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媒體:攻臺約需8小時...
 
2000-11-23
 
【人民報23日訊】臺灣四面環海偷渡容易,諜工抓不勝抓,加上合法來臺的大陸人數量相當可觀,也許少部份負有任務,平時收集臺灣作戰資料,戰時擔任特種部隊引導。中共的衛星非常發達,但是中共是以諜報遊擊戰起家,平時潛伏人員所搜集的臺灣軍事戰略設施資料,如衛兵交班、軍政首長住處警衛、通信站臺位置與內部設施、武器裝備真偽、機場航管設施等等,這些是衛星空照與電子偵察無法取代的。共軍若要採取突擊作戰,使臺灣措手不及,就要採取諜工、特種部隊、空中攻擊、空降、空運著陸、港口上陸等互相結合。

共軍作戰發起攻擊的時間稱為T時。T時:切斷電力系統目前全臺灣發電廠計有69所,其中核能電廠有3座、火力廠有27座、水力廠有39座,變電所413所,其中超高壓16所、一次變電所388所、二次變電所309所,輸配電線回路總長257,685公里,輸電鐵塔總數達一萬六千多座。相信大家對去年(88年)7月,龍崎山區電塔倒塌,造成全臺大停電的慘況記憶猶新,偏偏現代化程度越高的都市,對電的依賴程度越高,沒有電會是怎樣的世界,是現代人難以想像的。921地震剛發生後不久,災區民眾還可以用行動電話聯絡,但是震災發生5小時後,行動電話逐漸斷訊,就是災區基地臺的備用電力用罄無法運作所造成。

由於主要電廠位置大部位於南部,形成「南電北供」的情況,電力主要靠高壓電纜輸送,由於安全考量,高壓輸配電線必需避開人口稠密地區,在山區搭建鐵塔架設電纜輸送電力。試想,同時突擊27座火力電廠造成發電廠無法運作或破壞北、中、南山區各20座電塔,所造成的損失將是無法估計的。雖然重要設施都有備用電力系統,但是在不預警情況下停電,C4ISR系統在電力來源轉換之際,部份資料會流失,或者裝備必需重開機,使指揮管制暫時中斷,就作戰而言,戰機稍縱即逝,只要在關鍵時刻使主要裝備無法發揮效用,就達到目的了,更何況備用電力只能供應主要設備所需的電力,無法滿足所有裝備所需的電力。因此若中共攻臺第一步驟就是先切斷臺灣的電力系統,將可以獲致最大效果。誰來執行破壞任務?別忘了許多透過合法、非法方式滲透進入臺灣的大陸人士,可能是中共的諜工,他們可以潛伏進入山區,破壞高壓電塔輸電線造成短路,或直接對破壞電塔使之傾倒,使電力中斷。即使臺電的管制系統能很快發現問題所在,但是山區交通不便,更增加臺電搶修人員的困難,更何況諜工的行動飄忽不易掌握,若輸配電系統是在夜間遭破壞,要立即修復更加困難。

T+30分:切斷通信系統臺灣西部北自淡水河南迄高屏溪,主、次要河川共計有27條,這些河川橫跨西部平原,將臺灣西部地區分割成大小不同的區塊,而臺鐵與臺1、3、17、19線、中山高速公路等公路,都得依靠橋樑跨越河川,連接這些道路,由於中央山脈是南北走向,臺灣西岸的河流均是東向西流,因此跨越河流的橋樑,不論大小,其重要性是無可取代的,因此說橋樑是臺灣的關節穴道,一點也不為過。臺灣軍用及民用通信以光纖電纜為主,很不幸的是,不論是軍用或民用的有線通信網路,也是沿橋樑架設,河流兩岸才能彼此互相通信,網際網路也得以發達。潛伏人員在長期觀察後,橋樑下電纜位置早已知之甚詳,切斷電力之後,緊接著就是切斷通信線路。當然,切斷依附橋樑架設的通信電纜的同時,也有一部份諜工負責切斷大屯山上崇山等雷達站的聯外通信線路。由於切斷光纖纜線,就使臺灣的有線電通信中斷,指揮體系便無法有效指揮運作,有如被點了穴道一般。雖然無線電甚為方便,但是有線電的隱密、方便、不易受干擾與傳輸量大,是無線電所無法取代的。在潛伏人員破壞橋樑上的通信纜線的同時,另外有一部份人員,偽裝冒充警察人員在橋樑上架設路障,阻止人車通行,以準備接應突擊隊占領橋樑。就臺灣地形而言,不需要切斷所有主要河川上電纜,只要控領淡水河至高屏溪等其中12條河川上的橋樑共90餘座,便可使臺灣北、中、南的通信與交通中斷。另外,也有一部份諜工悄悄滲透進自來水廠關閉水源,或破壞供水設施,使城市無法正常供應水源,使都市生活及秩序更加混亂,益增談判籌碼。

T+40分:無線電干擾有線電纜被切斷後,雖然有線電訊網路不通,但是民間行動電話與國軍部隊無線電臺尚能夠發揮效用。雖說電磁干擾對敵我都不利,但是發起的一方掌握主動的優勢,可以使用不被干擾的波段實施通聯。在國軍無線電遭受干擾、有線電不通、電力中斷、工程人員急忙找出問題的同時,長期安定使人們都缺乏警覺心,潛伏在市區的諜工,早已悄悄地準備綁架政府首長、占領電視臺與廣播站;國軍長期處於社會弱勢,又造成官兵怕事心態,即使不明人員靠近,也只是聲音「響徹雲霄、激昂高亢」大聲喊叫口令壯膽,或應付查哨軍官。此時在先期潛伏人員引導下,配備無聲武器的共軍特種部隊(弩箭、加裝滅音器的手、步槍)在機場、港口警衛處所附近,或滲透進入重要處所核心地區待命,與在城市內之諜工只等時間一到即刻發起突擊。

T+1時開始突擊:在中共對我發起突擊前,特種部隊分批運用高空滲透、動力傘、衝鋒舟溯溪、海上滲透或隱藏在大型漁船內,及以大型商貨船載直升機等等不同方式,在不同的時間先後滲透上岸,並在潛伏人員引導下,滲透到機場港口等交通設施、警衛、防空武器附近隱伏待命突擊。

1.解除臺灣的防空:在突然斷電與通信中斷,C4ISR系統尚未完全恢復運作的時候,位於東南沿海地區的M族戰術導彈與殲8、Su-27、強5等戰機已悄悄發射與起飛,潛伏在雷達站、飛彈陣地周邊的共軍特種部隊已將導引器材瞄準目標,幾乎在同一時間國軍自北至南的長程雷達站與防空飛彈陣地,同時遭受1到3枚導彈的攻擊,以中共現有戰術導彈數量,摧毀雷達站、飛彈陣地是綽綽有餘,雖然共軍的導彈精確度不佳,但在配備GPS後可有效提升精確度,即使導彈未能如預期摧毀目標,空中攻擊機在特種部隊引導協助下,實施空中攻擊,仍可達到一定的效果。波灣戰爭中以美國為首的聯軍攻擊伊拉克的行動,是由AH-64攻擊直升機揭開序幕,所以此一模式也極有可能運用在突擊臺灣的C4ISR系統,以直升機運用第5空間低空掠海飛行,攻擊防空飛彈陣地與高山雷達站。最後潛伏在附近的特種部隊可以再補上一腳,對未遭破壞的主要設備破壞或狙殺指揮官、技術人員,徹底瓦解臺灣的防空武力。

2.解除機場、港口警衛防空力量:導彈突擊的同時,機場、港口附近待命的特種部隊,同時突擊機場、港口,主要以殲滅機場警衛、防空設施,與占領航管設施。由於通信不通,遭突擊的機場、港口無法請求友軍支援,各基地將是一片混亂。甚至因為特種部隊使用無聲武器,部份機場、港口遭到控制仍渾然不知;即使知道,也大勢已去,只有乖乖束手就擒,因為主要管制設備已遭到控領,特種部隊的任務也就達成了。

3.突擊指揮中心:共軍特種部隊在潛伏人員引導下,對我通信站臺、指揮所、軍政首長住處等實施突擊。在臺灣,正副元首、五院院長住處,北、中、南、東各作戰區、以及各部隊位置的駐地位置,早是公開的秘密。各首長的住處與作戰區指揮所遭突擊時,特種部隊以綁架俘虜為第一優先,被綁架的首長、指揮官可以當作人質,成為談判迫降的有利籌碼,綁架不成則予以襲殺。臺灣軍方缺乏反綁架訓練,而具備反綁架任務的陸、海軍特勤隊也在精實案後被解除此一任務,警察與憲兵特勤隊能否在緊要關頭給予支援不得而知,因此各作戰區指揮官被綁架之後,只有自求多福了。由於通信不通,衡山指揮所也遭突擊,作戰命令無法傳遞予各部隊,各部隊只能實施自衛戰斗自保。

4.破壞有生力量:臺灣由北至南有數個不同型態的聯兵旅。在中共衛星與諜報配合之下,戰車、直升機基地、位置、數量、真偽可以輕易獲得與掌握。戰備部隊夜間完成整備集合時間規定是15分鐘(那是在有預警的測考狀況下,但不包括分發彈藥),除戰備部隊有彈藥,其它部隊是有槍沒彈,官兵在取完槍後,拿著一把裝上刺刀但沒有子彈的步槍,就戰斗位置時還以為是督導測驗,眼巴巴的看著共軍突擊破壞。在短暫的15至30分鐘內,破壞力是相當可觀的。由於陸軍直升機有強大火力,具備夜間作戰能力,陸航基地無法避免突擊,停機坪上的飛機無法避免遭受破壞,即使戰備機能在規定時限內起飛,共軍特種部隊的狙擊手早已在有利射擊位置待命射擊,陸航直升機一升空就會被狙擊手擊落。另外,也可能在基地路上設伏,狙殺飛行員。在裝甲兵營區方面,由於裝甲車數量眾多,而且鋼鐵車體不易破壞,特種部隊以狙殺指揮官、破壞油罐車、油、彈庫,以及破壞進出交通要道為主,若還有餘裕,則以縱火劑破壞裝甲車輛,缺油缺彈的戰甲車無異一堆廢鐵。如果以直升機對陸航與裝甲部隊突擊可以獲得最大效果,由潛伏人員與特種部隊擔任地面導航,每一個基地使用2到5架武直9、SA-342M(瞪羚)直升機突擊,所造成的損害程度相當可觀。直升機突擊之後,還可搭載特種部隊占領基地附近橋樑要點。

5.控領橋樑:在突擊的同時,分別以水上摩托車、衝鋒舟、小型氣墊船、翼地效應飛行器與直升機搭載特種部隊,在先期潛伏諜工引導下,占領前面所述淡水河至高屏溪部分主要河川上的橋樑,對不具價值的橋樑則以空攻機實施摧毀性攻擊。控領橋樑,也就控制了臺灣的關節穴道。

6.控領電臺:一部份的特種部隊在潛伏諜工引導下,突擊主要廣播電臺與電視臺大眾傳媒,控領後不斷循環播放預先錄製的錄音或短片,呼籲民眾「不要抵抗,在家中不要外出,等候祖國解放」,並籲請民意代表們支持祖國統一等宣傳,消滅瓦解民眾意志達到心理戰的效果。或許各位會懷疑中共有這種能力。共軍的陸海空三軍都設有特種部隊,陸軍每一個軍區就有特種大隊,每一個集團軍內有偵察營,可以擔任特種作戰,海軍陸戰隊與空軍空降15軍,這些部隊合計起來的兵力極為可觀,中共特種部隊訓練要求具備陸上滲透、空中快速機動,以及三面偵察作戰等應急訓練。特種部隊在第1年需完成「電子電路」、「電腦知識」和現代高科技裝備等基礎課程,第2年學習無線電遙控、航空判讀、電腦控制等30多項專業技能,使之具有充分的本職學能擔任攻臺重任。

T+2時:突擊機場、港口與灘岸突擊在導彈、空攻與特種部隊協同之下,臺灣防空被瓦解殆盡,機場、港口主要防衛力量被瓦解,橋樑關節也為共軍所控領。開放機場:松山、新竹、清泉崗、水上、岡山、高雄、屏東等機場,由於機場地面與對空警戒已遭先前特種部隊瓦解,空降15軍分別以1個加強連至2個加強營之兵力實施空降,並在部分直升機配合下,迅速支援先前特種部隊的作戰,以加快開放機場。開放港口:基隆、淡水、臺中、麥寮、興達、高雄等港是中共重型裝備登陸必經之處。中共海軍陸戰隊在特種部隊解除港口警衛兵力後,以快速機漁船、氣墊船、直升機等輸具協力開放上述港口。至於左營、蘇澳軍港等港口航道,則遭中共以大型機漁船沉船封鎖航道,使港內軍艦無法出海迎戰。灘岸突擊:在臺北淡水海灘出現5至8艘俄制德薩拉級氣墊船,每艘裝載2輛戰車與1個步兵連,並運用翼地效應飛行器搭載人員,合計10至16輛戰車與2至3個步兵營的兵力,實施灘岸突擊。另有小型衝鋒舟數艘溯淡水河向內陸突擊。南部崗南、林園海灘也有氣墊船,搭載各約1個加強機械(摩托)□B兵營實施突擊登陸。

T+4時:占領並開放機場、港口,開始運送部隊占領並開放機場、港口後,中共就可以經由空運及海運,讓應急機動部隊及其它部隊從機場與港口登陸。由於雷達站無法發揮預警功能,有線電不通,無線電遭干擾,防空武力遭瓦解,使各部隊指揮管制不良,經過2小時空降與突擊作戰,機場與港口就已被控領與開放。中共要輸送兵力至臺灣,最快速便捷的方式就是以飛機運送部隊,當然,以中共現有空軍建制的空運機數量,所能運送的兵力有限;但是中共民航發達,民航公司擁有數量龐大的機隊,民航機總數達1004架,其中100人座以上的客機就達高達400架以上。臺灣機場若為共軍控領,不論軍用或民用空運機,便可一批批運送部隊著陸。雖說空運著陸的部隊不能攜帶重裝的火炮與戰車,但是本島機場緊鄰城鎮,俄羅斯兩次車臣在城鎮作戰的經驗,對中共影響甚鉅,空運著陸的部隊雖屬於輕裝備,但是配備狙擊槍、火箭炮、火焰噴射器、榴彈槍等適合城鎮作戰武器,仍能迅速殲滅機場周邊防衛力量,控領重要地形要點。由於缺乏重裝備,空運適合城鎮作戰的兵力還不足以達成任務,因此港口上陸將是中共輸送部隊的主要方法,中共現有商貨輪運送部隊,可以將完整的師級部隊(包含人員、戰車、火炮、彈藥)分別從屬國際港的基隆、臺中、高雄港卸載,以遠洋漁船運送的部隊,則分別從八裡、麥寮、東石、興達港等商港或漁港登陸。基隆港及周邊交通要道遭控領開放,高速公路末端接駁基隆港,大型貨輪打開貨艙門,機械□捐□N可以上高速公路直驅臺北都會地區。

T+6時:完成封鎖與包圍經過2小時,空運兵力逐漸由機場外圍向城鎮核心地區前進並控領要點,港口上陸部隊的火炮已推進至預定地區,並且完成射擊準備,灘岸上陸的部隊,在先前諜工與特種部隊配合下,向預定目標開進完成部署配置,控領都會區外圍要點。機場共軍民航機仍不斷起降運送兵力,直升機也由原先船上整補,改成利用機場跑道周邊空地實施油、彈整補準備再戰,港口船舶不斷的進出,卸下戰車、火炮、油彈補給品。在機場、港口與灘岸上陸的三股力量配合之下,占領臺北、新竹、臺中、嘉義、高雄等大、次都會區周邊要點,由點連成線進而完成面的控制,完成封鎖形成包圍。除了運用部隊占領要點完成封鎖,還有一個手段,就是以火力封鎖,以中共現有的火炮而言,火箭炮將是最佳選擇,中共自制火箭炮衛士1號(WS-1式)320公厘火箭炮與仿造俄羅斯旋風的A100式300公厘火箭炮,射程達80公里,只要一個火箭連(6到10輛火箭車)在港口附近部署完畢,只要完成射擊準備,實質而言火力封鎖已完成。

T+8時:逼迫投降共軍占領都會區周邊要點控領橋樑要道,以點形成線,構成包圍圈,不斷以政治喊話威迫投降。由於控制了主要電臺,中共可以透過大眾傳播媒體,向國際聲稱這是中國內政問題,要求國際不要干涉中國內政,並向臺灣百姓宣稱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為了防止有心人士趁機製造動亂,派出公安及武裝警察進入市區維持治安。民主國家軍隊是保衛國土,警察維持治安,軍隊只有在緊急時刻接替警察任務負責維持治安,中共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後,體認軍隊處理治安事件的適法性,為免遭國際譴責,因此將部分陸軍師改編屬於維護治安的機動武警師,據研判,這一個部隊在解放臺灣將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共在在處理臺灣問題上,也會面對國際的輿論壓力。既然中共把臺灣問題視為內政問題,在解放軍完成瓦解臺灣防衛武力後,以武警部隊進入都會區,受國際譴責的壓力較小,如果臺灣人民不從,對武警部隊實施反擊防衛,解放軍正可名正言順進入都會區協助武警「維護治安」。

作者joyo,時間11月23日,本文轉載於臺灣有關媒體(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