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一個暴君,兩種制度
 
梅兆讚(Jonathan Mirsky)
 
2000-11-3
 
【人民報訊】蘋果日報現代水滸傳專欄文章:香港的專業記者,問江澤民主席是否已經決定董建華應再度「當選」。假使發問的是大陸記者,後果會怎樣,沒有人不知道的?我這問題很愚蠢。雖然那樣提問的記者,會就此失蹤,其實這種對話不會在大陸出現。不錯,如果領導人到某地「巡視」,不會有甚相關報導,直至他返抵北京。在中國,現場報導就像深山雪人那樣罕有。

江不習慣即時提問

西方世界已在揣測,江澤民為何那樣公開地大發脾氣。也許他正擔心政治局的委任,開始不受他控制?還是因為他的主席任期快將屆滿,令他覺得逐漸失去權力?

答案簡單得很:像其他高幹,江澤民不習慣讓記者即時提問。我記得,九七年他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所謂「即時訪問」,觀眾卻可以看到他在念稿,甚至答了對方還未講的問題。

九七年江澤民到港出席政權移交儀式,他躲在會展中心對岸的旅店逃避傳媒。去年他到倫敦,沒有對任何記者發言;向他示威的,連魏京生在內只有寥寥數人,亦遭受拘禁,據稱警方是應外交部要求而行動。李鵬出訪西方,遇上示威就大發雷霆,看到西藏人和他們的標語,甚至立刻離境。

朱熔基是唯一間中可以應付外國傳媒提問的領導人。

值得一提的是,江澤民說香港記者比不上「六十分鐘時事雜誌」的華萊士,「我跟他談笑風生。」首先,記者不須和受訪人有說有笑;假如江澤民住在世上其他地方,傳媒不會賣帳。直至目前,克林頓總統仍在記者會被問及他和萊溫斯基的關係。我亦深信彭定康永不會忘記,叫他窮於應付的數十次香港記者會。在一次對答,我聽到他說:「好像牙醫的電鉆。」

編輯教導海明威訪問手法,告訴他要「不停問自己:『這狗娘養的為甚向我扯謊?』」而且,平日華萊士的確十分尖銳,江澤民幸運地得到手下留情,他其實應受華萊士正常的對待。

強迫百姓悶聲不響

當然,平時不是僵硬便是扮慈祥的江澤民,「欽點」一詞令他老羞成怒。他和我們都不能忘記,早於政權移交以前在北京那一幕:江澤民走過一大群精挑細選、馴服忠心的香港人,卻只跟其中兩個握手,一個是董建華,另一個是打救董建華脫離破產邊緣的霍英東,他後來亦擔任董的「競選策劃」。

歸根究柢,錢其琛吩咐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要率領公務員支持民望甚低的董建華;亦是錢其琛本人在上周說董應連任,第二天朱總理也講同樣的話。我希望沒有人會以為那些話只屬個人意見,他們深知下屆特首是誰。

江澤民不可以把那些無禮的香港傳媒,擲進北京秦城監獄或青海勞改營,所以他只能罵他們幼稚、年輕、跑得快、無知、太西化。有人在私底下告訴我,很多聽話的香港大亨,為這串謾罵大感高興。這件事在西方廣受報導,電視也有播出,留下很差的印象。我知道香港的反應,一般都是驚詫與不齒。在臺北,更令人覺得一百哩的臺灣海峽還是不夠闊。

至於站在現場目睹一切的董建華,實該被經常問及,對江澤民大發脾氣有何看法。

連珠炮發裡面,只得一點有意思——江說「悶聲大發財」。他們大陸喜歡那樣,正如他們拘禁神父和牧師、在天安門毆打法輪功學員、把只有少量黨員的中國民主黨全部投獄、德高望重的社會科學院人員,撰寫文章「搞事」而遭懲罰。不錯,他們喜歡百姓悶聲不響。(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