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与李鹏,推牌在即?
 
鲁儒略
 
2000年11月9日发表
 
【人民报讯】自从江泽民宣布十六大上党和国家领导人以七十岁为界「一刀切」之后,江泽民与李鹏长达近十年之久的后六四蜜月终于终结。其实江李体制早已空洞化,现在连这个外壳也将在十六大正式解体。不仅如此,近来许多迹象表明,江李之间的对立情绪正在迅速加剧,以致出现推牌的可能。

江泽民与李鹏之间关系的急剧恶化是今年戴河会议以后的事情。据接近这次会议的人士透露,在北戴河召开的有关十六大的定调会议上,李鹏先是极力拥护江泽民继续担当领导核心,并强烈要求江李体制不变,同时表示自己可以当国家主席,起码按照《宪法》规定可以再连任一届委员长。与会者对第一个建议反应甚为冷淡,对第二个建议则不以为然。江泽民表示自己在十六大上将退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职务,并重申在十六大上,所有七十岁以上的现任成员应一律退出政治局及其常委。江的这个表态等于明白无误地拒绝了李鹏为其后路所作的安排,同时也等于为江李体制划上了句号。

● 江泽民想让李鹏单独承担「六四」罪责

由于与会者对李的建议反应冷淡,加上江的断然拒绝,李鹏甚为恼怒,当即放出了如下的狠话:「当年我不这样做,哪有你们每个人的今天?」他的意思是所有的第三代领导人都从他的镇压行动中享受到了巨大的好处,所以大家应该对他感恩戴德,而不应让其下野回家。大家都吃了六四的人血鳗头,应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而不应单单抛下他一人。李鹏在私下还进一步表示,江泽民也摆脱不了六四的关系,因为江在五月十九日就已调进北京担任储备总书记。六四的镇压,不可能没有这位储备总书记的一份责任。所以,在北戴河会议中,关于十六大人事安排的讨论,可以说是不欢而散。这也意味江李双方都要在会后进一步积聚筹码以制胜对手。

在江李的这场较量中,江在北戴河会议后的第一个举动,就是驳回成克杰的上诉,执行对成的死刑判决。公开判处副总理一级官员的死刑,这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而且,众所周知的是,成克杰是李鹏的重要亲信,是其在人大的得力助手。处死成克杰,无异于敲山震虎、杀鸡儆猴。

此举之后,双方又就六四问题在国际舞台上公开过招。江泽民利用助手之口在接受美国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资深记者华莱士时明确表示,自己与六四镇压没有关系,以回答李鹏在北戴河会议上关于江对六四负有连带责任的说辞。李鹏虽不敢公开宣称江在六四中负有责任,但也通过其在人大的助手表示「镇压有理」。

李鹏纽约之行的「收获」之一,是美国纽约联邦法院受理了一些民运人士对他在六四期间镇压行径的起诉。江李之间的微妙关系也可以从中国官方在这件事情上的反应窥见一斑。中国政府从未就此事向美方发出过严厉的抗议,只是由外交部发言人作出一点象征性的不满姿态。江泽民和朱镕基等人见了那么多的美国人,但对此事未置一词。一个国家的第二号领导人在另一个国家因为政治原因被起诉,并被受理,而该国却听之任之,这样的事情在国际舞台上似乎闻所未闻。事实上,李鹏被起诉,也许恰恰是江泽民所乐见的。让李鹏独担六四的罪责何乐而不为?

● 李鹏利用人大相抗衡

江李回国之后 ,又有了这样的传闻:江泽民与李鹏之间达成一项非正式的「君子协定」。李鹏同意在十六大下野,江泽民则承诺在李下野之后不追究李氏家族的贪污腐败。似乎,江李之间的纠纷行将在双赢的条件下得到圆满的解决。但是,若双方中有任何一方不是君子,其协定只能是一纸空文。

最近发生的事件表明,如果这个协定真的存在的话,也真的是一纸空文,对双方毫无约束力。北京有消息传出,江泽民已经遣人着手调查李鹏的传统势力范围水利电力系统的腐败问题。其中的矛头直指李鹏家族。李鹏也丝毫未有示弱的迹象。在十月三十一日结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上,李鹏控制的全国人大拒绝通过两项议案:一项是《关于经济与社会权利的国际公约》,另一项是《婚姻法》修改草案。江泽民答应克林顿,允诺中国加入这项条约,但是李鹏却不答应。这无疑是给江泽民颜色看。第二号人物公然否决第一号人物作出的国际承诺,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可想而知。好戏肯定还会频频登场。

● 以反贪污牌逼李鹏就范

江泽民对付李鹏有两张王牌。一张是六四牌,一张是反贪牌。六四牌对江李的杀伤力都很大,江泽民使用这张牌时会非常谨慎。而对反贪牌使用起来则得心应手。

事实上,江泽民在五中全会后的内部讲话中就明确指出:「导致南斯拉夫政治强人米洛舍维奇垮台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米的子女经商敛财。」若江泽民以政治理由将李鹏的夫人和子女绳之以法,迫使李鹏放弃抵抗,乖乖下台,这绝不会令人意外。江泽民似乎已经找到了清洗李鹏而又不导致政治地震的窍门:以反贪牌为主,以六四牌为辅。

江泽民之所以要抛弃李鹏,放弃江李体制,其原因显然不是要为六四平反,更不是要启动民主化的改革。若江李体制不变,第四代接班将成为泡影,江泽民将成为接班愿望极其迫切的整个第四代和党内少壮派的敌人。而江泽民连任军委主席又急需他们的支持。江泽民现在所遇到的种种阻力表明,他为自己在十六大之后的安排都困难重重,若再与李鹏同时留任, 恐怕自身难保。所以李的盛宴是散席的时候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个散法。

数十年以来,中共的每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夕或中间,都有一些高级领导人极不情愿地失去了权力,被赶出了政治舞台。九大之前是刘少奇,十大之前是林彪,十一大之前是「四人帮」,十二大之前是华国锋,十三大之前是胡耀邦,十四大之前是杨尚昆、杨白冰,十五大中间是乔石,迄今为止,没有例外。此次轮到谁呢?照现在的态势看,李鹏似乎是首选。当然在他身后稍远的地方,也许还有胡锦涛、李瑞环,甚至江泽民自己。应该说,还是李鹏的「看好度」最高。(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29,84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