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刚: 只讲政治不讲道德的人可能是个魔鬼
 
2000-11-4
 
【人民报讯】《大纪元政论人》方志刚: 如果政治生活中盛行虚伪、谎言、谄媚、暴力和对权术的玩弄,政治在人们心目中一定十分鄙俗、龌龊。古人讲,『政者事也』、『治者理也』。政治本来是个简朴的社会现象。

如何对待政治生活中的道德约束,是政治实践中的一个基本问题。古罗马学者西塞罗认为,道德应该支配政治;巴特瑞斯认定君主应该具备40多种美德。这样的观点为文艺复兴时期的学者所普遍接受。

在16世纪民风腐化、四分五裂的意大利,马基雅维里认为,如果君主想维持他的权力,他常常只好背弃真理、博爱、人道甚至宗教。尽管马基雅维里政治上坚持实用主义观点,但他依然认为邪恶的行为有损君主的荣耀。为了摆脱这样的困境,马基雅维里建议:尽管君主不需具有善良的品质,却有必要让人家看起来好像具备他们。马基雅维里摆脱道德讨论纯粹的政治,被马克思称赞为一种政治思想史上的进步。

当然,几乎没有人公开赞成马基雅维里关于政治上可以不择手段的观点。但是,如果政治和道德可以分开,政治必然可以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为所欲为,只不过做法上有温和与极端的区分罢了。马基雅维里的坦率反映了基督教传统崩溃后尔虞我诈的欧洲政治现实。二战的时候,有人谄媚地把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重印后献给臭名昭著的独裁者墨索里尼。

和古罗马的思想流派类似,中国古代一直有德政的悠久传统。在儒家看来,国家是一个起源于伦理需要的道德组织,『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准』。孔子说,『政者,正也』、『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历朝历代比较开明的君主都接受并实践了孔子的思想,封建时代的几个繁荣时期都是实行德政的结果。在中国的政治传统上,道德始终统领着政治,君主和权贵们事实上接受道德上的约束。

看看近现代的西方社会,可以发现政治深深地和强权、杀戮和谎言纠缠在一起。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欧洲连续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许多国家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希特勒本身是邪恶的,但是西方文明本身没有值得反省的问题吗?

二战至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独裁者们维持着他们对国内人民的暴政,谋杀、残暴、内战和腐败使政治在这些国家里成为邪恶的伴侣。

中国自清末以来,儒家传统遭到抨击、抛弃,道德日趋淡化、萎缩。在内忧外患、救国图存和连绵内战中,马克思的学说逐渐成为主导的意识潮流,政治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在不断提升。但是,人们对儒家传统的衰败造成的道德真空无能为力。在建国后的政治运动中,仅存的古老道德传统更是雪上加霜。

对于人的培养,现在大陆政府讲『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这基本上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对个人和国家之间关系的要求。对于非中共党员怎么要求呢?只有『敬老爱幼』和『不随地吐痰』了。亚当斯说,『在一个国家里,如果没有私德,公德就不可能存在,而公德乃是共和政体的唯一基础』。那些腐化的中共党员们真正缺乏的不是什么自我学习、法律意识和外在的群众监督,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一个有道德感的人。

相对于复杂的社会生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个人服从组织』、『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等崭新的道德规范显得苍白、空泛。事实上,传统道德对人的要求充份而又贴切,是不能取替的。马克思是个主张阶级斗争的政治家,没有开创新的道德传统,他没有留下多少关于道德的论述。在现实生活中,腐败、欺上瞒下和官僚主义构成对『为人民服务』的减损和嘲弄。

传统的道德没有了,新的道德很贫乏,对人的道德约束也就几乎消失了。然而,政治却在不断扩张,在经济领域表现为『政企不分』,在宣传上强调『党的喉舌』,在文化和教育上讲究『占领思想阵地』或者『正面宣传为主』,体育上要求『为国争光』,明确的或者变相的『政治挂帅』在社会生活中如影随形。政治的泛滥及其与道德的脱节造成许多败坏和流弊。有关『政治核心』、『三讲』和『三个代表』的说教能够帮助恢复中国礼义之邦的道德形像吗?于是,无处不在的政治造就了两类人:一类是讨厌政治的人,一类是企图借助公共职位捞取个人利益或者谋求公私兼顾的人。在丧失自律的时代,人们只好求助于法律的强制和外在的监督、制衡。

在中国古代,『王道』和『霸道』泾渭分明。传统观点认为:讲究道德的政治叫『王道』,不讲究道德的政治叫『霸道』。在现代西方,从马基雅维里时代人们就逐渐抛弃了『王道』。在中国大陆,由于最高统治者的人品,尽管在外交上一再讲『我们绝不称霸』,但压制信仰、践踏人权的内政还能是别的什么呢?思想上的专制、严厉的管制和残暴的迫害损害了每一个真诚的公民。

在希特勒看来,为德意志民族争取足够的『生存空间』是最大的政治。能够因此说他是民族英雄吗?事实上,道德原则的价值远远高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整个国际社会的利益。联合国制定的许多国际文件,已经把一个国家的内政和外交统统纳入道德甚至法律评价的范畴。不检点的政客、独裁者和暴君们先后遭到揭露、弹劾、追诉和审判,国际社会不允许任何人以政治为借口进行种族迫害、打击不同信仰、侵犯人权和规避道德的干预。人们普遍认识到,所谓『勾结外国势力』、『阴谋推翻政府』和『不干涉内政』等等往往都是马基雅维里主义在政治迫害中的具体运用。

历史告诫人们,不讲道德的政治是危险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是深刻的,残害了别人终究会因此毁灭自己,道德是一种有制约力量的真理。苏哈托家族是印尼最大的贪污犯,这样的败类除了鱼肉百姓还能搞什么政治呢?但是,所有不讲道德的政客都从马基雅维里那儿学会了伪装,弄得政治成了世界上最表里不一的东西。

只讲政治而不讲道德的人可能是个魔鬼。不管某些政治说教显得多么冠冕堂皇,良知要求人们:先讲道德,再『讲政治』。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