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中原心態
 
2000-11-5
 
【人民報訊】蘋果日報4日李怡專欄文章:中國傳統政治文化,以「逐鹿中原」來形容對江山之爭奪。兩千多年的專制政權,遂形成一種「中原心態」,以居中原坐江山為正統、為獨尊,心理上也瞧不起邊陲的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如南宋,明明在政、經、文方面都有了不起的成就,但史家多譏為「偏安」,譏為「小朝廷」。

最近,深圳藝術學校高中三年級學生李雲迪在國際蕭邦鋼琴比賽中奪得了冠軍。這本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因為有好幾屆,評判認為參賽者水準未逮,曾將冠軍懸空。而李雲迪更是自有這個比賽以來七十年,中國人第一次得冠軍。對於北京近年極力要以「民族振興」來刺激凝聚力的當權者來說,應是很好的宣傳機會。然而李雲迪比賽後回到北京,卻受到冷落,官方通訊社隻字未提,僅中央電視臺播出李雲迪榮歸的片段。至於李在北京有沒有獲領導人接見,則未見報導,相信是沒有了。這情形頗使外國的「中國通」納悶。筆者認為,唯一的解釋是北京當權者的「中原心態」。深圳位居邊陲,李雲迪又只是高三學生,從未進入首邑受訓,怎麼配得冠軍呢?

同樣的故事,發生在奧運會,參加二十公里競走的王麗萍,奪得金牌。她到達終點時,竟沒有一個中國的教練、領隊、隊友上前恭賀,反而在中央臺的訪談節目中,說這是另一選手劉宏宇主動犧牲自己而造就的「集體主義戰術的勝利」。為什麼王麗萍遭此待遇?原因是她並非中央銳意培養的人才,她從遼寧鳳城山溝出來,因在今年六月參加全國奧運選拔賽奪得冠軍,才被勉強補進奧運隊。邊陲之人,不是「中原」嫡系,誰會看得起她?

江主席向香港記者咆哮,除了因為記者提及彭定康而使他大受刺激之外,「中原心態」也是因素之一。位居邊陲的香港,又是一些乳臭未乾的年輕記者,有什麼資格向問鼎中原、坐擁江山的聖上提出「欽定」這種沒有禮貌的問題呢?不光火才怪。

逐鹿中原,只問鹿死誰手。但作為「鹿」,那是死定了。掌絕對政治權力的人,可以任意調整其他價值的地位。如政治權力不認同,國際鋼琴賽冠軍、奧運金牌、諾貝爾文學獎、新聞自由,這些國際公認的價值,都被漠視。而「中原心態」則是中國政治權力認同的出發點之一。(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