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腔報國志,無端冰雪霜 -- 一個博士的悲憤自訴
 
2000-11-24
 
【人民報訊】滿腔烈火報國志無端冰霜加害苦——殷德奎博士遭受打擊迫害的自訴:

  我叫殷德奎,1988年碩士畢業後分配在中國航空工業第一集團公司014中心(位於河南省洛陽市,又名中國空空導彈研究院)從事科研工作。工作期間因成績突出,多次受到表彰,1991年9月被航空航天工業部授予「做出突出成績的中國碩士學位獲得者」稱號。1992年,我到西安交通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由於014中心領導的原因,後轉學至西北工業大學改為定向培養、繼續攻讀博士。

1997年5月,我以優異成績博士畢業、獲得了博士學位。1997年5月12日,我尚未離校、也未接到通知,014中心領導李立坤、呂邦正就突然派人到學校領走了我的博士證書。我於5月20日離校、立即到014中心報到,要求分配工作和返還證書。但014中心的有關人員推諉不決、不予表態。在這期間,我多次找有關部門,焦急地要求分配工作。後來,在李立坤、呂邦正的授意下,014中心人勞處要求我與之簽訂服務協議,然後安排工作和歸還證書。

為了盡早上班,我無條件地同意簽訂服務協議。可人勞處卻節外生枝,自6月6日至12日,他們連續改動所謂「協議」、擬訂了愈來愈苛刻的三稿「服務協議」,最後要求我必須找本單位的中層幹部作擔保人簽字才行。在噤若寒蟬的014中心,我連續奔波、無法找到擔保人。無奈之下,我提出由我的親屬作擔保和由當地公證部門進行公證,但人勞處斷然拒絕。6月12日,我又找人勞處要求簽協議,但他們當天就通知停發了我的一切待遇。

6月28日,李立坤、呂邦正捏造「曠工」罪名、將我開除,同時被開除的還有另外兩名博士。隨後,他們動用宣傳輿論工具,在全單位內對我進行大肆攻擊,使不明真相的人把我看作「忘恩負義」之徒,認為我「辜負了單位的培養,背信棄義,想出去掙大錢......」等等。以前的優秀碩士工作者,取得博士學位後卻變成了被公開批判的對象,我的名譽受到嚴重損害。對此,作為一名願為祖國國防科技事業做貢獻的知識分子,我的內心萬分痛苦,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精神幾乎崩潰。我怎麼也想不通,014中心的領導何以如此!

  我於1997年7月向航空工業總公司提出申訴、向洛陽市西工區人民法院提出訴訟。這時,014中心又莫名其妙地提出反訴、要求我賠償所謂「損失」。據他們說的理由是,因為我被開除、不能在單位工作了,因而014中心向學校支付的課題研究費、付給我的工資和強加的「人才損失費」共計八萬餘元都應當由我來「賠償」。

在學習期間,我承擔了014中心交給我的有關課題研究任務,況且課題研究成果交給了014中心、並付之應用,有權利享受政策規定的工資和福利待遇。即使014中心有損失的話,那也是014中心領導開除我而造成的。我是受害人,誰來賠償我的損失?經過一審、二審,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於1999年7月20日作出終審判決:014中心將殷德奎的博士學位證書返還給殷德奎,駁回014中心的反訴請求。

終審判決後,李立坤、呂邦正惱羞成怒,突然於1999年9月10日帶人到我家,用大鐵錘連砸24下(有砸痕作證),強行將房門砸開,將我的全部家產悉數清抄,甚至把小孩的書包和課本也抄走!事後又把房門焊死。由於事前一無所知,我全家一時變得流離失所、無家可歸!全部家產和孩子的糧食關係至今還被強行扣押,全家仍在四處漂泊。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李立坤、呂邦正竟膽敢公然踐踏憲法、抄家劫舍,為什麼?!不僅如此,李立坤、呂邦正還上下緊張活動。

經洛陽市委主要領導的直接干預,洛陽市中級法院又於今年2月16日作出判決:014中心將殷德奎的博士學位證書返還給殷德奎,支持014中心的反訴請求。同一個法院的審判委員會,對014中心的反訴作出兩次自相矛盾的判決,其原因就是洛陽市主要領導的行政干預、權大於法。我被迫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訴。省高院於今年7月28日舉行了聽證會,連續質疑被申述人014中心「殷被開除、被動地走,是否應賠償損失?」。但李立坤、呂邦正慌忙到省級部門活動,來自於洛陽市委的省政法委副書記宋周壽出面干預此案的立案。在這樣的干擾下,省高院立案工作目前陷於停頓。

洛陽市中級法院出了這個行政干預下的判決之後,因為我沒有支付能力,李立坤、呂邦正就串通西工區法院史克辰等人要逼我於死地。史克辰勒令我找親屬作擔保,多次揚言要「擺治」[註:洛陽話,「整人」的意思]我和家人。今年10月11日,面對這些貪官暴吏的野蠻「執行」,我的愛人和親屬無辜地被史克辰毆打,頭部、胸部和胳膊等多處受傷,被120急救車拉進醫院,西工區法院一名工作人員還殘無人道地說「打死活該」。蒼天啊!這還是社會主義國家的地盤嗎?普通公民還有什麼人身安全保障?西工區法院這些人面獸心的東西就可以踐踏法律、蹂躪百姓?

上述事件引起了當地新聞輿論的廣泛關注。1997年9月9日《洛陽日報》發表了《開除三名博士引起的風波》(此文獲河南省新聞二等獎),1999年9月27日河南省《大河報》在《專家解案》欄目發表了《博士證書不得扣留》,今年4月《洛陽廣播電視報》發表了長篇通訊,今年9月份河南省《科技內參》頭條報導《博士生為何狀告委培單位》。這些客觀報導說到:「014中心共有五名博士,一次被開除三名。前兩名是人走數月,不知下落,單位才開除公職;而後一名[註:指我],是找不到擔保人不能上班,正在協商協議就被開除公職。可以看出,前兩名博士已遠走高飛,單位對其開除公職實屬無奈;那麼對後一名博士的開除是否想『殺一儆百』?」這些報導對我受到的淒慘遭遇表示了同情和支持,可我的實際問題至今仍未能解決。

  報效祖國是我的最大願望和精神支柱。我懷著滿腔報國熱忱來到014中心、卻遭遇到潑天冰霜,受到李立坤、呂邦正無情迫害,無端被開除、抄家,親屬被株連,我何罪之有?經過長達三年多的訴訟和折磨,我與家人身心極度憔悴,本來應報效祖國的寶貴時間被白白地消耗掉,我願為之奮斗終生的科研事業被迫中斷,全家流離失所,精神上倍受折磨和摧殘。善良的人們不禁要問,李立坤、呂邦正為什麼這樣殘酷迫害高科技人才,究竟有什麼個人目的?

在014中心,李立坤、呂邦正肩負著管理高科技單位的重任,卻把個人尊嚴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對科技人員採取粗暴霸道的管理手段,竟然於1997年6月一次就開除了僅有五名博士中的三名,辜負了黨和人民的期望。李立坤、呂邦正的壓制和震懾做法極大地傷害了廣大科技人員的自尊心、嚴重地挫傷了科技人員的工作積極性,造成科技人員不斷流失,束縛和妨礙了科研事業的發展,最終損害了國家的利益。

在人心浮動的狀況下,李立坤和呂邦正就用「殺一儆百」的手段對待我。如果這種粗暴的手段確實有助於完成國家科研任務、有助於穩定科研隊伍,我情願作出犧牲,這就算我對國家培養的報答。但事實恰恰相反,許多科技人員看到我的淒慘遭遇後已經寒心,接連就有十幾名博士和碩士出走,更有許多科技人員提出辭職、消極怠工,這是多麼令人痛心啊!沈悶的014中心何時才能走出烏雲的籠罩?

  我請求有關領導和部門:督促法院依據法律和事實辦案,作出公正判決;追究披著法官外衣的打人兇手史克辰的責任;敦促014中心按照有關政策規定轉交所扣押的我的人事關係;責令014中心撤銷對我的開除處分、公開賠禮道歉、恢復我的名譽;責令014中心歸還所扣押的我的家庭財產和孩子的戶糧關係。

  懇請您在百忙中伸出援助之手,將此申訴材料轉交至上級領導、新聞界人士和法律界專家,給予支持和解決。我萬分焦急地盼望著社會各界人士對此案給予關注!!!

  申訴人殷德奎2000年11月 電話(0379)3210970郵箱[email protected]

轉自11月24日 「博訊」(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