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華案:劉華清求情江澤民不理睬
 
2000年11月25日發表
 
【人民報訊】這次遠華走私案,受牽連最深的黨和國家級前領導人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劉華清的女兒劉超英和一兒媳婦均因涉遠華走私案被捕。這兩個人是劉華清最喜愛的兩個人,爲了她們被捕的事,劉華清曾親自打過電話給江澤民講情,但江澤民沒有說一個字,聽完之後就放下了電話。

劉華清有兩兒兩女,大兒子劉卓明在海軍裝備論證中心任副主任,官至少將。大女兒畢業於解放軍海軍電子工程學院,後又就讀於空軍政治學院,現在海軍政治部任職大校軍官,其大女婿潘岳,沒有學歷,靠自學從《經濟日報》的校對員升爲《技術監督報》的副總統。後來又在老岳父的餘蔭下,得以升任國有資產管理局副局長。最近,隨着老岳父的不得意,潘也被調到國家質量監督局任副局長。

劉華清的小女兒一直是令劉華清頭疼的傢伙。劉華清在八0年曾任分管海軍和全軍情報工作的副總參謀長。當時,他將這位愛惹事的小女兒劉超英安排在總參情報部,就是希望她在這個管束嚴格的特殊部門能少惹一些禍,同時也能多一層保護色。當時,劉華清把這個特別疼愛的小女兒,分配到情報部五局,交給五局長的副局長、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看管。劉華清在八二年離任副總參謀長,調任海軍司令之際,還將姬勝德升爲五局局長,官至大校。五局是負責分管美國、歐洲的部門。但是,劉超英到該局的近二十年中,從來沒有認真作過什麼情報工作,她所幹的最驚人的事,就是九六年在美國華人鍾育瀚安排下到了白宮與美國克林頓總統合影,以及拿了一筆錢數額爲十萬美元的錢,給美國華人鍾育瀚,作爲克林頓民主黨競選總統的「政治獻金」。

出生於臺灣的美籍華人鍾育瀚九八年在美國向聯邦調查局承認,他於九六年六月在香港與劉超英首次會面,當時的劉超英不僅是解放軍的上校,同時也是中國航天控股公司負責國際貿易的資深經理。該公司主要從事衛生技術,導彈交易和火箭發射等業務。他並承認,九六年七月十一日,他爲劉超英申請到美國簽證,並於七月二十一日,帶領劉超英共同出席白宮一項餐券價格高達二萬五千美金的晚宴。當晚,劉超英不僅見過克林頓,還與克林頓合了影。

不過,九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時任中國航天科技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劉超英曾發表過公開聲明,表示:本人從未直接或間接地向美國的任何政治團體或個人作出任何性質的捐款或政治獻金。對上述所有不負責任、惡意中傷的報道,本人表示極大憤慨。鑑於這些報道嚴重損害本人的職業聲譽,通過此聲明,本人公開對有關各方採取必要行動的所有權利。不管如何,此事的愚蠢行爲與做法,已使姬勝德在江澤民那裏失分太多。埋下了今後倒姬的伏筆和藉口。

但是,姬勝德在劉華清的一路扶持下,由五局局長升任情報部長副部長,九五年更接替熊光楷升任部長。而劉超英在姬勝德的庇護之下,不但不要做事,整天在外面作生意,還一路升官,升爲五局上校副組長。這位女上校,除了賺錢之外,就是在全世界吃喝玩樂,世界上稍微好一些的國家的賭場,像美國拉斯維加斯、大西洋城、馬來西亞的雲頂、韓國的華克山莊、菲律賓的蘇比克灣等,她都是常客。劉超英還有一個特點是敢幹,對她來說,沒有什麼事是她所不敢的。後來,中央調查組對她與姬勝德同時實行了「兩規」。拘捕劉超英是在北京國家機場的貴賓室進行,當劉超英離家後正在北京機場候機準備到香港時,突然有十幾個軍人衝上前來,將她抓住。這時,劉超英高叫「我是劉華清女兒,你們爲什麼亂抓人?」但是,來人沒有理她的狂叫,而是一聲不吭地把她從機場帶走了。

在一開始,對姬勝德、劉超英的「兩規」是由中紀委和軍紀委共同負責的。軍紀委對這兩個特殊人物還是待若上賓,開口「姬部長」,閉口「劉組長」的。後來,中紀委全部接管了對姬勝德和劉超英的審查權。面對仍然驕橫跋扈、不可一世的劉超英,忍無可忍的的審查人員憤然給她一巴掌,才終於讓她認識到是到了什麼地方,她才開始交待問題了。

劉華清的小兒子是個花花公子,退伍之後雖說一直在做生意,但具體的業務都是他的太太打理。劉華清的這位媳婦不僅人長得漂亮,生意做得精明,還很會討劉華清的歡心。劉華清兒媳婦被捕後,由兩個女兵日夜看守,她居然能乘上洗手間之機,逃了出去。她逃到了河南,給劉華清打了電話,問劉是否知道她被捕的事。劉回答知道,她才死了心,自動回到中調組去自首。

劉超英和這個兒媳是劉華清最喜愛的兩個人,爲了她們被捕的事,劉華清曾親自打過電話給江澤民講情,但江澤民沒有說一個字,聽完之後就放下了電話。

--新聞直通車(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32,81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