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牢骚满腹的中国导演
 
2000-11-23
 
【人民报讯】满腹牢骚的中国导演们对影坛的现状能说上一天一夜。

  因为没有大新闻可做而郁闷了好几天的记者们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在11月20日上午于南宁国际大酒店举行的国产新片座谈会上,参加本届电影节的众导演畅所欲言,好像积累很久的满腹牢骚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为“5元票价”叫好

  在南宁电影节开幕以前,国内影视界最引人注目的事情无疑要算成都的“5元票价”风波,在国产新片座谈会上,票价的问题再次成了众导演的评述焦点。记者发现,与国内大多数人的强烈反对相比,导演们为成都、郑州电影票降价的齐声叫好颇为让人意外。

  郑洞天:我看这届电影节的热点不在南宁,一个在开罗(开罗国际电影节),一个在成都(五元票价问题)。电影票降价现在正成为一个风潮,我所说这股 “风”昨晚又吹到了郑州,而且比成都还便宜,才两元1张票。郑州影票降价以后,观众就像北京人抢油似的疯狂涌进电影院,票房反应非常好。对电影票降价我们没什么不高兴的,不管采取什么手段,只要有利于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的我们都举双手赞成。

  冯小宁:电影票价在成都降到5元,在郑州降到2元,我觉得这是我们电影界在走向市场的过程中迈出的务实的一步。相信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对中国电影的明天有积极的意义。

  葛存壮:建议我们的电影发行部门都能借鉴成都、郑州的经验,走一条薄利多销的道路,把观众吸引进影院,现在的5元电影票相当于五、六十年代花5毛钱看一场电影,这对于工薪阶层来说是可以接受的。

  对国内电影现状不满

  谢飞:我认为中国电影目前是处于低谷,虽然如此,但创作还得继续。但我们的电影人在创作的过程中遭遇的磕绊太多,如何把这些枷锁解开,这需要来自社会、市场、领导以及自身等方方面面的努力。但我觉得不是片子不挣钱,而是我们某些人总以为“只有主流片卖座才算赚钱”,不敢面对社会中存在的矛盾,这样拍出来的老百姓当然不喜欢。

  夏钢:目前在中国市场搞电影创作是一件较困难的事,一方面整个电影的制作生产体制已经滞后,任何产业都是有产出才能有收入,如今的票房让投资人很难有信心。另一面是长期以来电影人养成了自我束缚与自我原谅的坏习惯,所以更难拍出好片子。

  郑洞天:现在的中国观众对我们的电影没有信心。要建立观众对电影的信心,最终要靠电影作品本身的水平来说话。我们不少人老在等某一天突然自由了,一定就能拍出大片好片。其实不是这样,你没有经历现场的体验,一下子怎么可能拍出好电影呢?

  孙周:没有主管部门的参加,我们闲聊有什么用?要做中国电影我看还是一句老话:要弄清楚艺术和商业是什么关系?其次,我认为电影应保持自己民族特色,在坚持民族特色的情况下走向世界,伊朗虽然穷,但伊朗电影很红火,因为他们保持了电影的民族独立性。

  冯小宁:其实我们对中国电影的现状都是不满意的,我也常常在检查自己的问题。我认为中国电影最致命的是市场的无序和票房的流失,而最终受伤害的是我们创作人。当然,电影人才的大量流失也应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因为这已不是一个提倡无私奉献就能留住人才的年代。

  集体呼吁电影立法

  电影立法是导演们多年来一个未了的心愿,这次旧事重提,也希望能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能早点一偿他们的宿愿。

  谢铁骊:我是全国人大常委委员,我在人大常委呼吁了15年“中国电影要立法”,但至今没有任何结果。我已经75岁了,如果看不到电影立法,我会心不安的,因此我也没放弃过努力,为了电影立法,我和江主席和朱总理直接对过话。

  孙周:大家现在看到的《漂亮妈妈》与国外看到的都不一样了,很多片段被剪得面目全非。作为导演我们希望有一部《电影法》,规定什么可以拍,什么可以不拍,以免拍完再被剪。(南方都市报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