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奸黨」--中共五十年的苛政
 
2000-11-21
 
【人民報訊】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主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善良的中國人以為自由、民主、富強的新中國,從此就出現在地平線上。然而人們美好的願望很快就破滅了。

一、堅持馬列、倒向蘇聯後患無窮:

早在一九三九年九月,毛澤東就發表文章聲稱,蘇聯利益和人類利益的一致。四九年前夕,又發文得意洋洋地說:「中國人不是倒向帝國主義一邊,就是倒向社會主義一邊,絕無例外。騎墻是不行的,第三條路線是沒有的。我們在國際上是屬於以蘇聯為首的反帝國主義戰線一方面的,真正友誼的援助只能向這一方面去找」。毛澤東的這些話,切實說明中共對中國革命的基本觀念是錯誤的,是中共對蘇聯的幻想,因而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災難。

中共一旦大權在握,便立即露出了暴戾和專制的面目,他們把馬克思、列寧主義搬到中國。殊不知馬列主義不必說在理論上已難圓其說,在實踐上與建立的制度自相矛盾,更是違背人類歷史發展的潮流的邪惡之說,實質上是反動的學說。所以中共建政一方面實行共產,把全國財產歸為公有,實際上就是歸於黨有;一方面實行專政,這樣一來,全國財產就在朝夕之間為專政者所有。本來,國家財產人人有份,政權應屬於全體人民,可現在恰恰相反,人民一無所有,從物質到精神,一貧如洗,只有被專政者驅使的份兒。

更有甚者,中共建政僅一年零一個月,即派志願軍參加抗美援朝。由於中共一面倒向蘇聯,誤認為蘇聯的利益和中國完全一致,而蘇聯卻不發一兵,讓毛澤東火中取粟。使百萬年輕的戰士葬身異國,勞民傷財,上了蘇聯的大當,自找倒霉,害了自己也阻礙了民族的復興和發展。戰後與美國結下了深仇,只好充任蘇聯的鷹犬腐首貼耳,稱蘇聯獨裁者為「爺爺」,叫俄羅斯人為「老大哥」。直到韓戰二十年後,才算與美交善,把中國的全面復興推遲了幾十年,所受的損失和遭受的痛苦更不在話下。

二、黨內火拼殃及老百姓

中共黨員成份複雜,分系立派,遠在「打江山」的時期,就有毛澤東與陳獨秀、張國燾、王明的你死我活的斗爭。由於中共奉行馬、列、毛的邪惡斗爭哲學;用毛澤東的話就是「階級斗爭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所以在成立政權之日起,黨內火拼與惡斗比起彼伏。但當它掌權後,這種火拼更禍及億萬老百姓,殃及華夏九州大地。早在「文革十年浩劫」之前,黨內便有幾次大的惡斗,一是一九五四年清算高崗饒漱石的斗爭。這一斗爭基本上是高、饒積極擴張勢力,企圖壓倒劉少奇、周恩來,在黨政競爭繼承毛的地位而引起。一九五六年至五七年又以「嗚放」和「反右派」為主的,實則是高層權力之爭,實質也就是劉少奇一派和當權派的斗爭,原因是黨組織要監督行政首長,而行政首長則要獨斷專行,不受監督,雙方互相爭權。

一九五八年則有地方黨委的大規模清算,總共有十三個省區二十五名黨委書記遭受清算。罪名包括右派分子、地方主義分子、民族主義分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如浙江省沙文漢、副省長楊思一、青海省長孫作賓、廣西自治區副主任(副省長級)陳再勵等等。

中共從建政到大躍進失敗,共展開了三次派系斗爭,許多黨政要員「朝為座上客,昔為階下囚」,宦海沉浮,瞬息萬變,但這比隨後而來的「四清」運動,特別是「文化大革命」運動,則是小巫見大巫,僅是滄海一栗。

三、鎮壓反革命殺戒大開

中共政權成立後,於一九五一年開始大張旗鼓地捕殺所謂的「反革命分子」,到一九五二年七月人頭落地者、無期徒刑者不計其數,官方公布僅廣東省,大見縮小的數目就達89701人,這□麵包括:農村中的地主及其走狗;舊時代的反動軍官、文官及其走狗,以及在國府時期擔任情報、軍政工作人員以及曾任保長、警察、地方團隊、鄉工所丁都被列入黑名單,任意拘捕、審訊、懲治。所以鎮壓反革命,也被稱作「拔蔣根」。實際上,中共是借「拔蔣根」之名,將不滿中共統治的各扣上一頂「蔣邦」黑帽子,以便實話其殘酷的統治,大開殺戒向人民示威,殺雞給猴看。

四、實行土改人禍遍地

中共一九五零年公布的「中國土地法大綱」基本的「土地改革法」目的是「廢除地主階級、封建剝削的所有制,實行農民土地所有制,借以解放農村生產力,發展農業生產」,而實際上,除了中共黨員和其積極分子外,一般善良的農民則變成清算的對象,受到罄竹難書的殘害。清算的名堂多如牛毛,如所謂的官僚地主、封建地主、特務地主、工商地主、剝削地主、惡霸地主、逃亡地主、惡棍地主、華僑地主等等,誰平素和「積極分子」有隙,便有可能被戴上地主的帽子。清算的花樣也多不勝舉;輕則受盡侮辱,掛牌遊行,當眾被唾罵,重則被處酷刑、灌尿、灌屎、爬狗、倒吊、蟻刑、蜂刑,灌火油、踏破玻璃、女人裸縛、用蔗頭插陰戶,婦女跨騎翁姑,翁姑飲媳婦屎……無酷不有。被認為罪大惡極者,動輒被清算之時,當場亂棍打死,或掃地出門,活活餓死,至於跳水,上吊者,甚或舉家自殺者,不勝枚舉。如果當時有人把全國現實拍攝下來,必定親睹中華民族歷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一幕。

然而,遭此浩劫,廣大農民所得到的那一丁點土地,不幾年就又被共產黨收回去了,農民仍一無所有,即使改革開放,農村搞聯產責任制,對土地僅是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

五、三反五反嫁禍於工商業家

中共建政後不久,各級政要、黨要便開始貪污腐化,大吃大喝,鋪張浪費。那時各大城市的飯店戲院門前「新貴」們的汽車擺成長龍,面對新興的特權階層的貪污腐化,中共於一九五二年發動了「三反五反」運動,不料這一切中時弊的運動,卻被實際上掌握生殺予奪大權的各級小皇帝轉移斗爭矛頭,反下不反上,首當其沖是反「奸商」導致許多規規矩矩的工商界人士,被指為「奸商」。

三反五反結果,工商界稍有地位的人可以說無一不遍體麟傷,資產也被中共以「設有貪污款」的方式,刮得一乾二凈。除了有些人的腦袋被借去「示□」外,表面上「三、五反」並沒殺多少人,但被拘捕的、勞教的,數目達三十萬人之多,而不堪淩辱、折磨、迫害而自殺者,不下二、三十萬人,各大城市幾乎天天都有自殺案發生,醫院則住滿了自殺未死者的「病人」。

可是運動之後,中共各級政權的貪污、浪費、受賄、盜騙反而變本加厲,直至今日,五十年來,腐敗這一之風癌瘤,已無法醫治了。六、思想改造向知識分子開刀

中共建政不久,從一九五一年開始,就大搞思想改造運動。胡適首當箭靶,說他是投靠帝國主義,投靠反動統治者,為敵人作幫兇的知識分子,相繼有許多著名教授學者,如燕京大學的張東蓀、陸志韋,宗教學院院長趙紫宸,以及周炳琳、華羅庚、潘光旦,導致在思想改造中,又有大批學者、專家、教授自殺。

1、教育家梁漱溟僅在政協會上發言,談了自己的一點看法,歷史證明是正確的看法,就被毛澤東釋為「你用筆□子殺人」,必欲置於死地而後快。特別是五七年「大鳴大放」,聲稱「言者無罪,聞者足戒」,「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結果聒不知恥地自稱「陽謀」、「引蛇出洞」,將知識分子切中時弊,利國利民的真知灼見一概視為「向黨和人民進攻」,致使六十萬知識分子被關、被押、被勞改,家破人亡。後來「四人幫」倒臺,平反右派,一手參與導演迫害知識分子的鄧小平,還死不認帳,說什麼反右是對的,錯在擴大化。中共最後定案了五名大右派,實際上「擴大」到了六十萬人,還說運動是正確的,共產黨的「天方夜譚」真的多的不勝枚舉。

至於到了文革,那就不單是知識分子的「千古浩劫」,而是將整個民族都推入了萬丈深淵之中。

七、三面紅旗導致餓殍遍野

中共政權建立不到十年,就異想天開「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搞「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所謂的「三面紅旗」結果,國家建設搞的一蹋糊塗,人民倍受煎熬,餓殍遍野,非常死亡竟達四千萬之多。

「總路線」即「鼓足乾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在這條路線下,導致全國上下災難深重,□民餓死者有四千餘萬人。

「大躍進」也是白日夢,什麼「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一天等於二十年」、「畝產十萬斤」、「一隻母雞一天生十個蛋」。官方「人民日報」大肆渲染,似癡人說夢。結果搞得民不聊生。

「人民公社」是強迫農民交出土地,交出生產資料,搞「共產主義按需分配的萌芽」,說的通俗一點,這就是「亂來胡鬧」拿農民的生命財產和前途開玩笑,是禍國殃民之舉。

在毛澤東「大煉鋼鐵」的號召下,不管城內城外,不分男女老幼,機關黨校,百業俱廢,處處冒煙,伐木煉鋼,耗盡資源和人力,出爐一堆廢鐵,搞的全國上下一牌烏煙瘴氣。

經濟上的胡鬧,實際上是中共政治上的「作秀」的惡果,而遭殃的是人民群眾,誰反對上層胡鬧,就批斗置於死地,結果人民經濟上遭殃,正直的黨官也在政治上遭滅頂之災。元帥彭德懷就因為在廬山會議上仗義直言而被打入地獄,直至文革,被迫害致死。八、文革十年華夏大地已成煉獄

從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的「文化大革命」,實質上是一黨專制的中共黨內爭權奪利而殃及華夏黎民百姓的罪惡行徑。

文化大革命的動機雖然比較複雜,但主要的因素有二,一是由於數年前大躍進失敗,毛退居二線,由劉少奇、鄧小平掌權,毛權心有所不甘,二是毛退居二線後,大陸學術界和文藝界又出現了對毛不敬的傾向,令毛不能接受,而毛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大獨裁者,大黨閥,老虎屁股摸不得,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他的職業就是如何搞陰謀,如何爭權奪利,至於人民的福祉,國家的昌盛,都與他毫無關係。

結果劉少奇以「叛徒、內奸、工賊」被批倒斗臭,淒慘地死去。一大批毛的開國元老,如元帥賀龍、彭德懷等慘死,一大批文化人吳含、老舍、剪伯等也死無葬身之地。而毛的夫人江青,卻登上政治局委員的寶座,把華夏大地搞得烏煙瘴氣。

豈料,當「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展開之際,林彪這位「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於七零年前後因與陳伯達、康生、葉群、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江騰蛟一班人結黨,先欲「和平過渡」取得最高權力,後又策劃武裝政變,暗殺毛澤東,事敗後同逃葬身溫都爾汗,黨內又出千古醜聞。

林彪出走摔死之後,以江青為首的,由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組成「四人幫』繼續推行禍國殃民的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路線一直茍延殘喘至一九七六年。

這一歷經十年的浩劫,殃及億萬大陸老百姓,先是受利用的「紅衛兵」,大破四舊橫掃牛鬼蛇神,抄家焚燒,打、砸、搶,神州大地真是一片混亂,暗無天日,繼而搞派性武斗,清理階級隊伍,遺返,上山下鄉,搞的民不聊生,國民經濟幾達崩潰的邊緣。

九、鎮壓民運天怒人怨

七六年毛澤東去世,共產黨內受毛迫害受打擊的派別抓獲「四人幫」,掌握了黨政大權,由於他們在十年文革中受毛路線的打擊迫害,他們在口頭上否定了毛的「文化大革命」,但他們卻不允許人民群眾起來,徹底批判文化大革命,不允許人民群眾批判導致這一浩劫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若進行反思,便加以打壓,甚至鎮壓。如一九七八年至七九年的「民主墻」運動,魏京生判刑十五年,民主運動遭鎮壓,而鄧小平在以改革開放為旗幟號召下,又進一步提出「四項基本原則」,一邊在經濟上搞活,以維持共產黨的專制,一邊加強一黨專政,繼續剝奪廣大公民的政治權利,控制新聞和輿論。在這其中,被毛打擊的一派黨要們登上權力寶座,以鄧小平為首的一派又顯露出獨裁者的嘴□,不僅黨同伐異,大搞所謂的反「精神污染」運動,又同黨相殘,先後以「垂□聽政」的方式廢掉了鄧小平一手提拔的兩個「兒皇帝」胡耀邦和趙紫陽。

其中,鄧小平的「六四」大屠殺,不僅寫下了中華五千年文明史最黑暗的一頁,也將其本人永遠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八九民運的主要口號是肅清貪污,反對官倒,制止腐敗,深化改革,反對獨裁,明明是以學生為先導的,幾百萬人直接參與的,億萬人民熱烈支持的全民要求民主的、廉政的、自發性的群眾運動,而共產黨當權者卻誣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竟喪心病狂地出動三十萬大軍包圍首都,出動坦克鎮壓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真是自古未有天怒人怨,其共黨的暴政嘴□,在全世界暴露無遺。

十、大搞腐敗鎮壓法輪功

自七八年改革開放以來,二十多年來,億萬炎黃子孫在共產黨專制一夾縫中因獲得有限的經濟自由,運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使國家的建設較毛統治時有了巨大的變化;而這一點成績共產黨也硬要拿來貼在自己的臉上。當人民群眾辛辛苦苦地創造了一點社會財寶,大小共黨官吏便象蝗□一樣,非要吃光喝光,大搞不正之風,從上到下腐敗之極。

共黨的不正之風有數種表現:一是貪污舞弊。利用職權,尋找機會,行賄受賄,走私獲利,動輒幾百萬以至上千萬地獲利;二是天下為私,利用子女親屬關係,現在,從中央到地方,從高層到中層,華夏大地現在已逐步變成高乾子弟的天下了,人民群眾只有被魚肉的份。三是高乾包庇子弟為非作歹,現代「衙門」比比皆是。四是生活腐爛,意志消沉,許多幹部竟成個人至上,金錢至上,鋪張浪費、一擲千金,追求享受,大吃大喝,縱情聲色。而廣大的中國西比、西南地區,人們仍生活在極度貧因之中,而且,越來越多的職工下崗,生活水平下降,有的甚至沒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因而改革開放所取得的一些經濟成果,一是被特權階層揮霍,二是實際成果也不是如宣傳的那樣輝煌。總之,人民仍處在艱難困苦之中,也難怪接二連三地一船又一船地大陸人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北美。在下崗風潮橫掃,人們生活來源呈危急之中,中共今年又大肆逮捕中國民主黨的成員,或押或關,或判重刑,又暴露了其法西斯獨裁者的嘴臉。

尤其在最近又對「法輪功」民眾大加鎮壓。何為氣功?用民眾的話來講就是用「深呼吸」鍛煉身體。現在以江澤民為代表的中共已經連人民群眾進行「深呼吸」都怕的要死,非欲除之而後快,請世人看清楚,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說它是禍國殃民的一代奸黨真不為過。

如果不是這「一代奸黨」統治中國五十年,中國將比現在不知要繁榮昌盛多少倍。我們期望民主自由富強的新中國早日到來。

摘自萬維讀者論壇(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