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死成克傑的幕後政治陰謀
 
曲濤
 
2000-11-15
 
【人民報訊】今年七月三十一日,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墮落為秦城監獄階下囚的成克傑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收受巨額賄賂」罪名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力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聲稱自己事先根本沒有想到會被判處極刑的成克傑立即申請上訴,於八月二十二日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九月七日,最高人民法院核準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上報的對成克傑執行死刑的裁決。九月十四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行刑隊對成克傑執行了死刑。同日,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召開內部慶功、表彰會,由中紀委第一副書記兼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韓杼濱主持會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紀委書記尉健行宣讀嘉獎令,兩人一起分別向成克傑案的辦案有功人員發放獎狀和獎金。

  到此為止,已持續爆炒了一年半之久的成克傑案便不再是外部世界的「新聞焦點」,但中共內部,包括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內部仍有不少人對「成克傑之死」繼續表示極大的政治興趣。

  正如<<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中所說:「成克傑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因受賄犯罪而被處以極刑的職務最高的領導幹部」。也正如該評論員文章中所說:嚴懲成克傑,是為了體現「從嚴治黨,嚴懲腐敗的堅強決心」;是為了對黨內黨外、國內國外宣示中共政權內「絕對沒有超於黨紀國法之上的特殊人物,絕對沒有因腐敗而能得到豁免的領導幹部,無論是什麼人,也無論職務多高,只要觸犯刑律,都會受到應有的懲處」。

  但問題在於,成克傑並不是因為在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高級職務上以權謀私而嚴重觸犯了刑律,而是在嚴重觸犯刑律之後才被高層提拔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對成克傑的判決書中明白表示,所有構成巨額經濟犯罪,足以令成克傑以命相抵的案件內容,均發生在成克傑擔任廣西自治區領導職務期間,也就是他一九九八年三月被「選舉」為國家級領導人之前。

  按照公開宣傳材料中揭露出來的內容,成克傑生活上的腐化墮落是從一九九二年下半年開始的(開始「與有夫之婦李平長期通姦」);其經濟上的主要犯罪行為是從一九九四年開始的。從那以後,直到一九九八年三月成克傑「當選」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成克傑的生活腐化歷史已長達六年,經濟上不斷收取巨額賄賂的嚴重犯罪行為也已持續了四年時間,對此,早已有現代「東廠」之美譽的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怎麼可能一概不知?江澤民、李鵬等中共高層領導人怎麼會聞所未聞?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內部,幾位「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出身的常委問題提得更尖銳:為什麼一定要讓成克傑以「國家領導人」的身份為他過去在省級領導崗位上作下的錯事負責?
  
  成克傑與共產黨的「民族政策」
  
  面對黨內黨外對成克傑案的種種疑惑,高層對中共中央委員,以及不是中央委員的省、部級領導幹部們的解釋是:當初決定安排成克傑到全國人大工作,主要是從少數民族代表在全國人大系統內的所占比例考慮的。言下之意,成克傑當年之所以從一個省級黨委的二把手、行政一把手躍居黨和國家領導人高位,除了黨的民族政策,並無其他特殊政治背景。確實,從傳統角度判斷,成克傑確實是沾了他自己「少數民族出身的黨員幹部」的光。當年在廣西鐵道部門擔任工程師期間,上級組織部門便是從他壯族出身的知識分子幹部角度考慮,安排他突系入黨,隨後便提拔為鐵道部下屬的最大鐵路局之一,柳州鐵路局的副局長。一年後,他便提升為正局長。在正局長的位置上未坐滿一年,便又被提拔為廣西壯族自治局政府副主席。

  按照中共中央內部規定,所有少數民族自治區的行政一把手,均要安排該自治區主要民族出身的黨員幹部出任,但自治區的黨委一把手,均需安排漢族幹部出任。而成克傑當年被提拔為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的副主席時,就是因為他壯族知識分子幹部的出身,被相中為自治區政府主席的接班人選。所以,他在擔任自治區政府副主席期間,便已經是自治區的黨委副書記了。

  一九八七年十月中共召開黨的十三大之前,中組部方面本來是要安排成克傑進入中央候補委員序列的,在對初選名單審查、核對的過程中發現成克傑的黨齡還不滿五年,這才又把他的名字拿了下來。在一九九二年由江澤民主持召開黨的十四大時,黨齡已滿五年的成克傑順利被安排為中央委員。而成克傑以「廣西王」的身份肆無忌憚地縱情聲色、欲壑難填的索賄受賄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接下來,成克傑廣自治區政府主席的前任,在一九九三年二月榮升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甘苦,在還沒有來得及好好享受一下「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幸福生活,便因病去世。

  全國人大的副委員長以及全國政協的副主席,因為沒有法定的名額限制,所以可多可少,兩屆代表大會之間,「增選」副委員長或副主席的情況多次發生,但這類「增選」並不是因為副委員長或副主席的出缺。換句話說,即使某位副委員長或副主席在兩屆代表大會之間去世或下臺,也沒有必要臨時選擇一個「替補隊員」前去充數。

  但是,在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五年一換屆的時候,新一屆的副委員長和副主席,均要按照中共中央的組織慣例,把各方面的代表安排周全,無論是來自各少數民族自治區的代表,還是來自各民主黨派的代表。一九八八年三月召開第九屆全國人大時,成克傑因為其壯族出身,以及擔任過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和自治區黨委副書記的政治經歷,被安排為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時,至少在中共黨內無人感到是件多麼奇怪的事情。換句話說,從那以後,成克傑便成了第九屆全國人大眾多副委員長中的壯族代表。除他之外,該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中還有藏族、蒙古族和維族的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圖上雖然還有一個寧夏回族自治區,但因為該民族和該自然區相對於其他四個少數民族自治區及其區域內的主要民族,區域面積少,人囗也少,所以來自寧夏自治區的回族代表只能充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此乃題外話。

  中紀委和中組部耳聾眼瞎?

  正象前面所介紹的那樣,所有少數民族自治區的行政一把手雖然都要安排該自治區主要民族出身的黨員幹部充任,但該自治區黨委的一把手一定是漢族幹部,而且往往都是直接從中央或者外省、(直轄)市調進去的漢族幹部。比如成克傑擔任廣西自治區政府主席職務後,他的直接上司,自治區黨委書記趙富林便是從湖北省省委副書記位置上調去的。而成克傑離開廣西之前接替趙富林廣西自治區黨委一把手職務的曹伯純,則是從計劃單列市大連市市委書記位置上調去的。這種「易地作官」的形式,曾經被當年的毛澤東形容為「摻砂子」,目的就是要防止地方割據,實行中央欽差大臣對地方幹部和少數民族幹部的政治監督,以及地方幹部與地方幹部之間的互相監督。

  若拋開他成克傑在廣西的腐敗和犯罪行為難逃他的頂頭上司自治區黨委書記的眼睛不論,國家安全部派駐廣西的國家安全廳,新華社派駐南寧分社的內叁記者,均有隨時隨地監視地方幹部的任務。更何況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在各省、(直轄)市、自治區均派有「工作組」。成克傑與李平當年在廣西的經濟犯罪行為怎麼能夠逃過這些機構的眼睛?

  如果說成克傑和李平當年的經濟犯罪行為件件都隱藏得十分徹底,那麼素有「廣西王」之稱的成克傑在擔任自治區政府主席期間的工作作風之惡劣,在自治區政府內可謂盡人皆知。那麼在安排成克傑出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之前,中組部派到南寧「徵求黨內群眾意見」的調查小組在當年的廣西自治區黨委和區政府內居然沒有看出一點問題?

  分析到此,人們便不難相信,成克傑在廣西任期間,從縱情聲色到索賄受賄,從以權謀私到賣官鬻爵,持續犯罪時間長達五、六年之久,期間經歷了兩任自治區黨委書記,中央方面即使不清楚他們同李平暗中索賄受賄的犯罪事實,對他工作作風的惡劣和生活作風的腐化也不會是亳不知情。

  遺書江、李,成克傑死不瞑目

  下面是成克在秦城監獄提審室在與一位預審員的對話:

  預審員:你身為黨和國家領導人,除了應有的政治待遇而外,也已經享受到了一般老百姓想不都敢想的經濟上的高額收入,物質上的高級待遇,但你卻貪心不足……

  成克傑:我認為你不能這樣說。我這些天裡已經一再向中紀委和檢察院的同志說明,我擔任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後,什麼錯誤都沒有犯過。坐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位置上,我的行為處事對得起國家和人民給我的侍遇,我問心無愧。至於我在廣西自治區政府主席領導崗位上犯過的一些錯誤,該承擔的責任我絕不回避,但你們也不應該把這些事情無限上綱……

  執死刑前,法警向成克傑通知,他的採取毒針注射方式處死的要求已獲上級批准,其他不切實際的要求法院方面無權受理和批准。法警這裏所說的「其他不切實際的要求」,指的是成克傑希望臨死之前能夠知道他寫給江澤民總書記和李鵬委員長的信是否能有回音。

  關於成克傑這封政治遺書具體內容,北京政壇流傳著幾個不同版本,不同版本中的共同內容是:既然中央早已掌握我在擔任廣西自治區政府領導職務時的經濟問題,為什麼還要提拔我擔任黨和國家領導人職務?如果現在的我仍然還只是個省級領導幹部,是不是就可以免於一死了?

  成克傑政治遺書中提出的這兩個問題,也是北京政壇眾多人士對成克傑案幕後政治背景的大惑不解。根據檢察院公布的成克傑罪行內容,曾有人分析既然克傑在廣西能夠利用職權賣官鬻爵,那麼他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職務,會不會也是從李那裏買來的?

  公平地講,持這種說法的人,很可能是從蹧蹋李鵬的角度出發。因為成克傑從省級領導崗位上升任「黨和國家領導人」,絕不是李鵬一個人說了算了,更何況內部決定成克傑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序列時,李鵬也還沒有正式出任委員長職務。而成克傑案「背後必有政治陰謀」的分析,倒是在北京政壇內被不少人認同,認為從提拔成克傑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到把他送上斷頭臺,完全是有計劃,有預謀的。
  
  黨內肅貪製造一隻「大老虎」
  
  成克傑被處死的當天,《人民日報》即發表評論員文章說:「成克傑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因受賄犯罪而被處以極刑的職務最高的領導幹部」。也正如該評論員文章中所說:嚴懲成克傑,是為了體現中共「從嚴治黨、嚴懲腐敗的堅強決心」;是為了對黨內黨外、國內國外宣示中共政權內「絕對沒有超於黨紀國法之上的特殊人物,絕對沒有因腐敗而能得到豁免的領導幹部,無論是什麼人,也無論職務多高,只要觸犯刑律,都會受到應有的懲處」。

  部分北京政壇人士認為,事實上,成克傑從頭至尾都是按照這篇《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的講法進行操作的。也就是說,中共中央高層為了對外證明其法治的嚴明與公正,對內警告那些繼續大挖共產黨經濟牆角的各級官員尤其是黨、政、軍各系統內的高級官員,人為地製造了一個腐敗墮落的「大老虎」。

  早在一九九五年前後,中共中央的上一輪「反腐敗」運動中,江澤民就曾經在聽取中紀委工作匯報時指示,黨內反腐敗「即要打蒼蠅,也要打老虎」,但無論黨內黨外,誰會相信。當初抓陳希同的時候,江澤民的如意算盤是一箭雙雕,既消滅了自己所代表的「上海幫」的最直接的政治對手,又對黨內腐敗分子起到「殺猴儆雞」的作用。

  中國成語中有所謂「殺雞儆猴」一說。這裏把江澤民打擊陳希同的目的之一比喻為「殺猴儆雞」,意思是江澤民滿以為只要把反腐敗反到一個在位的中央政治局委員頭上,下面那些省部級、司局級、縣團級乃至鄉鎮級的中、小貪官們豈敢再不收斂?

  基於這目的,當時的江澤民一心要想把陳希同置於死地的。只是因為中紀委和檢察院的大小官員們實在湊不足定陳希同死罪的證據,特別是因為陳希同居然沒有被抓到那怕是一分錢的非法現金收入,最後只好把他收受的全部禮品按市場價折算成五十萬元,湊足了判處十五年有徒刑的犯罪金額。

  陳希同下獄之後,黨內各級官員貪污受賄、腐化墮落的現象有增無減,雖然江澤民在陳希同下獄之後已經又接連下令砍掉了好幾個副省、部級貪官的腦袋。於是,便有部下給江澤民出了「從中央領導層中抓一兩個『大老虎』出來斬首示眾」的主意。江澤民近兩、三年裡曾幾次在內部會議上表示,我們共產黨內的腐化墮落分子哪一級都有,黨內反腐倡廉,要揪出一批「反面教員」示眾。江澤民還引用「亂世用重典」的古訓,強調無論哪一級領導幹部,只要被查出嚴重貪污受賄行為,該關的關,該殺的殺。從這個思路出發,有北京政壇人士認為江澤民等人事實上是在掌握了成克傑巨額受賄的情況下不動聲色,先把他的政治地位升格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然後再把他的經濟犯罪事實公布出來。簡言之,成克傑完全是江澤民等人在黨內反腐敗問題實行「殺猴儆雞」的政治犧牲品。
  
  成克傑情婦發現上當悔之已晚
  
  持這種分析的北京政壇人士為自己找到的最有力論據便是在處理成克傑案的整個過程中,高層最關心的內容便是如何能夠讓成克傑的犯罪事實公布出去以後,給人以「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感覺。

  據一位受命到廣西南寧等地區對成克傑案進行覆查核實的最高檢察院檢察員私下透露,成克傑擔任廣西自治區政府主席的後兩、三年時間裡,他與李平及其他幾個情婦的關係在自治區政府機關裡已經是公開的秘密。李平被捕之後,最高檢察院的辦案人員依慣例向她宣示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黨的一貫政策」,但李平一度表示得相當頑固,甚至以自己是「香港居民」為理由,要求檢方把她送到香港接受審判。提到成克傑的名字,李平更是一付肅然起敬的樣子,張囗閉囗都是「成主席」,根本不承認自己與成克傑之間的私通關係。於是,檢方出示了成克傑在廣西與另外幾個比李平年輕的女人在賓館裡開房間的證據。隨著幾聲「我不相信老成還有別的女人」的哭喊,李平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攻破了。

  接下來,李平竹筒倒豆子似地把她同成克傑之間的事情全部交待出來。在檢方人員「立功受獎,爭取寬大處理」的誘惑下,一方面是貪生怕死的本能所驅使,一方面也是因為知道了成克傑竟然對自己「不忠」之後產生了一股強烈的報復心理,李平按照檢方的引導,把多次收受巨額賄賂的主要責任推向成克傑一方,令成克傑百囗莫辯。但這個時候的李平萬萬沒有想到成克傑會面臨死刑的懲罰。當她得知對成克傑的初審判決結果後,當場大喊自己被利用了,但一切都為時已晚了。

  事實上,當年成克傑和李平共同受賄的四千多萬元現金,全部都是李平經手提款,並由李平安排轉移到「境外」,以李平個人名義存入銀行。也就是說,如果成、李二人的經濟犯罪事實沒有被揭露出來,而李平自己也拋棄成克傑遠走高飛,這四千多萬元成克傑一分也得到不手。但在處理案件的過程中,無論是中紀委的專案人員,還是檢察院的預審員,均都按照上峰的旨意,反覆暗示李平只要把索賄受賄的主要責任盡量推到成克傑身上,就可以令她自己免於一死。於是,定成克傑死罪的關鍵證據並不是成克傑自己親手拿到了四千萬元或其中的一半,李平在數次受賄成功之後在枕頭邊上對他說的一句話:「咱們已經有四千萬元了」。

  反腐敗為何選中成克傑祭刀

  由此可見,對成克傑的司法處理,從一開始便是在高層選定用他來為黨內反腐敗祭刀的前提下,由具體辦案人員利用一切手段湊足「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證人證言。

  成克傑身為「黨和國家領導人」之一,被揭露出來索賄受賄的行為,不但令他個人聲名狼籍,對整個政權來講也是醜聞一椿。所以,按照簡單的邏輯判斷,包括江澤民在內的高層領導人在成克傑案件的處理過程中,主觀願意應該是成克傑的犯罪事實越輕,犯罪金額越小越好。但是,就是因為事先已經把成克傑內定為黨內反腐敗的犧牲品了,所以,即使他成克傑罪不當誅,結果仍然也會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在成克傑之前,雖然已經對數以萬計的大小貪官進行了司法處理,但除了對個別判處極刑者,老百姓對每一個具體的以權謀私案的處理的直接反映,均是認為量刑太輕,而不是認為判得太重,就成克傑案件來說,已經判處刑並查沒全部個人財產的判決,當然不存在「量刑太輕」的問題。在對外宣布處死成克傑的當天,在官方報刊上同時配發了成克傑案「量刑依據」的「法律常識」,明顯是要排除人們對為什麼要處死成克傑的疑慮。

  至於新一輪的黨內反腐敗運動為何偏偏就選中了成克傑祭刀,說到底還是因為他本人在中共高層領導人中是根基最淺的一個,更確定地說是完全沒有根基。表面上看,他成克傑與其他數十位人大常委會的副委員長政治地位相同,手中權力相當,但事實上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從政治資歷角度,一九八四年加入中共的成克傑與一九四四年叁加新四軍的鄒家華怎麼可能相提共論?從政治背景角度,他成克傑雖是所謂的「廣西王」,但與同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蒙古王」布赫絕不能同日而語。如果說當年江澤民拿陳希同開刀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冒著相當的政治風險行事的話,那麼如今選中成克傑當犧牲品,就純脆是「柿子專挑軟的了」。

  而在中紀委和最高檢察院,處死成克傑背後的種種政治疑團被集中在成克傑當年的老領導韓杼濱的身份上。
  
  韓杼濱為何忌恨成克傑?
  
  關於韓杼濱,似乎至今也沒有引起海外人士對他的特別關注,事實上,這位江澤民的政治死黨,中南海裡「上海幫」的重要成員實在是權大無比。前文已經說過,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在中共體制內尤如明代「東廠」,若把檢察院系統再類比為「錦衣衛」的話,那麼韓杼濱便是集「東廠」與「錦衣衛」的大權於一身。

說起來,成克傑與韓杼濱均是出自廣西的柳州鐵路局系統,均是在一九九八年三月被「選舉」為「國家領導人」。當時,與成克傑「高票當選」為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同時,韓杼濱則低票「黨選」為最高檢察長。在中共體制內,所謂的「三副兩高」,均屬於「國家(二級)領導人」,「三副」是指國務院副總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和全國政協副主席,「兩高」即最高法院院長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雖然韓杼濱這位最高檢察長平時與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一同拋頭露面時,其大名要排在成克傑等所有的人大副委員長後面,但即象田紀雲這樣向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人大副委員長,或象鄒家華那樣政治背景顯赫的人大副委員長,其實際權力不但無法與韓杼濱相比,在韓杼濱面前都是要懼讓三分的。

  在共產黨的執政史上,把安排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的第一副書記兼任最高檢察長,稱得上是江澤民的一大政治發明,毛澤東明代和鄧小平時代均無如此先例。之所以如此行事,說到底是為了令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的權力「法制化」。照理說,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只能對共產黨內違反黨紀的人與事進行處理,無權執法。如今,令韓杼濱同時身兼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和最高檢察院的負責人職務,「法」、「紀」大權集於一身,做起事情來說方便多了。所以,如今的中共內部誰如果是落到了韓杼濱的手裡。已經不僅僅是失掉鳥紗帽和黨票的問題,而是失去人身自由甚至掉腦袋的問題。

  韓杼濱之所以能夠有今天的位高權重,完全是因為他在擔任上海鐵路局局長期間,對時任上海市長、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表示了足夠的尊重,對江澤民言聽計從。而成克傑之所以成為韓杼濱整肅對象,則是因為他成克傑在擔任廣西自治區政治主席期間,利令智昏,對曾經是自己老上級的韓杼濱沒有表現出起碼的尊重。
  
  怠慢韓杼濱、成克傑政治短視
  
  韓杼濱與成克傑都是從五十年代初開始,將自己二、三十年的青春年華貢獻給了廣西柳州鐵路局系統。開始,韓杼濱的政治前途遠比成克傑看好,「文革」之前,韓杼濱已經熬上了柳州鐵路局政治部辦公室主任,「文革」中,他又成為該局黨委常委和革命委員會副主任。一九七八年,韓氏又被提拔為該局黨委副書記兼局長,而這個時候的成克傑還只是個小小的「業務指導員」。

從八十年代初開始,成克傑以其「少數民族出身的業務幹部」之優勢,被列入韓杼濱主持制定的「柳州鐵路局幹部第三梯隊」培養名單,提拔為柳州鐵路局下屬的南寧分局的副局長。一九八三年,韓杼濱奉調上海,此後成克傑的政治發跡應該說再與他無直接關係,但成克傑在柳州鐵路局的政治基礎還是韓杼濱為他打下的。為此,成克傑曾經在為韓杼濱舉行的歡送會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向韓杼濱表示「永遠的感謝」。

  接下來,正是因為「少數民族出身的業務幹部」這一政治優勢,成克傑很快便被中央組織部發現,將他從鐵路系統的幹部第三梯隊變成廣西地方的行政接班
人培養對象。

  隨著自己在廣西地方上的政治發跡,成克傑很快便把當年對韓杼濱的感恩戴德拋至腦後。一九九零年,成克傑的職務由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升為主席,韓杼濱則因為江澤民的大力提拔,由上海鐵路局局長升任國務院鐵道部黨組副書記兼政治部主任和部紀律檢察委員會書記。接下來,韓杼濱以部領導身份到柳州鐵路局公幹,成克傑居然因為要到賓館裡唱卡拉OK而讓秘書轉告韓杼濱「沒有時間安排見面」。

  一九九二年,韓杼濱又被是拔為鐵道部道長兼局黨組書記,與成克傑一樣成為正省、部級領導幹部。此後,成克傑不但沒有對韓氏表示起碼的尊重,反而又因為自己情人李平的經濟欲望而再次得罪了韓杼濱。索賄鐵道部成克傑虎囗拔牙在中共中央紀律檢察委員會和最高檢察院對外公布的成克傑索賄受賄犯罪事實上,有一項是一九八七年下半年,成克傑與李平共同收入鐵道部隧道工程局禮金一百八十萬元人民幣。

  該事情的實際經過是:鐵道部隧道工程局本是國有企業,但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也面臨了攬不到工程項目便發不出工資的困境。時任鐵道部部長韓杼濱對自己的下屬企業當然不能見死不救,於是便利用自己過去在柳州鐵路局的權威,希望廣西方面能夠把地方上的隧道工程交給自己鐵道部隧道工作局承包。後來,鐵道部隧道工程局如願以償,韓杼濱高興之餘,才從自己部下囗中得知隧道工程局為了順利得到這一工程的承包權,私下裡作了什麼樣的手腳。

  照理說,自設計出了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模式之後,象鐵道部隧道工程局這樣的國有企業也要靠巨額賄賂換承工程項目,韓杼濱應該見怪不怪才是。事實上,如果韓杼濱年滿六十五歲即在鐵道部長位置上退休,成克傑曾經向鐵道部下屬企業索賄的行為也就不會被追究了。從小團體利益出發,當時的鐵道部隧道工程局向成克傑和李平行賄一百八十萬元換取得實際利益可能是這筆者的十倍乃至百倍,因為成克傑在李平的聳恿下大筆一揮,以極優惠的承包價格讓鐵道部隧道工程局占了一個大便宜。換句話說,在這件事情上,最終吃虧的是廣西地方政府,收益最大的是鐵道部下屬部門。

  而令成克傑萬萬沒有想到的事,他當年的老上級韓杼濱在年屆六十五歲,本應在正省、部級崗位上退休的韓杼濱,突然在十五屆一中全會上被江澤民提拔為中紀委第一副書記,並內定為最高檢察長候選人。

  當時,李平拿到鐵道部隧道工程局的賄賂款時,成克傑正在叁加中共十五大,會議期間,成克傑給李平打電話,李平向他匯報「款子已經換成港幣送出去了」。
  
  韓杼濱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
  
  一九九八年三月,成克傑與韓杼濱在第九屆全國人大會議期間見過兩次面,一次是江澤民接見所有「新當選的國家領導人」,另一次是韓杼濱到廣西代表團聽取廣西人民代表對反腐敗工作的意見。這個時候,已經輪到韓杼濱向成克傑擺架子了。是次會議一結束,留在北京的成克傑坐進了人民大會堂裡的一間副委員長辦公室,韓杼濱派出的調查小組則秘密進駐廣西南寧。

  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成克傑以副委員長的身份出席了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這是他一生中叁加的最後一次會議,也是他最後一次見到他「敬愛的李鵬委員長」。在此之前,中紀委第一副書記兼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韓杼濱已經暗中布署了對成克傑的「保護性措施」,會議一結束,成克傑便被請到北戴河「渡假」。

  十幾天之後,所有中共中央委員、候補委員齊集北京叁加中共十五屆四中全會,成克傑的缺席被解釋為「因病請假」。此次會議結束後,成克傑便被轉移到了秦城監獄。

  次年四月十九日,韓杼濱以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身份向部下宣布,中共中央政治局已經批准開除成克傑黨籍,要求部下立刻召開新聞發佈會對外公開這一消息。五天后,韓杼濱又以最高檢察長身份,簽字批准對成克傑案進行立案偵查,並親自在逮捕證上簽了字。總之,無論是對成克傑的黨紀處理還是司法審判,均是韓
杼濱一人直接操縱。

  按照一位叁與過成克傑案秘密調查的中紀委人士的說法,韓杼濱對成克傑的處理也是一箭雙雕,既為自己和當年自己領導的鐵道部報了仇,又用處理成克傑案的事實本身證明他這位中紀委第一副書記兼最高檢察長主持的反腐肅貪運動成效卓著。

轉自木子網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