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我為你的過去自豪,我為你的今天哭泣
 
方建文
 
2000-11-21
 
【人民報訊】「救救長江!」這是九屆人大會上一位代表發出的呼籲。

長江到底怎麼了?那條曾經孕育了中華5000年文明的長江到底怎麼了?

長江成了排污的下水道;每年有不下140億噸的污水被排入長江;排入長江的工業污水竟要占到全國污水總量的45%;現在想找一個符合飲用水衛生標準的水源已經很困難。

長江素有「黃金水道」的美譽。她水資源豐富,年徑流量近一億立方米,排世界第三位,占到全國水資源總量的36%,是180萬平方公里流域內4億多人民的工業生產和生活用水的物質基礎。然而,伴隨著長江流域工業生產的飛速發展,城市人口的急驟膨脹,環保事業的發展,大大滯後於經濟的發展,大量的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向長江傾泄,致使長江水質不斷下降。長江水資源面臨劫難。

目前,長江流域有大小城市50多個,城鎮670多個,擁有16萬個工礦企業。年污水排放量達127億立方米,不下140億噸。其中工業廢水100億立方米,占79%;生活污水27億立方米,占21%。有83%的工業廢水未經處理,66%的廢水超標準排放。

據不完全統計,1997年全流域廢水、廢氣排放量約142億噸,占全國總量42%。其中工業廢水排放量占全國的45%,大部分廢水未經過任何處理就直接進入長江,而且正以每年2%至3%的速度遞增!特別是沿江電廠的粉煤灰直接進入長江,大量工業廢渣和垃圾堆積江邊,對長江水質已構成嚴重威脅。

在長江上游最大的工業城市重慶,僅一家造紙廠,每年排入江中的工業廢水就達1000萬噸,其主要污染物指標均嚴重超標。特別是每年枯水季節,江水水位下降,流速減低,其廢水所形成的泡沫在江中久聚不散,形成長達二三十公里的白色泡沫帶,被人稱為「白鴨子」。

中南第一鎮武漢,1993年有11.69億噸廢水排入長江;其中工業廢水7.04億噸,生活污水4.4億噸,而且排放總量呈上升趨勢。工業廢水中的有害重金屬(汞、鎘、鉛、六價鉻)、砷、氰化物、硫化物和揮發酚及石油等的排放量就達2450多噸,而懸浮物在7.70萬噸以上。

地處長江支流藉池河口的湖北省公安縣的一家造紙廠,日排廢水500噸,全部未經處理就排入藉池河。化驗結果表明,廢水中懸浮物、COD、BOD指標均超過國家標準,污水流入長江中,嚴重影響下游兩岸居民飲水。特別是致使下游石首市南口鎮水廠取水口受到嚴重污染,5000多居民引用遭污染的江水後,引發流行性腸胃炎等疾病。

長江是流域內4億多人民的主要飲用水源。但不幸的是,沿江超過半數的水廠出水超標,而且現在想找一個符合飲用水衛生標準的水源也已很困難。值得思考的是:有的取水區根本沒有設置水源保護帶,有水源保護帶的也沒有發揮應有作用。如武漢江段東堤角水廠,其水源保護帶內竟然停靠船舶,有的排污口離取水口僅幾十米遠。

我們一方面要向長江索取水源,而另一方面把長江當成一條天然下水道,近似瘋狂地向長江排放污水,那我們只能承認這樣一個事實:自己排污自己吃!

98年長江全流域的洪水造成歷史上最慘重的損失;長江荊江段在洪峰到來時江面高出兩岸十米;葛洲壩的瀉洪口被垃圾堵塞;當要排洪放水入長江時,閘門竟無法啟動;莫克利斯之劍至今還懸在每一個長江人的頭上。

死亡3000餘人!經濟損失超過2000億!

公元1998年,夏,達莫克利斯之劍終於落在了長江沿岸人民的頭上。

平時無語東流的長江顯露出她猙獰的一面,咆哮著吞噬一切,無情地懲罰人類。

這次長江全流域的洪水,其流量並不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但卻造成了歷史最高水位,造成了最慘重的損失。大水退後,人們在反思時曾總結出一句話:「一半天災,一半人禍」。

長江上游的橫斷山區曾經覆蓋著大面積的天然林,是中國的兩大林區之一。但由於為解決溫飽問題而開墾山坡地種植糧食,和長期無節制地濫砍濫伐,導致上游地區水土流失嚴重,大量泥沙擁入河道,造成中下游河床抬高、湖底淤積,使江河、湖泊抵禦和調節洪水的能力大為減弱,更加劇了洪水的危害作用。

有長江「豆腐腰」之稱的荊江江段,汛期時江面要高出兩岸地面10米,一旦決口必將威脅江漢平原上千萬人民的生命與財產。但是現在荊江河床還以每年數厘米的速度擡升,人們只能被動地加高沿岸大堤。

長江上游天然林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是涵養水源。因為植被的破壞,致使在汛期,上游一但有大範圍的降水,就必然導致下游的大洪水。

長江中下游的防洪設施已很難經得起特大洪水的考驗。被譽為水上長城的荊江大堤,在洶湧的洪流面前變的十分脆弱,要不是百萬民眾的眾志成城,後果將不堪設想。曾經被拍著胸脯保證決不會出問題的九江大堤,在洪流面前卻變成了豆腐渣。而葛洲壩的瀉洪口竟然因為大量垃圾的堵塞而影響了瀉洪。江堤圍堰內建起了村落,不斷侵佔著長江的主航道。甚至在98抗洪結束後不久,一座新的市場竟然建在了荊江大堤的邊上。

承擔著湖北鄂州市五個鄉鎮67000畝良田和黃石市30多家廠礦企業防洪排澇任務的哈馬湖,由於防洪堤灌設施長期被超標排放的毒性物質腐融,導致電排站閘門大面積腐爛,防護欄也因銹死而脫離。98年汛期,當要排洪放水入長江時,閘門竟無法啟動。眼睜睜地看著大片大片的農田被淹,一年辛苦勞動毀於一旦,農民欲哭無淚。  

人們不善待長江,長江就會變本加厲地報復人們。達莫克利斯之劍至今還懸在每一個長江人的頭上。

長江的生物資源日趨窮盡;白鰭豚、中華鱘、揚子鱷等長江特有的物種瀕於滅絕;長江正在衰老;沿江170多個自來水廠有半數的水廠出水不符合國家飲用水標準。

「不盡長江滾滾來」。

大詩人杜甫面對無盡的長江寫下了這樣雄壯的詩句。

但長江也有盡時。

長江的生物資源正在日趨窮盡。先不說白鰭豚、中華鱘、揚子鱷等長江特有的物種瀕於滅絕,就連十餘年前還在長江流域廣為分布的鰣魚、大閘蟹等物種也變得十分稀有。

糾其原因,首先是人類的活動不斷侵佔著物種的生存空間。比如百餘年前還廣布於長江下游的揚子鱷,現在只在幾個繁育基地內可以找到,野生的已經不復存在了。

第二是下游的濫捕濫撈。長江中的物種很多是江海洄遊性的,但是人們在下游的濫捕,截斷了它們的洄遊路線,以至長江中許多原先的優勢種群瀕於滅絕。每年大閘蟹的蟹苗洄遊入海時,都有數百條漁船在長江口用網格只有幾毫米的紗窗網進行濫捕,而捕撈回去的蟹苗只是為了飼養雞鴨。經濟價值很高的大閘蟹就這樣在趨於滅絕。

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水質的污染。大量的工業污水傾倒在長江中,大量的化肥殘留物匯集在長江中,使長江變得沒有了生機,使她衰老、死亡!

不僅生物資源正在減少,就連長江中看似最為豐富的水資源也在面臨匱乏的危險。據檢驗結果表明,沿江170多個自來水廠有半數的水廠出水不符合國家飲用水標準。照這樣的趨勢發展下去,有朝一日長江沿岸的人民將無水可喝,這並不是危言聳聽。

1999年,長江河道竟然出現了大範圍的缺水、斷航的現象。在江城武漢,原先寬愈千米的江面竟然窄到了只有數百米,大量船只擱淺在河床上。

滾滾東去的大江,也必將淘盡我們這一輩人。我們能將一條什麼樣的長江留給子孫後代呢?是一條「一碗水,半碗泥」的長江?

是一條「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的長江?

是一條濁氣沖天,住在江邊但卻要討水吃的長江?

是一條死氣沉沉,毫無生機的長江?

還是一條水清沙白、生機勃勃、造福沿岸人民的長江呢?

這需要我們作出回答。(國家中西部網)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