记了你老爸当年是如何惨死的?

  老舍自杀妻子儿女也有责任

  舒乙关於诺贝尔奖的最新讲话在大陆文坛引起了更大的反感,有人讥讽他酸葡萄心理,有人为他与中共当局一唱一和叹息,也有老一辈作家大谈舒乙的历史,说舒乙讲这些话不足为奇,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在北京文坛经历过文革的老一辈的作家中,人尽皆知,老舍之死,其妻胡洁青和其子女也有部份责任。因为在老舍被斗被批,处境最困难、最险恶、最需要亲人谅解扶持以熬过关的时候,他的妻儿也弃他不顾,与他划清界限。一位老作家还记得看过胡洁青当时揭发老舍的一篇大字报,内容是提老舍与他过去一位红颜知己赵青阁的旧事。赵是一位女作家,抗战时期老舍一度与她在重庆同居,在北平的胡洁青闻讯後跑到重庆找到老舍大闹。後老舍虽与赵青阁中止往来,但胡洁清对此一直耿耿於怀。但大家想不到的是胡竟在老舍身处政治危境的时候,向老舍落井下石,算这一段感情旧账。

  这位老作家说,当时有些人能活下来,就是全靠亲人的支持。老舍在那种情况下众叛亲离,走投无路而被迫自杀是可想而知的。

  使这些老作家反感舒乙母子其实还不是文革中他们与老舍划清界限的这件往事,而是文革後的。他们说,文革过后舒乙母子写了许多文章回忆老舍,从未表示过悔恨,胡洁青回忆老舍之死,完全不提她与老舍划清界限,写老舍大字报之事,字里行间还暗示她当时对老舍颇有情义。知情者看了胡的文章很好笑。文革後,老舍又红起来,舒乙母子充分利用老舍的名人效应混饭吃。舒乙本是学化学的,现凭著「老舍之子」的头衔己俨然成为中国文化界一位名流。是文坛中吃老子饭的典型。知道舒家底细的人,有的直骂「无耻!」。

  到处钻营接任现代文学馆长

  舒乙任现代文学馆馆长,前任为河南作家李准,即《李双双小传》作
者。李准去年二月三日逝世後,追悼会还未召开,遗体还未送火葬场,胡青与舒乙已迫不及待欲谋现代文学馆长之位,到处游说,还搞小动作,假冒王蒙的名义,说王蒙提议各作家签名要舒乙继位。其实王蒙对谁作下任文学馆长毫不感兴趣。胡 青找一位著名诗人和散文家签名时,对方很反感,一口回绝,但最後她终於如愿以偿。

  有关诺贝尔奖一事,舒乙说他父亲老舍得诺贝尔奖已不止说了一次。他说,一九六八年诺贝尔文学奖已决定颁给他父亲,後来改颁给川端康成一事,证人一是瑞典大使馆文化参赞,另一个是已故作家萧乾的妻子文洁若。但这两人都不是瑞典文学院士或诺奖评委。

  据现任瑞典文学院士汉学家马悦然说,六十年代他尚非院士,仅为斯德哥尔摩大学的教授。六六年法国一群汉学家曾邀请他提名老舍,但他心仪的是沈从文。六八年颁奖川端康成之前,离老舍之死已有两年,瑞典文学院不会不知。据他所知,老舍虽被提名,但未进入过评审最後的五名之内,相反沈从文倒入过围,若非一九八一年逝世,能多活几年,是完全有可能获奖。

  据文洁若说,老舍可能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事,是一九八一年挪威女汉学家艾迪告诉她和萧乾的。但艾迪後来完全否认她说过老舍可以得奖,她说自己只提到过沈从文。艾迪本人也非评委,事过多年她的记忆可能出错。

  但不论怎样,因诺贝尔奖评审过程始终保密,外界所传最多只能是猜测,舒乙一口咬定他父亲已内定得奖亦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若诺贝尔奖真是奖给了他父亲,除了感激涕零,他是绝不会说外国人太不了解中国文学之类话的。诺奖不给老舍而给了高行健,倒确实是开了舒乙一个玩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