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的报复——人类必须为坑害自己和后代的行为反思
 
东郭先生
 
2000-11-16
 
【人民报讯】化学的发展,使人们制造合成物质的能力突飞猛进地提高,同时带给人们对美好生活不断膨胀的奢望。人们迫不及待将新发明的物质投入大规模的使用,于是立杆见影地享受了发明的效用。尽管人们对化学给环境带来的污染慢慢地已经熟视无睹,但大量化学物质给人体带来的潜在危害日益暴露出来,令人触目惊心。在清醒的人们眼中,未来实在前途未卜。

医学基础研究表明,激素系统是人体中最重要的信息系统,它牢牢控制着我们身体的成长程序和发育方式。如果一些具有类激素效应的合成化学物质扰乱我们自身激素系统的平稳运行,这些合成化学物质就会对我们身体的健康产生难以想象的影响,造成类激素污染的严重后果。

已烯雌酚,在20世纪30年代被发明后,象维生素那样被广泛用于许多领域:预防流产、改善孕期不适、控制产后奶量、缓和更年期障碍、治疗痤疮、前列腺癌和幼儿淋病、事后避孕等等。30年后人们才慢慢发觉,做母亲的使用来这种药物,其子女无不产生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各种生殖系统癌症、终生不育或者先天性畸形等。

反应停,学名叫酞胺呱啶酮,是一种用于安定精神和抑制妊娠恶心的常用镇静药和催眠药。受反应停污染者的子女往往出现畸形或者残废:手足不全、缺胳膊少腿、手掌直接长在肩膀上、内脏器官畸形、脑障碍、听力或者视觉丧失、自痹症或者癫痫等。

多氯联苯类化合物,常用于电力设备中的一种绝缘剂,可以损害人的生殖功能并妨碍胎儿智力发育。

二恶英类物质,包括74种毒性最大的物质。它具有拟雌激素作用和抗雌激素作用,可以降低精子数量和导致幼儿免疫系统异常及脑功能障碍。人们经常使用的除草剂,其基本成分就包含二恶英。研究证明,成年男子的精子数量已经在最近50年内减少将近一半。

其实何止这些,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充斥繁多的化学合成物质:合成塑料、合成纤维、合成药物、合成化肥、合成树脂、合成农药、合成食物添加剂、合成洗涤剂等等。它们都含有类激素功效的成分,在不知不觉中时刻威胁着我们,悄悄盗走了我们正常存在和发育的潜能。

这些合成化学物质在发明之初,曾经被人们以无限的热情颂扬为『医学界的奇迹』、『革命性的变革』、『农业生产的新曙光』等等,发明者被授予诺贝尔奖等异乎寻常的荣誉,人类陶醉在以往难以想象的『科学进步』中。几十年过去了,荣耀早已逝去;在品尝自己亲自种下的恶果时,人们如梦方醒。

美国西奥.科尔伯恩、黛安娜.杜迈洛斯基、约翰.彼得森.迈尔斯合著的《我们被偷走的未来》详细向人们揭示了含类激素成分的合成化学物质的危害。该书已由唐艳鸿翻译成中文并由湖南科技出版社于2000年10月出版。美国副总统艾尔.戈尔说,『《我们被偷走的未来》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它迫使我们对曾经在遍及全球范围内散布的合成化学物质重新置疑。为了子孙后代,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答案』。

人类,必须为自己坑害自己和后代的行为反思。

《科学人》杂志(2000年10月28日)(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