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民日報的報導看江澤民的荒唐
 
周百通
 
2000-11-15
 
【人民報訊】法輪功事件沸沸揚揚鬧了一年多,雖然詳盡地讀了雙方的資料,但我認為法輪功是一種信仰,辯不出一個是非,故而袖手旁觀。隨著中共對其打擊的越來越升級,法輪功的反彈也越來越強烈,本不願多事的我,也想來趟一趟這渾水。

我不想就法輪功的教義發表看法,這裏只想就中共官方公布的一些自殺,殺人,致殘等事例來作一分析。

雙方對這些事例各執己見。法輪功學員說這些人沒有按法輪功的要求做,不能算學員,出現問題也就不能歸罪法輪功,說法倒是很有道理。因為,在法輪功的書裡確實寫的很清楚,不按法輪功的要求做就不是法輪功學員。並且,書中也明確說,法輪功的學員不能殺生,當然更不能殺人,甚至自殺也是有罪的,有精神病的人也不能練法輪功。中共官方指稱,這些人因練了法輪功而出現精神問題,從而導致自殺,殺人,致殘等。根據就是,這些人相信了法輪功的「歪理邪說」。我不敢茍同,我也不敢對信仰問題說三道四。

那麼,是什麼東西導致了這些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問題。一種可能是,法輪功真有一種超自然的力量,當人練了法輪功後,被這種力量控制,自己不能左右自己。不過,我聽其他的一些氣功師說,你不去求他,氣功師對你是無能為力的。再有一種可能就是,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是一種信仰,如果,你人為的要某人放棄他的信仰,甚至是強迫的,那麼,法輪功學員在強大的外力作用下,精神負擔過重,也可能導致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失常。

鑒於,上面的分析,我們來看看人民日報報導的事例。截止目前,人民日報電子版(PEOPLEDAILY。COM)共有法輪功報導1400篇左右,大多是批「歪理邪說」,其中那些慘案的報導20篇左右。現舉兩例:有關十七歲中學生陳英的報導有兩篇。這個例子有點特殊,法輪功學員把她說成是第一個受害者。而人民日報的文章則說她是因為練了法輪功,神經失常跳下火車的。雙方在陳英死亡的時間和地點上沒有分歧,也就是在江澤民鎮壓後不久,陳英在從北京回哈爾濱的火車上。第二例我就舉河北的朱長久,人民日報在報導中,描述了他怎樣殘忍地殺害了他的父母。同時人民日報也給出了他的死亡時間,那是在他被轉化,並寫了保證書之後。那我要問,為什麼他都在江澤民鎮壓以後,才出現問題?讀者可能看出點門道來,那麼到底人民日報的這二十多例報導有多少向上面分析的一樣。我告訴讀者,只有兩例受害者是死在江澤民的鎮壓之前。這兩例的受害者是得了糖療病的後期患者。人民日報把他們說成是練法輪功的犧牲品的理由是,他們是因為練了法輪功不吃藥而耽誤了治療時間。就目前的醫療水平,對這種病還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法,多數也就是拖延一下時間而已,試設想一下,如果,法輪功真的象法輪功學員所說對人精神有安慰,那麼,或許是法輪功延緩了他們的生命,醫學界不是有七分精神三分病之說。所以,這兩例我看歸罪法輪功有點牽強附會。

我們試設想一下,法輪功學員在江澤民的強力取締,在經濟,工作,甚至生命的威脅下,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這二十多例的受害者,如果真是法輪功學員,當他們聲明不練了而偷偷摸摸在家練時,當他們違心的寫下保證時,當他們因練功而影響他們的親人和朋友時,......他們的內心世界是何等的痛苦,精神壓力是何等的巨大?如果真是因為他們受到江澤民的打壓,導致這些慘案的話,那麼這筆帳將要算在誰的頭上?

最後我想說,對信仰的鎮壓是萬惡的。歷史將會給出公正的答案。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