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一條連襠褲
 
朽木
 
2000-11-21
 
【人民報21日訊】中國這20多年的改革,是可以用若干種公式來概括。而依我看,最簡單而又最形象的概括法,莫如將之分為「官場化」與「市場化」兩轉變。回想20多年前,是計劃經濟一統天下,我國的社會,是一個「官本位」、「權力本位」的世界。那時是沒有什麼市場的,如果說誰「有市場」,那肯定是說誰也在「官」中有人。換言之,彼時,官場=市場。只是到了改革開放,只是到了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們的市場,真正意義的市場才開始建立起來,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不管是淡化「官念」,還是「打破鐵飯碗」,不管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還是「勞動致富發財光榮」,不管是「幹部分流」還是「領導就是服務」,不管是「是騾子是馬拉出去遛遛」,還是「不找市長找市場」等講的都是一個道理:改革,正在努力使「官」、「市」二場剝離、分離,讓以往的「官場」為大變為「市場」爭雄。

現在回過頭去看,這20多年裡,凡是改革成功的地方,大都是這二者剝離得乾淨徹底的地方;反之,凡是改革失敗出了大問題捅了大紕漏的地方,大都是這二者穿一條連襠褲攪和不清的地方。

最近也最有說服力的便是剛剛「揭爐」的廈門特大走私案!一傢伙捅出近百個犯罪分子,一下子十四個壞蛋被判處死刑。前所未有,史無前例。對了,說「揭爐」還為時尚早。這近百名壞蛋的現眼,還只是「首批」。後面還有什麼驚天動地的玩意兒,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了。

你去讀讀關於這廈門特大走私案的通稿吧。字裡行間,我只看到兩個字:官商勾結!官者,官場也;商者,說白了,不就是市場嗎?不就是我們孜孜以求的仍在建立、健全的市場嗎?在廈門特大走私案裡,這兩個「場」,竟如磁鐵相吸,纏粘盤繞到了一起,竟然「水乳交融」到了化解不開的地步,「商」掏錢送「官」,掏錢買女人送「官」,一個一個地送,「官」呢,一大批老大老大級別的「官」,在大肆接受賄賂的同時,拱手將大權低價出讓。──這幾乎成了一條鐵的紀律,富商不分,「官」、「市」二場不分,腐敗肯定從此而生。胡建學不是這樣嗎?成克傑不是如此嗎?說句不好聽的話:從今往後,要是這個弊端不除,比成克傑更大的腐敗分子鬧將出來比廈門走私案更大的大案涉及到更多的貪鄙分子揪將出來,我們也不會吃驚了!是不是這樣呢?

什麼叫改革?改革就是革命,就是興利除弊,就是革除過去的壞習慣壞毛病,包括根深蒂固的東西,如官場上的權力過於集中而無人監督或謂沒有足夠有效的制衡與約束。怕的是,這邊廂在改革,在走向市場,那邊廂卻權力更大,官場更「牛」,然後二者勾結,拉手,成了哥們兒,沆瀣 一氣。那麼,我們說,這比單純的計劃經濟下的無「商」無「市」危害更大。這一點,不是我朽木今日才發現,早有智者指出了。我想說的是,成克傑出來了,廈門大案又出來了,我們難道還不想想辦法去遏制住這「官」、「市」二場骯髒勾結的弊端嗎?我們還拿不出有效方案來將這二場徹底剝離嗎?這,難道真要成了「天下第一難」了嗎?

問蒼天,蒼天無語。真不希望,讓這個問號成為當代的一大「天問」。

摘自11月17日「千龍新聞網」,原題為:官市二場的勾結與剝離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