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那年在深圳留下兩句謎一般的話
 
董濱 高小林
 
2000-11-14
 
【人民報訊】1977年11月11日,鄧小平到廣州視察工作,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與他同行。這時,一個人口不足3萬的邊陲小鎮闖入了鄧小平的視野,小鎮所發生的事件,引起了他的興趣和關注。

  事實上,深圳在當時也很有名氣,原因首先是大陸與香港僅有的兩個陸路口岸都設在這裏。60年代,大陸曾拍攝過《秘密圖紙》、《跟蹤追擊》兩部電影,許多人不僅從這兩部風靡一時的「反特」片中知道了深圳,而且還知道這裏是那些企圖顛覆新中國紅色政權的敵特們出沒的地方,是「反帝前哨」。

  從50年代後期開始,深圳先後發生過多起大規模民眾集體越境逃港事件。到了1977年,逃港已發展成愈演愈烈的趨勢,邊防部隊對此已是防不勝防。據統計,自1957年始,20多年裡參加外逃的計有119274人次,其中逃到香港的達60157人。1979年深圳建市,第一任中共市委書記張勛甫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帶人去圍堵逃港的民眾。

  在當時,大規模集體逃港被視為惡性政治事件,廣東省的領導在匯報工作時對此自然不能避而不談。

  鄧小平聽了,即刻插話:「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他又說:「此事不是部隊能夠管得了的。」

  兩句話讓廣東的同志不解其意:說政策有問題,難道不准外逃的政策有變?說部隊管不了,那誰又管得了?

  10天后,鄧小平離穗回京,留下這兩句謎一般的話。

  幾天後,鄧小平在廣東視察的照片沖洗出來了,望著這一張張照片,透過那睿智的目光,廣東的同志似有所悟。

  之後,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吳南生赴深圳進行實際調查,當地群眾的收入與深圳一河之隔的香港新界農民收入的巨大反差發人深思。深圳有個羅芳村,河對岸的新界也有個羅芳村。深圳羅芳村的人均年收入是134元,而新界羅芳村的人均年收入是13000元。更耐人尋味的是,新界原本並沒有一個什麼羅芳村,居住在這裏的人竟全是從深圳的羅芳村逃過去的。

  問題很清楚,「前線」同時也是個「窮線」。吳南生寫了情況報告。看了報告,廣東的同志對鄧小平的話已是深有所悟。

  再之後,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黨的思想路線和政治路線重新得到確立,廣東的同志終於恍然大悟。(原載:《黨史信息報》)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