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農民的暴動撼動了江澤民的位置
 
2000-11-20
 
【人民報20日訊】 江澤民自認坐穩瀛臺,自得非凡,對來訪的臺灣清華大學校長沈君山說:「我體重90公斤,坐在這個位置上,是沒有人能動得了的。」獨夫之心日益驕固,天下人不敢言而敢怒:

1997年五月,湖南,湖北,安徽,江西五十萬農民暴動!

1998年9月17日,陜西漢中十萬蒜農暴動!(僅1998年一年,全國農民因政府撕毀合同,損失五百多億)

1998年9月,河南,山東蒜農同時暴動,湖南北部二十萬農民暴動!

2000年7月6日,山東安丘,3000農民暴動!

2000年7月23日,貴州六盤水兩萬煤礦鐵路工人,下崗工人暴動!

2000年7月25日,湖北黃石,800礦工暴動!

2000年8月23日,江西數萬農民暴動!
......

江澤民的回答是:「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抓一批,關一批,殺一
批。」工人在流血,農民在流血,要講真話的知識分子被窒息,公民喪失一切自由,包括思想言論,結社,上訪,健身練功的自由,上網看的自由,發表自己意見的自由。

1999年12月,江澤民為了強化對人民的鎮壓,在人民大會堂小禮堂,給高幹上黨課,說了實話:「一個執政黨,。。一旦失去人民群眾的凝聚力基礎,就如一堵朽墻,一有什麼風吹雨打,就會癱塌的。」

你列舉共產黨當前存在十大矛盾,及十三種前景:
1)黨的自身腐敗導致憲法地位嚴重消弱;2)黨的領導喪失理念。。。社會主義名存實亡;3)黨內的派系斗爭。。。導致共產黨分崩離析;4)黨在人民中的號召力,凝聚力喪失,將失去領導地位;5)黨員和民眾對社會主義優越性的失落感導致共產黨的意識形態被拋棄;6)人民群眾對黨不滿,抗拒情緒上升,激化,導致對抗和暴亂;7)。。。地方政權被和平演變;8)失業情況惡化,。。。引發抗爭,激起廣泛同情,使局勢無法控制;9)農民權益受損,。。。用暴力挑戰政府的管制權;......

你自知已臨末日,驚呼:「時間不多了!」難道江澤之民臨死還要找個墊背的,將十幾億人民拖下水?無論如何人民開始覺醒了, 此起彼伏的暴動撼動江澤民的位置!(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