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农民民主的呼唤,何时能传到北京市民耳里?
 
陈雪慧
 
2000-11-17
 
【人民报讯】一阵阵来自中国农村野性的呼唤,最近终於传进了北京人的耳朵里。

江西农村几个月前发生了一件让城市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禁书」事件。8月初,正是农村早稻收割,干部紧锣密鼓征税的季节。广播里报导消息说,省里机关出了一本《减轻农民负担工作手册》,一个农民周翔成听到预告之後,提前两天就到省会南昌市等候。他买了好几十本,是村里邻居托的。

书的首页印有江泽民总书记和朱基总理关注农村问题的谈话,农民把它当圣旨一样的捧著。有些农民不惜开销上百元,可能是家里一星期的吃喝费用,颠簸几百里路专程到省城来买《手册》。该书策划者踌躇满志地说,再印几十万本也没问题。

言犹在耳,8月11日出版《手册》的杂志社突然接到上级通知,停止出售这本书,并且要收回已售出的书。有关部门根据购书农民的登记住址,挨家挨户去收书;有地方政府还把退书款提高到12元,以2元的差价鼓励农民主动交书。到了8月底,统计收回了1万1000多本。没有被搜到的「禁书」,据报导,有些地方被农民炒到了150元(人民币,下同)一本。

这则新闻事发後2个月,经全国性周末报纸披露,10月中旬传到了北京。中央级媒体,包括电视台和报纸,都做了有关报导。为什中央政策文件到了地方变成禁书?有关领导称,「这是为了农村的稳定」。「农村稳定」这样的字眼,随著中国即将加入世贸组织(WTO)的日子接近,更加频繁的出自中国官员的口中。

而中国知名经济学者汪丁丁从这起事件,看到了「农民的觉醒」。这位师从古典经济学派,强调自由选择的大陆中青代学者在11月号的《财经》杂志撰文说,「自由,只有『自由意识』的觉醒,只有起来维护自身的『自由权利』,才是农民们过上好日子的保障。」他认为江西的禁书事件,「正说明了这条真理」。

汪丁丁更直言,基层的腐败是导致中国社会的权力结构迅速「野蛮化」的病症,是市场经济的死敌;而抑制这些病症的唯一有效途径,便是「唤醒民众」,哪怕只是「铁屋中的呐喊」,哪怕只是「蹈海」的悲哀。

在江西,农民是沉默的、是屈服的,靠的是知识分子帮他们说话。但是在福建漳州南靖县的农民觉醒,他们自己用声音呐喊,用行动抗争。

11月15日上午,这个香蕉之乡的上千名农民因为不满政府增加香蕉税,到市政府示威抗议,和上百名试图阻止他们冲入市府的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当天下午,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随即将此消息散播到全世界。

消息说,抗议的农民情绪激动,至少有5名农民被公安打成重伤送医救治。农民对新任县长的加税措施表示强烈不满,要求民选县长。他们高举标语「还权於民,县长下台」。目前中国的基层选举,仅止於乡长,农民还没有选县长的权力。

不知,福建农民民主的呼唤,什么时候才能传到北京坊间市民的耳朵里?(转自明日报-中国草根民主的呼声)(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