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之「泥」該徹底清除了
 
2000-11-19
 
【人民報19日訊】常言道,拔出蘿卜帶起泥。若一個蘿卜好不容易被拔了出來,竟然光溜溜一絲不掛,一丁點兒泥巴也不帶,事情可就有些奇怪了。而現實生活中往往不乏這種奇聞異事。有作者在報上撰文,就引起全國輿論廣泛關注的山西絳縣「三盲院長」姚曉紅案件發表評論:「為什麼不追究那些包庇縱容姚曉紅的官員呢?如果拔出蘿卜而不帶起泥,培育和生長姚曉紅的土壤沒有改變,就很難不出張曉紅、李曉紅。如果不查處包庇縱容姚曉紅的後臺,人們就有理由認為這個案件只是『點到為止』,對於姚曉紅的關係網是『舍車保帥』,是應付中央,應付輿論。」  

作者所言極是。從現在掌握並已經公布的材料看,姚曉紅從一個文盲、法盲、流氓到當上縣法院副院長,再到發展成惡行累累、臭名遠揚的「活閻王」,自始至終都少不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人物為他搖旗吶喊,為他通風報信,為他保駕護航。這些人物無疑都是不幹不凈的「泥」,他們或者與姚曉紅臭味相投,或者有把柄被姚曉紅抓在手裡,或者由衷欣賞姚曉紅「大刑之下出法律」的非凡才幹,總之與姚曉紅結下了很深的「戰斗友誼」,將姚曉紅隆重推出作為他們的「形象代表」。

又比如雇兇殺人的原河南省平頂山市政法委書記李長河這個「蘿卜」,就是被長期對李長河的種種劣跡不聞不問,多次將有關舉報材料直接交與他過目,坐視他對舉報人實施瘋狂報復的當地紀檢、檢察等部門的一些「泥巴」包裝成「政壇新星」的。幾乎可以肯定,在每一個像姚曉紅、李長河那樣碩大肥實的「蘿卜」的周圍,都有一大片骯髒腐化、臭不可聞的「泥巴」。  

「蘿卜」好不容易被拔出來了,一度多少有些惶惶不安的「泥巴」們眼見紅日照常升起,街市依舊太平,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這種結果無數次證明「蘿卜包裝術」之有效:「蘿卜」作為「形象代表」即便被連根拔起,但「泥巴」是出資人,是「經濟基礎」,第一要保全,第二還要發展,因此他們要「化悲痛為力量」,及時總結經驗教訓,尋找新的「形象代表」,培養新的「蘿卜」,把為害一方、魚肉百姓的事業進行到底。一個「蘿卜」被拔出來了,很快就會有新的「蘿卜」粉墨登場,蓋因「泥巴」原封未動,土壤日漸肥沃,儼然已鋪就一條「腐敗軌道」。  

於是,一個不容回避的問題便呈現在人們面前:既然每一個「蘿卜」周圍都有一片「泥巴」,既然這些「泥巴」都已經腐爛不堪,為什麼不把他們徹底清除?顧慮什麼?怕什麼?

據筆者觀察,有關人士鑒於風聲太緊,迫於輿論壓力,煞有介事地拔了一兩個「蘿卜」之後就草草收兵,要麼是擔心打擊面太大,對「土壤」造成根本性破壞,危害一個地方的「安定團結」;要麼是敏銳地覺察到上面還有更大的「蘿卜」和更堅實的「土壤」,自己如果不識時務頂風辦案,到頭來只怕自身難保;要麼自己此前曾參與對「蘿卜」的包裝,自己就是「泥巴」的一部分,追究下去無異於自取滅亡。

去年查處了廣東湛江特大走私、受賄案,從海關、邊防、商檢到市委、市政府等要害部門的主要領導被一鍋端掉。目前查處的廈門遠華走私案,其涉案人員之眾、規模之大、金額之巨、「紅黑兩道」勾結之深、腐敗面之廣均超過湛江走私案。

雖然有關領導表示,「不管涉及到哪個部門哪個人,都要一個一個地揭露出來,一個一個地嚴肅查處,絕不徇情,絕不手軟」。但是事態發展到今天,不但沒有水落石出,反而迷霧重重,讓人民大失所望。

拔出了十幾個「蘿卜」,帶起了百十來塊「泥巴」,已經遠遠不夠了,因為腐敗滋生的土壤該徹底清除了!

材料來源:6月19日法制日報(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