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同志在黨的代表大會上的講話(尚未發表,注意保密)
 
2000-11-17
 
【人民報訊】同志們!

我們開了一個很好的大會,一次勝利的大會,一次團結的大會。同時,這又是一次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的大會。它必將記入史冊!

今天,我作為新當選領導人,應全體代表以及他們所代表的全黨同志的請求,來此大會做一總結。

相當長一段時期,尤其是從1978年開始,長達二十多年,我們的工作的確出現了失誤。理論界和文藝界出現了嚴重的自由化思潮,突出表現在對待黨內高級幹部腐敗的問題上。知識分子們借機鬧事,以反腐敗為名,行反黨自由化之實。北京有個叫李慎之的,深圳有個叫何清漣的,就是其中的典型。

我們這次會議的重點就是關於腐敗問題以及前段時期的反腐敗斗爭擴大化問題。

究竟有沒有腐敗啊?我看還是有的。但是,如果說黨內的腐敗到了亡黨亡國的地步,那是言過其實,更是國內外敵人對我黨工作中的一點小小失誤的無限誇大。但是我們黨原先的領導人,在錯誤理論的指導下,錯誤地發動了一場反腐敗斗爭,並被埋藏在黨內的敵人利用,因而導致反腐敗斗爭擴大化。當時我就指出,對於反腐敗斗爭,要嚴格限於黨外,絕對不能擴大至黨內。但是,當時的領導人頭腦發熱,根本聽不進去,相反,對於少數沒有覺悟的群眾和自由化知識分子無理的反腐敗要求卻一一滿足。

現在看來,對於腐敗問題,要正確地認識。總的來說,對於腐敗問題,尤其是黨員腐敗現象,要辨證地看,要歷史地看,要全面地看,要具體地看。不要不加分析地認為腐敗必然是壞事,清廉必然是好事。(中宣部長插話:「這就叫辯證法。」)

清廉有利於一個社會的存在和發展。因此,在資本主義國家,清廉對於無產階級具有欺騙性,而且它的確有利於資本主義社會的穩定。如果不是這種清廉,無產階級革命早就在那裏成功了。請問,這種清廉是我們需要的嗎?這種清廉實際上是最嚴重的腐敗!(熱烈的掌聲)

再說腐敗。首先,我們要分清楚腐敗的階級性質。無產階級的腐敗不同於資產階級的腐敗,社會主義的腐敗不同於資本主義的腐敗。社會主義國家的腐敗,有助於團結廣大黨員幹部,最終有利於社會主義事業,這樣的腐敗有什麼不可以?這樣的腐敗越多越好!(掌聲)

其次,腐敗問題具有民族性。東方的腐敗不同於西方的腐敗。一般來說,東方國家的腐敗只是在東方國家的反帝反殖民斗爭中必然伴隨的產物,相對於反西方文化、反自由化、反西方民主這樣的大是大非,它只是枝節問題,不足掛齒。而西方國家的腐敗才是真正的腐敗,儘管發生較少,程度一般也不嚴重,但是,腐敗問題的評價不能簡單採用數量化的標準,重要的是其階級性質。我建議,今後在我們的宣傳工作中,對於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家的腐敗問題不宜過多宣傳,如果因為互聯網上的謠言太多而不得不宣傳時,我們的宣傳工作應該側重於他們的反腐敗成就。這很容易掌握,因為腐敗越嚴重,反腐敗的成就也就越發醒目。相反,對於西方國家,無論他們反腐敗成就如何,我們應側重宣傳他們的腐敗現象。例如,鹽湖城冬季奧運會的申辦醜聞,儘管金額不大,但我們當時做足了文章,雖然只是在國內。這是一個經驗,要好好總結。就國內腐敗問題的宣傳工作而言,一定要注意掌握分寸,基本政策應該是表揚和自我表揚。

再次,腐敗的概念要搞清楚。是不是為黨為國辛苦工作的黨員幹部拿了一點錢就是腐敗?我們不贊成這樣簡單化的分析。這是用西方的概念來硬套中國的現實,因而不符合中國國情,也必然得不到我黨廣大幹部的認可。按照這個標準,我黨幹部的90%以上都是腐敗分子。這怎麼可能?這就是所謂的腐敗問題長期得不到糾正的根本原因!言必稱西方,這是我們國家知識分子的一貫態度。請大家放心,對於他們,我們已經制定了有效的策略。秦始皇坑儒四百,毛-澤-東-主席1957年坑儒四十萬,已經進入二十一世紀的我們,應該有超過前人的決心和勇氣!

(長達5分鐘的熱烈掌聲)

那麼,什麼是符合中國國情的腐敗概念呢?這就是,凡是不利於共產黨領導的金錢交易,就是腐敗行為。這種概念實際上也是與國際接軌的,其直接來源就是馬來西亞的安瓦爾案件。我們完全贊成馬哈蒂爾總理的做法。(中聯部長:「馬哈蒂爾總理也很讚賞我們對劉軍寧、茅於軾等人的處理方式。」)

就國內而言,前段時期,有個地方領導人,引進若干外資。從法律上看他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這個人一貫不聽中央招呼,其行為一向不利於黨的統一思想和統一行動,一貫口出狂言。因此,我們以腐敗罪懲處了他。相反,南方某城市的走私案件雖然直接涉及到我們的北京市委的賈書記,但該類案件對於我黨的領導沒有絲毫不利,而且小賈在政治上是信得過的。因此,該案雖然不得不殺幾個人以平民憤,但小賈同志不能動。實踐證明了我們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小賈現在在更重要的領導崗位上幹得很好嘛。(賈書記謙虛地:「這是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關心和教育的結果。」)

所以,雖然法治是必要的,但法律是政黨制定的,法律也必須符合黨的領導。因此,前段時間有人提出要建設所謂的「法治國家」,我們也就針鋒相對地提出了「講政治」的口號。腐敗本身無所謂好壞,也不能簡單地認為是個法律問題。一切取決於政治需要。

我們可以有把握並負責地說,根據這個新的腐敗概念,中國共產黨人反腐敗的決心和力度從其建立之初,就超過了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政權。我們在長期的革命斗爭中早已經形成了成熟和豐富的軍事思想,政治思想和經濟思想。現在,我們又樹立起了中國共產黨人的腐敗思想。我們相信,西方的腐敗概念僅僅適用於西方,而我們的上述腐敗概念則適用於全世界。

第四,在腐敗問題上,還是要講政治。有沒有講政治主要以三個「有利於」為標準:是否有利於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否有利於無產階級專政,是否有利於堅持社會主義道路。按照這個標準來評價,前段時期被錯殺的胡長清、成克傑兩位同志都是我黨好黨員,我們國家的好領導人。他們拿走的金錢數量的確大了一些,但是我前面已經說過,不能單純地以數量為標準做簡單化的分析。從經濟的角度來分析,建國以來被污蔑為貪官的好幹部中,他們的行為全部都符合黨的利益,因為他們的金錢收益全部是從黨外流入黨內,而不是相反。從政治的角度看,他們都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他們都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他們都堅持無產階級專政。他們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用共產主義思想教育廣大人民群眾。我可以在這裏念一段他們的遺言:「我放鬆了思想改造,對不起黨的教育培養……」多好的同志!他們放鬆了思想改造嗎?不!他們牢記於胸並以自己的行為所實踐的就是黨和黨的各級領導人的絕對領導。這是什麼樣的精神?這是真正的共*產*黨人的精神!(中組部長插話:「我們正在辦理胡長清、成克傑同志的平反昭雪工作。」)

從現在開始的相當長一段時期,全黨的中心工作就是反對兩個「必然」,即「腐敗必然是壞,清廉必然是好」。如果堅持兩個「必然」,我自己的歷史就說不清楚,也就無法反對反腐敗斗爭擴大化。今天在座的代表中,90%以上是在反腐敗斗爭擴大化中被冤枉入獄的幹部。你們都是西方腐敗概念所導致的錯誤司法的受害者。這才是真正的司法腐敗!同志們,今天的大會,是個脫帽加冕的大會。你們受苦了!我向你們賠禮道歉,我向你們敬禮。(將右手舉至眉)如果你們不肯原諒我,我江澤民的手就不放下來。(熱烈的掌聲。激動的淚水。有人高呼萬歲。)

最後,對腐敗和反腐敗的後果都要辨證地分析。有人說,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我們知道,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如果沒有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就不是現在的社會主義中國,那麼清廉乃至富強又有什麼意義?這樣的國家亡了也不足惜。相反,共產黨的存在才是我們的希望和保證。因此,如果反腐敗導致亡黨,這樣的反腐敗就是反共產黨,就是全黨公敵!(掌聲)

很長一段時間,報刊上經常以香港廉政公署為例,試圖以殖民主義的廉政公署為模式來改造和建立我們的社會主義反腐敗制度。除去國情不同外,如果大家明瞭廉政公署的工作內容,就會得出結論:象廉政公署那樣反腐敗,我們共產黨人遲早全部進監獄。因此,大家也就會明白知識分子和報刊呼籲反腐敗的惡毒用心。我們建議,既然香港已經回歸祖國,今後就應學習內地的反腐敗經驗。我看,廉政公署就撤消了吧?人屎可以餵狗,狗屎可以肥田。廉政公署既不能餵狗,也不能肥田,因此狗屎不如。(笑聲和掌聲)

如果我們這次大會能夠確定這些思想,那麼我們就為全世界樹立了一面大旗,我們也就建立了有中國特色的反腐敗事業。同時,我們建議外交部加強聯合國的工作,在聯合國反腐敗機構中普及我黨的腐敗概念。既然聯合國可以在2000年於日內瓦做出決議讚揚中國的人權事業,也就可能在今後某一天讚揚中國的反腐敗事業。我相信這一天會很快到來。(掌聲)

全世界無產者,在中國共產黨周圍團結起來!你們失去的將僅僅是自由和財富,我們得到的將是整個世界!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萬歲!戰無不勝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江-澤-民-論述言論萬歲!(長達10分鐘的掌聲)

轉自小參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