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病可能成为中国国家灾难
 
周锐鹏(北京特派员)
 
2000-11-20
 
【人民报讯】据联合早报20日报道:1985年中国发现第一个爱之病感染者。

到1999年底,中国的“报告爱之病感染者”累计1万7316例。官方估计“实际爱之病感染者”应该超过50万人。但有专家认为,今年底全国实际感染者可能已过300万。

今年6月,中国科学院院士、爱之病研究专家曾毅教授在院士大会学术报告会上疾呼:“假如不迅速采取有效措施,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爱之病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爱之病的流行将成为国家性灾难。”

据联合国的统计,去年全球爱之病的感染者和发病者达550万,相当于每天1万5000人受感染。爱之病已是“安全危机”。

中国感染爱之病的人数在亚洲高居第四位

仅次于非洲,亚洲是爱之病肆虐最严重的地区。目前中国感染爱之病的人数已在亚洲居第4位。云南省爱之病带病人数则居全国之冠。

云南受害,是“金三角”爱之病流行在地理上的延伸。改革开放的深入则使爱之病不再“囿于”云南“一角”。人口流动、外国游客的大量增加,为传播爱之病提供了条件。广东省的爱之病疫情就被认为已具备了大面积爆发流行的条件。

今年8月,中国医学界、社会学界、性病爱之病防治中心以及妇女管教所人士曾汇聚北京,探讨的是卖淫、嫖娼人群中爱之病感染人数出现“迅速上升势头”的问题。

卖淫女性从良后把爱之病带回老家

目前拥入城市的农村打工妹约有1800万,平均年龄不到23岁,教育水平低于初中,有90%进入服务行业,是涉及卖淫业可能性较高的一群。

在广东卖淫的妇女来自四川、湖南、江西、湖北、广西以及贵州等地。糟糕的是,感染爱之病的卖淫妇女“从良”后,反而把定时炸弹带回了老家。农村较低的人口素质和较落后的医疗检测手段,又使这种蔓延很快爆发流行。

爱之病病毒的全称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其“原产地”不在中国,但自从1985年中国发现第一例后,爱之病在中国迅速“本土化”——不但被感染者的数量急剧上升,而且全世界发现的几乎所有爱之病病毒的类型都在中国出现。中国成了集爱之病病毒大全的地方。

卫生部爱之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的研究发现,病毒的来源地包括遥远的非洲。在劳工输出较多的内陆省份,发现回国劳工感染非洲A、D和G亚型。福建省不久前也从一位由西非回国的男子体内检出HIV-2重组病毒——表明HIV-2已传入中国。

HIV-1型病毒主要表现为传播迅速,而HIV-2则呈区域性流行。

中国日益开放,人们的生活方式越来越“与国际社会接轨”,同性恋逐渐多了,也给爱之病传播增加了途径。

两年前应聘为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研究员的美籍爱之病专家曹韵贞教授透露,在接受她治疗的首批24名患者中,同性恋者所占比例高达三分之一。

有个同性恋者经她说服,领着伴侣一同来检查。令人吃惊的是,那位身材高大、相貌颇佳的小伙子已是爱之病晚期病人,却竟然对自己的病情一无所知。

中国男同性恋者估计约占男性成年人口的3至4%,有1800万至2400万人。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性健康中心张北川医生在媒体上沉重表示,当前中国男性性接触者中爱之病病毒的传播速度,已高出90年代中期西方国家该人群的传播速度。

卖淫者是性病——当然包括爱之病——的主要传播者,糟糕的是有不少染病的卖淫女还怀着恶意去报复——故意传给嫖客。

一名中国记者描述了这么一个案例:有一个“三陪”女被确认为二期梅毒,十分恐慌,但当她得知梅毒并不难治愈时就问医生:“如果在一个月内不治疗,会有什么大的后果?”

“后果很难说。”医生回答。

“我想一个月后再治疗。”她说。

一个月之后,她告诉医生,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因为在过去一个月里,她与40余人发生过性关系,每次她都是“积极主动,用尽心机”,尤其是对熟客。

她得意地对医生说,那些男人都“躲不掉了”。

卖淫女性负担不起使用安全套

更可怜的是来自穷苦地区的卖淫女。她们的贫困程度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安全套价格最便宜的要3到5元人民币,贵的有几十元,并且每个只能用一次;对她们来说,消费不起!

尽管爱之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是血液传播、性交传播、母婴传播,但是,在实际生活中,爱之病来到人们身上的途径还有很多,比如输血、医疗感染、吸毒,甚至在发廊刮脸。

今年8月,河南新野县因为输血感染爱之病病毒的6岁儿童李宁获得了38万元人民币(约8万新元)的赔偿——但他只剩下没多长的生命了。

小李宁是1996年2月17日从高楼摔伤住进新野医院治疗,输了4次血。出院后的小李宁突然高烧不退、茶饭不进、两眼发直、腹泻不止。血检发现,小李宁感染爱之病病毒!

官方媒体曾多次揭露,不少“血头”向穷苦劳工买血转卖,而这已成为无辜病人感染爱之病的一大途径。1995年广东省在一次抽查中,一下子就检查出15名职业献血者携带有爱之病病毒。

曾毅教授警告,中国正处于爱之病泛滥前的关键时期,“能用于遏制这种致死性传染病的时间和机遇已经不多了”。

幸好中国政府并没有掩饰爱之病对中国的威胁。

新华社今年4月4日报道了国务院召开的“防治爱之病性病协调会”,副总理李岚清指示各级政府和部门的领导,“要把爱之病预防与控制工作作为关系到民族兴衰和国家发展的战略问题予以高度重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