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搗鬼術盡 老把戲也已唱完
 
一癡
 
2000-11-27
 
【人民報27日訊】大紀元11月26日電,一癡供稿:「搗鬼有術,也有效,然而也有限,以此成大事者,古來無有。」

魯迅這段話,用來作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一年多來的總結,實在維妙維肖。

其搗鬼術之一就是正邪混淆術,或曰魚目混珠術。

把世界上的邪教和毫不相干,性質相反的法輪功混在一堆,來個風攪雪,摻和一起,象給嬰兒灌藥一樣,強迫全世界人一口喝下去。先是攻擊美國政府「雙重標準」,說什麼美國也鎮壓邪教。其實美國根本沒有邪教這個詞,更談不上取締,沒有一個人因信仰大衛教而被起訴定罪,大衛教徒至今在自由活動。幾年前的德州維柯事件是因為囤積軍火,強姦少女等刑事犯罪,聯邦煙酒及火器管理局,取得法庭搜查許可,遭大衛教火力反擊,死傷聯邦人員數人,才有聯邦調查局的介入、包圍、僵持與催淚彈強攻。至今美國司法部部長雷諾反覆遭到國會的質疑。包括搜查證是不是無瑕可擊?是否因使用了軍用催淚彈而引發火災?或借用軍用坦克是否違反武裝力量不得介入國內治安的法律。司法部長還一再承認決策有失誤,大衛教派家屬還提出民事訴訟,要求賠償,美國民眾豈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說邪教就是邪教?說取締就取締?說抓就抓?打死人白打?這隻能蒙蒙大陸受新聞封鎖的可憐百姓。

最近江澤民又在北京召開世界反邪教大會,又是與聯合國與歐洲共同體開展對話,好不熱鬧。正在興頭上,還派人到日本學習所謂處理邪教的經驗。日方答覆大意說:「真理教本身在日本是合法的,處理他們是因為他們中有人做出了非法的事情,我們處理的是違法的個人,而並不禁止真理教本身,法輪功和真理教不是一回事,法輪功不是邪教。」

這不啻給江澤民的彌天大謊當頭棒喝!兜頭一瓢冷水,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十一月十五日由日本皇族發起,具有國際影響的日本文化振興會授予日本法輪功負責人鶴園雅章2000年度日本唯一的社會文化功勞獎。這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日本主流社會的態度。

如今江澤民老調子已經唱完,什麼反華呀,罪惡累累呀,不真不善不忍呀,教主崇拜,思想控制呀,貪污斂財呀,國際公認為邪教呀,人們越聽越看越象中共的自畫像。現在只剩下胡說八道了,如江澤民對美國記者華萊士說:「法輪功幾千人自殺」,連大陸媒體在國內都不敢曝光,怕貽笑大方。

其搗鬼術之二:移花接木,張冠李戴。

據北京高層公安系統內部人士最近消息,北京公安部負責人在省級公安領導會議上透露了製造法輪功「證據」的內幕。

這位公安部負責人在會上說:「1999年初,公安部門已經確定了把各種封建迷信活動的事實「改編」為法輪功「證據」的方針,進行了大量的工作,將各類封建迷信活動一律栽到法輪功頭上。例如,將某地一位跳大神的農村神漢與鄰裡的糾紛,說成是李洪志霸占樓道,成天與鄰居發生糾紛。將這個神漢在家中設「功德箱」收錢,說成是李洪志在家中設「功德箱」斂財。

另外,把因迷信巫婆神漢而致死的事件,如2人自焚,馬建民剖腹,以及李亭殺害父母,教師上吊等,都移植成修煉法輪功所致。這些都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這位公安部負責人在會上總結工作中的經驗教訓說,有些工作未能及時進行,造成了一些失誤。例如,親身接受李洪志治病痊愈的人,親身體會到法輪功的效果,非常難以轉化,我們不得不採取拘押、限制人身自由的方式,有力的防止了真相迅速擴散。

另外,我們製造了李洪志在泰國出入色情場所,在美國賭城從事賭博活動,在外國銀行有巨額存款,在美國購置豪宅的說法,但是由於製造相應的「證據」時間不夠,過於倉促,受到質疑,無法應對,造成了工作上的被動。

特別是「情婦自焚」事件,由於作者事先未與我們公安部門聯繫,根本來不及製造當事人的身份證明和「自焚現場」,結果被境外記者採訪發現該事和人物純屬子虛烏有,使我們陷於極其被動的局面。

由於對法輪功組織的性質認識不夠,我們沒有及時製造李洪志的刑事犯罪「證據」,沒有迅速組織力量指控他犯有殺人、強姦等罪名,結果被國際刑警組織拒絕追捕、引渡。我們吸取了教訓,對中功張宏堡就事先編織刑事犯罪「證據」,盡量取得國際刑警組織的信任與配合。」請看把製造偽證當經驗介紹,這就是江澤民治下的公安部。應當改名叫做江澤民御用的「搗鬼部」。

一年前江澤民低三下四象小秘書一般向各國首腦親自散發小冊子,什麼害死人七百例呀,後又翻番變成一千四百例呀,沒一件經過第三方審查,沒一件是受害人家屬的投訴,全是中共江澤民下令捏造的。至今沒有一個政府響應,一會兒說「國際公認」,一會兒又說「國際反華勢力」,事實是歐美日各國政府既不放棄大陸市場及經濟利益,又不認同江澤民編造的鬼話,而且一致認同法輪功的和平性質。國際人權組織,反酷刑組織,美國參、眾兩院,加拿大、英國朝野對中共政府的人權譴責和美國各州、市及日本對法輪功的褒獎,都表達了全球正義的呼聲。

最近召開的中共十五大,當天就有數名中央委員對鎮壓法輪功提出質疑,要求作出交待,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除李鵬、李嵐清外,朱容基、胡錦濤、李瑞環、尉建行四人反對繼續鎮壓法輪功,已超過半數。前人大委員長喬石更是對虐殺煉功無辜公民深感不安,親自回京到天安門廣場視察毆捕煉功公民的實情,國務院總理朱容基更親自到北京公安五處,訓誡公安幹部說:「不要再為難法輪功學員啦!」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這臺戲,已因剛愎自用、一意孤行、倒行逆施,演到眾叛親離、孤家寡人、日暮途窮,配角唱起反調的地步。正如魯迅引用農民諷刺蹩腳戲子的打油詩:

「臺上群玉班,臺下都逃散,慌忙扯得牢,只留下一付餛飩擔!」

常委反對,總理叫停,臺下觀眾呢?尉建行在一九九九年五月中央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會議上說:「至九九年三月底外逃黨政幹部七千二百三十餘人,拐走人民幣一千一百二十多億,還有二十億二千多萬美元。包括部級、省級以上幹部。」江澤民象防賊一樣,把大官護照全部收走,交中央組織部保管,包括政協副主席葉選平(相當美國參院副議長)、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田紀雲(相當眾院副議長〕。

魯迅地下有知,會調侃道:

「臺上江澤民,臺下人心散,慌忙扯得牢,留下一大堆護照!」

當年六四大屠殺之前,天文學家,方勵之曾預言:「如果中國邊境開放,人民會逃光,除了中南海圈內人物。」他倒錯了,如今江澤民要防的正是中南海圈內人物。正如李洪志先生所說:「人人為近敵」。尤其最近南斯拉夫米勒舍維奇被人民推翻,更使中央大員聚議安排後事,預備樹倒猢猻散,到美國作寓公,外電報導說:「並非空穴來風」。

相比之下,絕對自由化的法輪功松散組織,卻顯出驚人的生命力與獻身精神。在牢獄中尤其道德感化作用強烈,往往使同牢的妓女及毒販改惡從善,使打手警察頻頻調換以防止被法輪功弟子所體現出的真善忍和平地演變和感化。國際上注意到了堅持憲法規定,面對虐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毫無政治訴求,只堅持修行煉功權利的和平精神對於中共斗爭哲學的,尤其是對於江澤民暴力哲學的勝利,以為該夠諾貝爾和平獎,卻忽略了鎮壓法輪功所透出的更重大的信息。

如果說前蘇聯和東歐共產體系的瓦解實踐上證明了共產主義的失敗。那麼法輪功一年多來的和平請願卻證明了共產主義理論的破產。

當年恩格斯嘲笑庸俗唯物主義為「餐桌旁的唯物主義」,他說:「暴力是歷史的接生婆」。不過五十步笑百步。共產哲學唯物主義迷信的不過是赤裸裸的暴力能控制一切。江澤民擁有物質上一切優勢,他說:「我就不怕上訪,那麼多武警就是抓人用的,來多少抓多少!」共產黨可以把大、小官員、律師、教授、城鄉公民身家性命控在手心,江澤民可以做到叫全家老小、至親齊刷刷跪在堅持煉功的法輪功學員面前哀求哭訴:「你只顧自己煉功,孩子上不了大學,兒女要開除,子侄參軍被退回,連縣委書記都因你上訪連續三人被撤職。」然而江澤民戰勝不了富有嶄新宇宙觀的法輪功。

至今沒有一個人敢正面批判法輪功的真、善、忍。林彪在三十年前說:「不講假話辦不成大事。」但江澤民絕不敢象林彪私下如此坦白,說:「宇宙特性應該是假、惡、暴力。」那一下子就曝露出了江澤民他自己的本質。

李洪志先生以物質與精神一性論,統一了人類幾千年來唯心論與唯物論的分裂誤區。古希臘蘇格拉底曾提出精神與物質不可分,德國康德的宇宙不可知論的理論基礎是認為以地球上的物質組合成的人,不具備認識宇宙巨系統的智慧,也初步意識到物質與智慧的統一。現代物理學已發現了物質的無限可分性,證實了李洪志先生所說:「物質粒子越微觀,放射性越強,能量越大」(大意)。中微子可以輕易穿透三百個地球,甚至厚達幾億光年的固體鉛,神通何其廣大?那麼若是中微子再分解億、兆方次,那神通將會怎樣不可思議?高能量物質與人相似,不可預測,具有無限多樣多變性,具有靈性。所有粒子在幾種可能的運動軌跡中,能作出人都不可能瞬間作出的最優選擇,足以證明由量子物質組成的一切個體都有靈性。現代腦科學也發現思維即能量,是一種電磁波。這一切發現都證明了馬克思哲學把物質與思維相割裂,人與自然相對立的荒謬。認為人類作為孤獨的萬物之靈,在征服冷冰冰的自然界,在觀察、探索無生命的、冷漠的星空和宇宙。而作為馬克思主義自然科學基礎與前提的達爾文進化論並不能回答生命物質如何產生,即簡單的無機小分子如何進化到複雜的有機大分子,進而「產生」生命體的根本問題。

如今,法輪功傳播到全球四十多個國家。包括許多博士與專才,每個學員都是法輪功理論嚴格的審核者與理性的批判家。正如一位曾經是中共智囊團的決策顧問的學者指出:「法輪功理論體系天衣無縫,前後八年,十幾本書,沒有一處前後矛盾。若有一出不能自圓其說,整個理論大廈就會轟然倒塌,學員就會星散,法輪功就會不攻自滅。」

實證科學崇尚理性和試驗,法輪功更講求理性和實證,學員把自身作為生命和宇宙的試驗體。從表面看不能公開證明。其實學員一步步修練,若得不到切身真實的證明,便會放棄,絕不會發展到全球上億人眾。若說法輪功人士盲從,那是對人類智慧的侮辱。對於學員來說,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不啻是一步步可以證實的關於人生、生命、巨宇宙系統的百科全書。

從精神與物質的統一,宇宙與生命的統一引伸出的道德與健康的統一,道德人心與社會和諧的統一,也使千萬人受益,道德回升,身心相應淨化,除病強身,解除了無數離退休老人生老病死的後顧之憂,降低了死亡率,減輕了社會的醫療負擔。李洪志先生說:「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裡找,你說這多好。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什麼還幹壞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壞事。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你打抱不平了。」 這還只是修煉的副產品,學員們追求的是宇宙的永恒真理。

牛頓,愛英斯坦都驚嘆於宇宙巨系統的神奇有序性而不得其解.早在兩千多年前的莊子就已經認識到了宇宙時空的相對性,他說:"天下莫大於秋毫之末而大山為小,莫壽乎殤子而彭祖為夭."李洪志先生以物質粒子的無限可分性和宇宙空間的相對性,解釋了同時同地存在另外多層空間的簡單模式,遠比現代多維空間學說明晰而深邃。

當代德國百歲哲學大師迦達瑪說:「真理是不能依循自然科學客觀的方法來理解。」提出了對科學主義、實證主義的反思與批判。他說:「科學只會跟隨科學的真理,那只是邏輯,人為的能力訓練。但我並未看輕科學,雖然我認為大部份科學象自慰,你不可能從科學尋找到真理......。」

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一書中說:「現在科技界發現的東西足以改變我們今天的教科書了。人類固有的舊觀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維方法後,很難接受新的認識。真理出現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地產生一種排斥。」

迦達瑪大師說:「人類只能透過界限來了解自己,必須明確知識是有界限的...我們無法超越界限。」 而李洪志先生正在透過「界限」。他說:「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侷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而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到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卻不敢去觸及,視為不明現象。固執的人硬是無根據而找理由說成是自然現象,另有用意的人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於追求的人以科學不發達而避之。如果人類能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人類就會有一個飛躍。」

關於大陸人權,百歲老人迦達瑪說:「中國反常的政治思考模式帶來反常的政治決策......那裏毫無人權,人性價值越來越偏頗。」

江澤民眾叛親離、戲已唱完,左腿又得了絕症,只能唱獨腳戲了,日薄西山,人命危淺,朝不慮夕。他不過跳梁小丑,以宇宙時間計「曾不能以一瞬」,而法輪功或法輪大法的永恒法則性,則是全人類都應當留意的。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