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关关长为何一个个“倒下”?
 
2000年11月8日发表
 
【人民报讯】近年来,中国国门的守门人———海关关长频频落马。湛江、厦门、济南、杭州、深圳……诸多国门“损兵折将”,坠地之声,声声撼耳!走私大案要案接连曝光,涉案纪录不断刷新,百万、千万……、百亿……、几百亿,数目之巨令人咋舌!

  中国海关关长的腐败已成为耐人寻味的“关长现象”。它向人们昭示:腐败毒瘤正侵蚀着共和国的要害,遏制高危区腐败蔓延,必须盯紧关键岗位。

  守关大将国门落马  

  自1998年严打走私以来,走私案带出了沿海地区海关关长的倒台“接力赛”。湛江关长曹秀康、茂名关长杨洪中、三亚关长黄贵兴、舟山关长陈立钧、杭州关长耿永祥,一个个接二连三在关前失足。近日,又曝出深圳海关关长赵玉存涉嫌受贿近千万元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新闻。又有来自厦门的消息说:中央专案组正在查办的建国以来最大的走私案———“厦门远华案”不久也将浮出水面。远华走私涉案金额高达几百亿元人民币。

  海关的“失守”,大案要案屡屡曝光,中国的海关,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创痛,守关大将对走私分子拱手称臣,令共和国的经济长城隐患多多。

  更有令人震惊的消息说,基层海关的腐败案件牵涉更高层次的人物,走私大案还将揭出更多贪官污吏的名单。9月1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赵登举在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涉嫌巨额受贿已被立案侦查。国门反腐败,已紧迫地摆上了中国反腐最前沿。

  女人+金钱=过关斩将 

  神圣的国门守护神,为何蜕变成蛀穿国门的“白蚁”?海关总署署长钱冠林说,湛江等重大案件表明:海关执法腐败集中反映在海关人员与工作对象关系的问题上。

  工作对象要轰开海关缺口,首选的还是常规武器———“金钱美女”。走私分子虽说用的是几千年前就发明的老式武器,可打起“海关战争”却屡战屡胜,不少海关因此溃不成军。

  三亚海关关长黄贵兴的发迹,可说是一部奋斗史。他高中毕业后到农场当农民,凭着自己的辛勤劳动,在群众和领导的赞美声中当上了团支部书记。并发奋自学,取得大专学历。1978年,在海口海关公开招考的考试中,他是1000多名考生中拼杀出的6名幸运者之一。多少艰辛、多少汗水,黄贵兴成为当时海口最年轻的处级干部。然而,风流寡妇李姗平略施美人计,黄关长便心醉神迷。不久,黄关长和他的情人就得了200多万元的存款和三处私宅……倒在女人石榴裙下最“冤”的莫过于湛江海关关长曹秀康。在“上海宝贝”张小姐编造的真实的谎言中,曹关长庆幸自己异乡遇上了“红颜知己”。当两位“情人”最后在法庭上相遇时,曹关长亲耳听到“小情人”说“因为曹秀康是海关关长,与他搞好关系自然对我有好处”时,气得双手发抖。他说“想不到她在背后这样算计我,我是被她利用了……”

  “官系网”害了关长  

  如果把海关的腐败全归罪于海关自身,也未免有些冤枉。事实上,有些关长失节,是当地“官系网”拖下水的。湛江海关关长曹秀康第一次“试水”就是在湛江市副市长的亲自“关怀”下进行的。上任伊始,父母官就来到曹秀康的宿舍,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个鼓胀的信封说:“过年了,按我们这里的习俗,派个‘利是’给你。”曹秀康对那鼓鼓的“利是”心知肚明,他红着脸婉拒。但父母官给他的定心丸打消了他的心头之虑。“小意思,这是我诚心给你的。我是副市长,还能害你?”于是,曹秀康半推半就收下了副市长亲自给他的一万元“利是”。

  由于湛江独特的地理位置,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纷纷来给曹关长“送温暖”。在享受了各式各样的“关心”后,曹关长被宠坏了,最后掉进法网也就顺理成章了。

  沸沸扬扬的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首先是厦门守关大将杨前线关前失守,但其失职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来自各方面的“关心”太多。在一大批官员的共同努力下,厦门海关终于“力拔头筹”。

  关长“身价”知多少?  

  在“建国以来最大的走私案”的标准上,近年来不断有新的大案将其刷新,由于主人公的不断更迭,海关的腐败关长的身价也是节节高升。

  据来自海关的消息:1999年的海关税收创历史纪录,高达1589亿元,比上一年增收710亿元,其增收的金额占当年全国增收税额的60%。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海关大幅增收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打私的成果。这个成绩的取得,在相当程度上也是从腐败关长们的“腰包里”抠出来的。

  据分析,国际走私案件的破获率为10%左右,而在中国,有关专家说这一比例还要小。据专家的不完全统计,近几年来,国家每年有上千个亿落入走私者的腰包里。由于海关手里掌管着“金钥匙”,守着这么一座“金山”,自然是其它行业望尘莫及的。

  在海关,几千几万算得了什么?十几、几十万也只是“小菜一碟”。杭州海关关长耿永祥“身价”近200万,湛江海关关长曹秀康“标价”近300万,深圳海关关长赵玉存已开的“价格”是917万。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的“身价”至今仍是个谜,但远华案涉案金额空前巨大,相信杨关长的不菲身价不会令许多关心海关的人“失望”的。

  海关———鬼门关,一步之遥?  

  近年来,不少关长从海关跨进牢门,还有的从海关跳进鬼门关,人们不禁要问:海关真成了腐败高危区?为什么不对那些身处“危境”的海关关长进行安全保护?

  中国政法大学刘斌教授说:“中国的关长腐败现象,其实质上还是由于体制的问题。更确切地说,是权力缺乏约束,尤其是‘一把手’的权力太大了。这不仅仅只体现在关长现象上,其他如工商局长、银行行长、税务局长等等,也都不同程度存在这种现象。”

  1995年下半年,曹秀康由海关总署稽查司副司长调任到湛江海关当关长,由处级升为副厅级。然而,曹秀康认为自己50岁的人了,还要从京城流放到边远的南蛮之地,这是总署个别领导有意整他。他带着一肚子牢骚来到了湛江上任。令曹秀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遭贬”竟然给贬到“金银窝”,别别扭扭来湛江做关长的曹秀康在任上的三年时间,竟然也获取了300万的外快,“年薪百万”的岗位在当今中国实在令人叹为观止。这个价码恰恰表明海关关长权力大得失控。

  兵坏坏一个,将坏坏一窝。在一关之长曹秀康带领下,湛江海关涉案“下水”人员竟多达132人。

  海关总署署长钱冠林说,“从严治关”必须首先要从严治“官”。中国海关系统正进行新一轮全面反腐行动,措施法规不断出台,《海关关长行为规范》呼之欲出。看来,完善干部考核机制,对关键岗位进行有效监控,是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 转自(万维读者论坛 )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11,18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