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与电视机
 
2000-11-3
 
【人民报讯】中国是有自己的逻辑的,会使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进行推理。比如阿Q的推理就是:和尚摸得,我也就摸得。小尼姑只有挨摸的分了。

记得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了一篇课文,是说一个同学以前是我的好朋友,后来由于转学就要和我分手了,于是在临行之前送给我一盆大是茉莉花作为纪念,于是我以后便十分的爱异这盆花,一次下了大雨,我冒大雨抢花,还摔了一跤,但也顾不得,以后我看花的时候便十分想念的朋友。

我初读时一直以为这是一篇写得极糟的记叙文。后来知道这是一篇颇有渊源的作文。是八十年代初时的一篇考试作文,对于如何给这篇作文评分,当时居然引起了轩然大波。一方以为这是描写了作者的内心的真实感情和同学纯真的革命友谊,一方以为这是彻头彻尾地宣扬小资产阶级种花草的情调。一时莫衷一是。最后还是有时出了办法,认为在革命群众内部还是可以有情调和爱好的。推理很简单——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同志是喜欢种兰花,而另一位老革命陈毅是喜欢下围棋的。所以小朋友就可以种她的茉莉花了。

当然,我们不可以为这个推理的逆命题是成立了,更不可以去假设如果朱德同志不喜欢种兰花。但切不可以为中国人逻辑推理如此简单——只有由A及B。还有虽然A了,却不能B。伟大领袖可以博览群书,全有猎涉,但小民却不可依此类推了。比如说那本大淫书叫《金瓶梅》的,伟人自然是可以从中看出东风或西风以及阶级斗争什么的,小民却只看西门庆与潘金莲做xx以及精枯而死什么的。于是伟大领袖为了不使小民们中毒,规定了正军级以上干部可以阅读此书,弄得《金瓶梅》和红头中央文件一样还有个下达到哪一级的问题。然后据说因为下一级的领导干部有了思想觉悟上的提高,下达了正局级干部。德风所润,恩被四邻,比如,朝鲜的金正日据说是十分喜欢互联网的,这足以看出他是改革和开放的;但是日本的彩电卖到朝鲜去以后就把换台的按扭给焊死,要换台的话,也只是从朝鲜电视台到平壤电视台。(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