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竟是貪財掠色的腐敗局長
 
2000-11-5
 
【人民報訊】在領導眼裡他是業務嫻熟、能力強的好幹部;在群眾心中他是和藹可親、廉潔自律的好管家。然而——

據江南時報報導,日前,河北省紀委召開新聞發佈會,宣布給予大肆收受賄賂並長期與一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的秦皇島市財政局局長姬向午開除黨籍處分。檢察機關決定以受賄罪對其依法逮捕。人們也許不會想到,這位貪財掠色的「財神爺」竟是被幾個蟊賊牽出來的。


蟊賊捅了「馬蜂窩」

1999年10月13日上午,秦皇島市柳村公安檢查站。

一輛農用機動三輪車闖入了幹警們的視線,小小的三輪車棚裡擠著兩男一女,車內還有一個用布單包裹著的東西。警官們揭開布單,一個嶄新的小型保險櫃露了出來,在檢查中,警官又從一個叫吳俊強的人身上搜出一支手槍。

在公安值班室內,在警官們的嚴厲審訊下,三人做賊心虛,未作抵抗便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徑。三人分別叫吳俊強、劉小波、趙艷紅,另外還有個同夥叫戴樹宏。他們在原籍遼寧省都是無業人員,有的還因盜竊、搶劫坐過牢。不久前,他們在盤錦市一戶人家中持槍搶劫人民幣1.9萬元。作案後,幾人跑到了秦皇島想藏匿一段時間,同時還想瞅機會在這裏撈點錢。

10月11日晚,他們在秦皇島市財政局機關門口,盯上了一輛黑色轎車。他們判斷,這輛車的主人很可能是一位有權有錢的領導。他們騎著摩托車緊跟其後,一路追蹤到海港區某住宅區,眼看著一位頗有風度的中年男子走進了樓門。

10月13日上午7時許,吳俊強一夥來到住宅區外守候。等那輛小轎車從院內馳出,四人便撬鎖進入了那個房間。臥室床邊放置的保險櫃最終引起了吳俊強的注意,吳扯下床單命同夥將保險櫃包起擡下樓去。接著,吳從褥子底下翻出一支手槍,然後和同夥慌忙離開作案現場。

根據吳俊強等人的交代,公安幹警於當日下午5時許,在山海關某民宅內將戴樹宏抓獲,並當場繳獲了他們在盤錦市搶劫作案用的自制左輪手槍和子彈等兇器。

跨省流竄作案的犯罪分子落入了法網,但這隻保險櫃的主人是哪位貴人呢?


欲蓋彌彰露馬腳

秦皇島市財政局局長姬向午是在中午接到老婆的電話才得知家中被盜的。當時,他正在陪客人用餐,聞聽此訊內心一緊。

在公安局,姬向午一眼就認出了自家的保險櫃。他一邊連聲稱讚公安幹警破案神速,一邊委婉地提出想將保險櫃拉回家去。關於家裡存放的手槍,姬向辦案人員解釋,槍是他向公安局某部門領導借來打靶玩的。用完了還沒來得及還,也想一塊兒拿回去。

辦案人員回答:保險櫃還沒有開櫃查驗,裡邊的東西價值幾許,對吳俊強等四名犯罪嫌疑人的定罪量刑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而且公安機關還要對保險櫃拍照存檔,隨案卷移交檢察機關。至於手槍,公安機關要依法處理。

姬表面上平靜如水,他稱,保險櫃裡沒什麼值錢東西,只有幾件首飾,以及這幾年積蓄的存款存摺,加在一起不過三四萬元錢,能不能先把保險櫃拉回去?辦案人員斷然拒絕了他的要求。姬見辦案人員態度堅決,便開始上躥下跳地活動起來。終於,當日下午3時許,他如願以償將保險櫃拉回了家。

第二天上午,公安幹警到姬向午家對保險櫃進行拍照點驗,早已等候在家的姬妻將事先寫好的物品清單遞了過來。從這張清單上看,櫃內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物品,主要有:價值1900元的金戒指2枚,價值200元的胸花1個,價值1600元的項鏈3條,價值2000港元的首飾1套,現金2.92萬元,存摺及有價證券2萬元。

公安幹警給保險櫃拍完照,根據姬妻提供的清單製作完有關手續後便起身告辭。姬向午也鬆了口氣,他沒想到,一張已經張開的法網正悄悄向他撒來。

就在姬向午將保險櫃拉回家的數小時後,秦皇島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們收到了內容相同的匿名舉報信,信中稱,姬向午有來源不明的錢財,請求查處。當天下午,市委決定由市紀律檢查委員會、市委政法委共同組成調查組,迅速就舉報內容對姬向午進行調查。

接受調查的姬向午一口咬定,保險櫃中的東西除清單之外再無他物。但在檢察機關的配合下,調查組經過近一年的明察暗訪,終於揭開了這個自我標榜為「廉潔局長」的姬向午的真面目。


貪財掠色落法網

姬向午有著閃亮的足跡,他參過軍,在部隊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76年轉業到市財政局後,他吃苦敬業、忠於職守,由科員、副處長、處長逐級升到副局長、局長。在外人的眼裡,他手握重權,但廉潔自律;在同事的眼裡,他雖貴為局長,但對部下和藹可親;在領導的眼裡,他業務嫻熟,原則性強。因此,他多次被評為省、市財政系統的先進工作者和優秀共產黨員,仕途上也一帆風順。人前的姬向午可謂是一個群眾滿意、領導放心的「紅管家」,可背後的姬局長就是另外一副模樣了:他貪心十足,利用職權大肆收受賄賂,活脫脫一副貪官樣。

盧龍縣經濟比較貧困,為了爭取市局對該縣的財政傾斜,1999年春節,縣財政局局長盧某攜公款1萬元到市局與姬向午聯絡感情。兩個月後,姬向午親自指示有關部門向該縣撥款950萬元。

1997年11月,山海關開發區財政局獲得市財政局協稅獎金30萬元。局長張某向開發區管委會報告,申請用該款為自己解決一套住房,被管委會退回。張某仍不死心,拿著報告找到姬向午,姬二話沒說,揮筆在報告上簽署了「同意」的意見。很快,張某用19.94萬元協稅獎金購買了一套住房,之後又通過房改僅出資3.5萬元買下了產權。張某知恩圖報,從1997年底至1999年9月,先後數次送給姬向午人民幣2.5萬元。

據調查組初步查實,姬向午利用職務之便,多次收受下屬單位和個人現金達39萬餘元及價值8萬餘元的空調、彩電、音響等物品,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貪官。

在調查中,紀檢官員還發現了姬向午的其他問題。1995年8月,姬因常到市裡一頗具規模的火鍋城就餐,而結識了四川籍的領班小姐羅某。羅年方二十,年近五旬的姬一見面便被其氣質和美貌所吸引。羅對姬向午的「醉翁之意」自然心知肚明,每逢姬向午來此就餐,羅都全力侍候。1996年3月,為討好、接近羅某,在姬向午的幫助下羅參加了市勞動局舉辦的微機培訓班。此間,他出錢為羅某在市內租了一套住宅,羅小姐入住不久,他便和羅同床共寢了。為把羅長期留在身邊,姬先是憑關係將其安排在市某單位工作,不久又親自出馬,到勞動部門為其辦理了合同制工人錄用手續,並將羅某的農業戶口轉成秦皇島的城市戶口。1997年1月,姬向午利用職務之便,擅自決定多購一套住房,秘密交給羅某使用。之後,在他的一手操持之下,羅通過房改取得了房子的產權。據調查組調查證實,截至姬向午接受審查之前,他共送給羅某人民幣8.2萬元。

正當姬向午一邊大肆斂財,一邊做著美夢時,幾個過路蟊賊卻「壞」了他的大事。他的落網看似偶然,但也是必然的,正應驗了古人的那句話:善惡到頭終有報,古今往來放過誰?(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