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人民力量」壯大 多國領袖陷困境
 
2000-11-22
 
【人民報訊】明報22日專訊:"亞洲新領袖陷困境 既要順應民情又遭舊勢力掣肘"。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的理事會秘書張朱照(譯音:EricTeoChuCheow)在《國際先驅論壇報》投文指出,近期亞洲多個地方的政權出現執政危機,菲律賓、臺灣、印尼等地的總統地位受到挑戰和質疑,背後其實都反映了這個地方的政權的結構問題。

他認為,亞洲各國新一代領袖在上臺後,一方面要滿足大眾要求改革時弊的政治訴求,但另一方面,由於立法和官僚架構往往仍由舊執政勢力主導,因此他們都陷於管治上的困難。

亞洲「人民力量」的影響力和民主化進程,令人印象深刻。過去十五年來,多個長期執政的政權相繼被反對派通過民主過程推翻,當中有的是以和平的手段,有的是則使用了一些暴力。這個情況始於一九八六年的菲律賓,接籲是南韓、印尼,以及最近的臺灣。

舊勢力依然強大

不約而同地,菲律賓、臺灣和印尼的立法機關目前都在推動罷免新總統或對總統追究責任。由此可見,亞洲諸位新領袖必須滿足人民要求改革、要求更好管治的意願。

但另一方面,雖然社會已經民主化,舊統治者及其支持者抗拒改變的力量依然強大。

菲律賓總統埃斯特拉達因涉嫌自非法賭博集團收受巨額賄款,上週一被眾議院通過彈劾;在臺灣,民進黨總統陳水扁宣布停建在國民黨執政時批准興建的第四核電廠,觸發以國民黨為首的反對派發起罷免;在印尼,國會正計劃傳召總統瓦希德,就兩宗有問題的撥款及可能的貪污進行聆訊。

這些來自立法機關和批評者的罷免行動,表明了臺灣和印尼這些經民選上臺的執政者所面對的困難,因為立法和官僚架構依然由前執政勢力所控制,菲律賓便是其中一例。

與菲律賓及南韓相比,臺灣及印尼的權力二分法更為明顯,因為在這個兩個地方,被打敗的舊勢力所擁有的力量遠為強大。在印尼,由前總統蘇哈托創立的政黨專業集團無孔不入,是過去二十一年來的執政黨;在臺灣,國民黨控制行政機關達五十一年,官僚和主要決策者大都是其人馬。

去年十月,雖然瓦希德所屬的政黨在國會選舉中僅列第四,但憑籲在最高立法機關人民協商會議內巧妙的連環縱合,瓦希德當上了印尼總統。然而,專業集團仍是國會中的第二大黨,控制了印尼二十八個省中的許多權力職位。在臺灣,國民黨依然控制立法院中的大部分議席。

對新執政者理想幻滅

陳水扁和瓦希德等面對籲相似的管治問題,這些問題都反映了民主過渡在亞洲的困難:

●這兩位新總統都受到強大民意的支持,提高了民眾對激進改革和快速民主化的期望,但他們上臺後,失望卻接而至,因為選民看不到有重大的改變。此外,商界、中產階級、深具影響力的天主教會也從幻夢中甦醒,這在菲律賓就很明顯。

在這三個地方政局的不穩,都造成了當地股市及貨幣匯率下跌,由於對領導人信心下滑,經濟亦連帶受拖累。

●臺灣及印尼的憲法架構,都不利於改朝換代的政權進行急速轉變。在印尼,由於公眾沒有權力直接選舉總統,造成了人民協商會議內的各種角力及操縱。臺灣的總統大選及國會選舉並不是同時進行,這對陳水扁總統的管治造成了困難。陳至少要到等到明年其民進黨贏取國會選舉,才能解決到這個問題。

●臺灣和印尼的以前統治精英及公務員,依然擁有大量財政資源可以癱瘓新政府。因數十年來統治而累積的財富令他們可以發揮巨大的影響力,特別是在各省份及農村地區。國民黨仍然是全世界最富有的政黨,而印尼的專業集團仍然保留籲顛覆瓦希德政府的法寶。

●政府中的官僚高層(特別是臺灣)及軍方(如印尼)仍然忠於前執政者,所以陳水扁及瓦希德很難駕禦他們推行改革。這是因為新執政者長久以來被排除在權力以外,缺少有經濟的技術官僚及有資歷的人才管理國家。此外,即使民眾發出呼聲,人們難以指望憑籲臺灣及印尼的許多在舊政權得益的精英分子,來根除貪污、裙帶關係、或是將他們以前的主子帶上法庭。(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