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有救吗?
 
2000-11-23
 
【人民报23日讯】陈言先生的“北大的堕落”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该文的一个很自然的结论是北大的领导人要为北大的堕落负责。我对此提出异议。我是北大的毕业生。我这样说决不是护短。因为北大的堕落决不是仅仅一个北大的问题。请问陈言先生提的所有问题可以对中国的所有高等学院都问一下的结果如何呢?难道清华大学在这50年来就没有堕落了吗?难道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就没有堕落了吗?仔细想一想之后的结果,可以说这些大学都是彼此彼此,半斤八两。

我甚至想如果把陈言的这些问题对50年来的中国问一下的结果又会如何呢?北京大学五十年来没有出现一个学术大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五十年来的北大没有尽到一个现代大学应该尽的责任。那么请问全中国在这五十年来出现了一个学术大师了没有?这五十年来,中国的知识分子是臭到家了!

这五十年内倒是有几个知识分子在全中国是扬名天下,几乎是无人不知的。他们是姚文元,陈铂达和张春桥。而一些在50年前已经成为学术大师的马寅初,傅雷,马思聪,翦伯赞等人在这五十中的命运又如何呢?最近看到谢泳先生关于中国知识分子自杀现象的调查一文非常值得认真一读.。他指出历来中国知识分子没有自杀的传统。而在这五十年来已经有一大批中国最优秀的知识分子自杀了。他们自杀的原因都不是因为个人有什么过错。他们都是因为中国的环境已经不容他们能够有自尊地活下去而自杀的。在这样的大环境,大气候下,请问中国能够出现学术大师吗?

在这五十年中确实出现了一些我们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思想家如张志新,林昭,遇罗克等人。他们是我们民族最优秀的儿女。可是想起他们的惨死,不要说那些侩子手,就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觉得无地自容。中国人就是这样对待自己民族最优秀的儿女!就到今天他们的事迹仍然不能完全公开。屠杀他们的凶手仍然逍遥法外

。说起出现学术大师,自然要联系到教育。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明摆的是摧残教育,消灭教育。大家都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青年是国家的希望。但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政府关闭了学校,然后当局挑动他们去斗老师,去斗老舍这些他们应当尊敬的学者,把他们往死路上赶。

一些阴谋家利用红卫兵搞起借孩子的手搞借刀杀人的勾当。他们自己犯罪还不够,还要把我们祖国的花朵,国家的希望一起拖下水。其目的是“错误人人有份”。结果是在追究责任的时候,真正的罪魁祸首逃之夭夭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中国的亿万青少年引入歧途,其罪恶对中国的祸害无穷。个别野心家为争夺领导权竟然把全中国的儿童,青年拖下水,毒害他们的灵魂,断送了中国的未来,其心之毒,真是常人难以想象!而这就是他们的所谓教育革命!

五十年来,关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宣传几乎没有停止过。可是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在整整五十年内没有在中国实行过一分一秒。难道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反对?事实明明白白,提出和反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就是同一个人。

最近读林昭的事迹,再一次使我回忆起灾难的岁月。在中国一个人如果要坚持真理,就必须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因此中国对真正的学术大师采取的办法就是赶尽杀绝。象胡适这样的大学者幸亏他去了台湾,大陆怎能容得了他?在大陆的象张志新,林昭这样的真正的知识分子也只能死路一条了。除此之外还能有别的结果?

因此,说到底不仅仅是北大的堕落,而是整个中国的堕落!日本人说中华民族已经沦为劣等民族。这话虽然很难听。但这确实已经成为既成事实。日本对中国犯下了弥天大罪。但是,日本人却成功地把自己扮演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受害者。而且不久非常可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日本人当然是优等民族了。中国打了几十年的内战。现在那些鼓吹“爱国主义”的精英们还要把内战打下去。日本人最乐意中国打内战,日本是中国内战的最大收益者。应该请那些精英们挣开眼睛看看外面的世界。现在还有什么国家在打内战?只有那些最最落后的国家才干那种蠢事。中国已经远远落后于先进国家。再打内战,中国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20多年前一部香港的电视剧,其中的插曲我只记得其中的一句说中国“昏睡百年”。我想这话不对。如果中国真的睡了一百年,什么坏事也没做,倒是要比现在的情况好得多。实际情况是中国在这一百年内吃了迷魂药。不然怎么会干出连梅兰芳都去参加“大炼钢铁“、”吃饭不要钱“,接着又出现活活饿死几千万人的蠢事?在反右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把那么多的中国最优秀的人才置于死地,这还不够,还在各地出现中国人大批地残杀自己的同胞,甚至吃他们的肉和心肝!干这些荒谬绝论蠢事的民族难道还够不上劣等民族吗?堕落的中国人,可怜的中国人,我们还有救吗?是什么迷魂药使我们昏了头?

转自11月21日 「北大新青年」作者多余的人,原题为:猛醒(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