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华走私案内幕 军民团结走私亲
 
2000-11-16
 
【人民报讯】信不信由你,中共通过美籍华商钟育翰送给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四十万美元政治献金,还是从赖昌星的荷包里掏的呢。 -- 题记

  小时候,赖昌星的最大愿望是长大了当解放军。在长大之后,赖昌星虽然走上经商之路。但是,他对解放军仍然有着很深的感情。所以,之后他有幸和姬胜德等解放军高级将领接触,成为好友,除了走私的需要之外,也与他小时候的希望有关。

  军民团结走私亲

  在改革开放之后,为了解决解放军的军费不足问题,中央自一九八五年起,允许军队进入民用领域从事商业活动。当初,中央对支持军队办企业还提出:“自我完善,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要求。但是,这个所谓要求,很快被证明只是一句废话。因为,事实上军队企业从一开始就享有特权和优惠。例如,地方企业上缴所得税比例是百分之三十,而军队企业则是不到百分之十。不公平的优惠,使得各个部队都一窝峰而起,抢着发财。到九十年代中期,随着军队企业规模的日益扩展,军队从商的弊端也日渐明显。特别是一些军队企业,甚至军队本身利用守卫边防的特权,与一些不法分子勾结一起,进行大规模的走私活动。

  军队企业甚至部分现役军人,利用军队的优势走起私来,已到肆无忌惮的地步。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某部所属企业用新加坡籍“海鱼号”油输走私柴油一万二千五百吨,在三亚市为武警边防部队查获,案值二千多万元。武警广省总队东惠县中队中队长陈尤武和指导员罗贻成与专门走私的黄氏三兄弟合作,多次带兵带枪为其走私提供保护。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广东揭阳市公安局海上缉私大队在神泉港海域扣住了黄氏兄弟走私香烟的铁壳船,黄氏兄弟向陈尤武求救,陈竟然带人带枪把走私船抢了回来,并开枪把缉私民警郑卫武的脖子打穿,还扣留了缉私艇艇长。

  赖昌星名气大起来以后,身边的高人也多了起来,九一年,赖昌星在深圳认识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上校。这位军队情报系统的“女超人”,以其无所不能和无所不在闻名于中国及世界。赖昌星一见此人背景不一般,立即送上两部平治房车做为见面礼。刘超英与远华公司做生意,不论怎么做,市场是亏是赚,刘超英都是赚到钱的,几百万元的利润与豪爽的为人,很快赖昌星就成为刘超英的好朋友。不久,刘的好友总参情报部副部长姬胜德也与赖昌星认识,两位酒桌上的好汉,斗得难分难解,真是不喝不相识。两人是相见恨晚,成为莫逆之交。

  九五年,姬胜德出任总参情报部部长之后,主管全军的情报和反间工作。姬胜德的出掌军队情报大权,所拥有的特权日益扩大,使赖昌星的走私活动增加了极为重要的保护伞。赖昌星一旦有什么事,由姬胜德出面摆平,真是小事一件。于是,姬部长在海内外的生活安排立即成为赖昌星远华公司的一部分,无论姬胜德在哪里,都是由远华公司的人接待。解放军驻厦门情报站的头目说,姬部长来厦门,从来不要他们接待,一下飞机就被远华公司人接走。要见部长经常都见不到,要问部长行踪,还要问赖昌星才知道。

  面对日益严重的军队走私问题,九八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央决定:“中国军队不再经商”。当时,隶属于军队的企业有二万多家,每年的利润超过一百五十亿元。总参情报部是军队办企业的能手之一,下属企业不少,经费充足。总参情报部也曾是军队走私的前列单位之一。在姬胜德担任情报部长之后,他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经常找海关要求放人放货,为手下企业走私被抓向海关要求通融。在中央下了禁止军队经商命令后,因为涉及到官位问题,姬胜德不得不严格执行,在总参情报部系统确实认真按期全部在表面上结束了所办公司。但是,对赖昌星和刘超英的事,姬胜德仍然是照办不误。在清理整顿和停办企业后,姬胜德掌管的钱一下子少了许多,使中国军队的情报活动受到一定影响。为了解决经费问题,姬胜德只好向友好企业和大款朋友们摊派。

  九八年之后,姬胜德经常以缺少情报费用为名,向赖昌星等人要钱。而赖昌星是每次都有求必应,从不让姬胜德失望。据消息人士透露,姬胜德以各种名义从赖昌星那里拿走的钱,不下一亿人民币。赖昌星成为姬胜德最大的钱库之一。连刘超英那次将钱通过钟育翰送给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四十万美元引起巨大风波的竞选经费,也是从赖昌星的走私所得中支出。

  当然,姬胜德也不会白要赖昌星的钱,只要远华公司有事,要人有军队为远华公司站岗,要军车有军车帮远华运走私货;要证明有军队为远华公司走私作证;要出境有军队提供单程名额,为远华公司和赖昌星的朋友提供走私的各种方便。转自(大参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