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冲冠一怒为哪桩?
 
——传媒戳破老共的新衣 江主席镜头前大演国王丑剧
 
马家辉
 
2000-11-2
 
【人民报讯】台湾新新闻周刊11月2日评论文章:小时候我常想:安徒生童话《国王的新衣》里的小孩子笑着戮破国王的自欺欺人,国王为什么不发怒呢?如果他下令士兵把小孩子甚至他的九族全部抓起来,甚至下令当场格杀,还有人敢再说看不见新衣吗?国王要他们说新衣有多美,他们就说新衣有多美。

长大后我隐约明白:国王当然可以把孩子杀掉,孩子的父亲也可以按住孩子的口不准他说话惹祸,但这都无法掩饰国王身上根本没有衣服的事实。国王在被拆穿自欺欺人的西洋镜后抱头急窜,只因他再笨再恶,仍有一点半点羞耻心,他知道什么叫做面子,他了解什么叫做尊严,于是,他返回宫里,逮捕裁缝,回归正道。

媒体无端成为出气筒

欧洲童话里的国王显然比现代中国的江泽民高明得多。北京高官近月来高调分批接见香港商界菁英,一再呼吁他们拥护董建华,其后急召政务司长陈方安生上京,公开要求她「更好地」支持行政长官,诸种动作很难不令人视为替董建华的连任鸣鼓开路,在这政治气氛下,香港记者于中南海追问中国领导人是否挺董并提出「钦点」之疑,于情于理皆属合宜,江泽民沉不住气而怒责年轻记者,无异于国王被小孩子戮破身上没有衣服的假象(香港特首选举根本没有真正民主!)而老羞成怒,上演了一场贻笑国际的政治荒谬剧。

国家领导人对着摄影镜头怒骂记者四分钟,史无前例,江泽民缔造了世界纪录,这是继高行健取得诺贝尔文学奖、李云迪取得萧邦钢琴比赛大奖之后的另一个「中国第一」,只不过毫不值得恭喜。童话国王知道羞耻,现代国王却只懂迁怒,童话的智慧远高于真实人生。对于此事,反应敏捷的香港传媒应该赶快越洋致电Wallace问他有何感想,反应同样敏捷的Wallace更应抢先越洋致电亲爱的江主席,一来感激夸奖,二来顺便做个专访,问他为何盛怒至此。

其实北京江湖早已传闻老江最近心情不佳,一来其左右手曾庆红于

十月初无法补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宝座,令他感到面目无光;二来朱镕基访日时出尽锋头、尽领风骚,在国际传媒镜头下抢尽风采,令江泽民看在眼里、闷在心里,吃醋非常;三来曾被中国政府骂为「千古罪人」的前港督彭定康于十月中旬到港一游,耀武扬威,意气风发,触动了中南海的民族主义神经。是次事件的导火线其实不是引爆于连任问题,而是香港记者先问江泽民对欧盟最近指摘北京干预香港司法有何意见,江泽民回答:「我没听过这件事。」香港记者补充说:「这是彭定康说的。」江泽民一听彭定康三个字,马上发脾气说:「你们收到消息要做个判断,这是一个完全不容生疑的东西,你帮他,你也有责任!」不识相的记者继续穷追猛打纠缠于董建华的连任问题,江泽民便一发不可收拾,索性一骂到底。尽管正如江泽民所说,中国有句老话说,「闷声大发财」,但亦有句话是「柿子捡软的来吃」,江泽民趁机把十月怒火往香港记者身上乱掷,狠狠发一顿脾气,可怜香港记者无厘头地做了情绪上的代罪羔羊。

可怜特首如坐针毡

另一个可怜的人肯定是董建华。镜头前的江主席,站立位置忽前忽后,骂人语调忽癫忽狂,双手姿势忽高忽低,坐于背后的董建华,以特首身分之尊而一再被江主席手指指,想必如坐针毡、哭笑不得。董建华才刚于十月上旬的施政报告内提过「香港戾气太重」,岂料言犹在耳,原来北京的戾气竟不比香港低,可笑复可悲。

江泽民发怒,戏剧性不逊于一场脱口秀(standupcomedy)。万一老江对此感到后悔,有何下台阶梯?或可考虑公开宣布。

柯林顿上周于希拉蕊的生日宴上表演了一场精采的脱口秀,为了不让洋鬼子专美于前,本人决定亦来一场,博君一灿。美国领导人能,中国领导人为什么不能?(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