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 旁觀美國大選有感 ──兩雄相爭誰會讓?
 
2000-11-22
 
【人民報訊】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兩雄相爭,難分勝負。有網友說,高爾、小布什二人,何不一人拱手相讓呢?這樣,既贏得青史留名,又為下次出山積累下道德資本。

此言差矣。天下事,有些是該讓的,有些卻該爭。公車上,人多座位少,當讓不當爭;奧運會,運動員多而金牌少,那卻當爭不當讓。如果中國運動員在緊張的決賽中,由於比分太接近,記分器或裁判的判決出現問題,引起爭議,於是,中國運動員便擺出高姿態,主動把金牌讓給對手,對手未必稱讚你,國人恐怕反要責怪你。你很可能兩頭不討好。

更何況,競選還不同於奧運。對於體育比賽,重要的是參與,是比賽的過程。確定名次和頒發獎牌是尾聲,是終結。競選卻不然。對於競選,當選還不是結束,當選是新的開端。嚴格說來,當選才是真正的開始。競選是為了當選,當選是為了執政,為了實行自己的理念,為了把國家領向你自己認為最正確的方向。如果你不竭盡全力爭取選戰的勝利,如果你將可能到手的勝利拱手相讓,那豈不是對你追求的理念的背叛,對支持你的選民的背叛?

只有在一種情形下競選者才可以讓。譬如綠黨的競選者納德,既然此前的民意調查充分顯示綠黨決無勝選的可能,堅持參選只會拉走民主黨的部分選票,客觀上幫了共和黨的大忙,而依照綠黨的理念,兩害相權取其輕,與其讓小布什上臺,不如讓高爾執政。在這種情形下,綠黨競選人主動退選「讓」高爾,才是可行的,才是為其支持者所理解和接受的。這次,納德沒有退選,所以有許多民主黨選民對他很是抱怨,也許有不少綠黨選民也抱怨納德。當然,納德本人並不認為他有什麼錯。

有人說,在1960年大選中,尼克松和肯尼迪的票數也十分接近,共和黨方面也認為某些地區的投票計票恐怕有問題甚至有作弊之嫌,那麼,尼克松又因何不糾纏而坦然認輸了呢?其實,這件事並不那麼單純。當時,尼克松雖然表態認輸,但共和黨並沒有善罷甘休。接下來,共和黨在十一個州重新點票,直到一個多月後才停止。可以想見,如果在選舉人投票之前或總統就職之前發現和證實有重大問題,那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就是說,如果開票結果,某方落敗,但某方認為投票或計票有問題,他可以要求重新點票,可以要求手工點票,甚至可以要求某些選區重新投票。如果這些要求被法院否決,他還可以上訴,一直把官司打到底。但是,他也很可能中途放棄。如果他事先就意識到自己的要求會被否決,或者是考慮到在選舉人投票之前或總統就職之前不見得能查出什麼名堂足以扭轉局勢,再堅持下去就沒有多大意義,反而會因延誤權力的正常交接而招致不滿,有副效果,他就可能宣布放棄,宣布接受對方勝選的結果,作個有風度的輸家。如果你把這叫作「讓」,那也未嘗不可。總之,競選者一方面要表現出力爭勝利的意志,非如此不能贏得對手的敬重和支持者的信賴;另一方面,他同時又必須表明自己尊重權力轉移的正常程序,將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和黨派利益之上。

轉自大紀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