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党和人民的喉舌
 
2000-11-14
 
【人民报讯】在中国,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记者这一行的职业角色定位恐怕是最为混乱尴尬的了。

  按照官方的解释,中国记者从事的工作,是充当“党和人民的喉舌”。

  既然是党的“喉舌”,记者们不能有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灵魂和客观真实的报道,发出的声音最后都统一向特定标准看齐。所以,记者们的某些行事效果就有点象失却家园的巴勒斯坦人,当以色列人过分强大自己无能为力时,发泄愤怒的途径无聊到只能在电视镜头前对飞机大炮滑稽地扔石头、掷瓦块。在中国,记者们的石头瓦块没能扔向阉割肢解他们思想意志的“以色列人”,顶多转弯抹角地砸中了一些落水狗般的“腐败分子”。

  百无聊赖之中,记者们又从充当“人民喉舌”的过程中去找回尊严犹在的感觉。于是,象“青天大老爷”一样“体恤民情”,干一些“为民请命”的勾当成了记者们最乐此不疲、孜孜追求的一件事。

  这种记者们自诩为“加强舆论监督力度”的角色错位,其实是立志要越俎代庖,在抢法官的“饭碗”。

  我不知道一个法治社会,是否需要记者们用法定程序以外的“调查”来“引导”法官们办案?当年张金柱、姚晓红案件中,未经法院审理,全国媒体便一片喊打喊杀声,甚至挟“尚方宝剑”对法院指手划脚,我不知道这些做法是否干扰了司法的公正独立性质?我只知道在美国,同样是轰动一时的辛普森案,掌握辛普森生杀大权的陪审团成员就必须与报刊电视等新闻媒体“绝缘”。这是因为法律规定他们对案件的审理判断只能采信合法的呈堂证供,不必理会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作用”!在这里,记者们的角色定位就很准确:把整个案情的最新进展事无巨细第一时间及时准确地告知读者便万事大吉了。除了客观的记事报道,没人会理睬记者们的“个人看法”和“精僻分析”。百姓有冤情自会找法官,把自己想象成“青天大老爷”的人和事,不叫发神经,那叫发憔悴!

  我一点不明白,在中国干记者这一行干吗需要这么多的从业人员?按照我对实际情况的想象,新闻报道反正都是那么一些“规定”了的内容,由一个记者写好后广为散发到各个报刊电视电台不就得了,多节约人力物力,何必要那么多只能改动修辞语法的记者们换汤不换药地另起炉灶浪费资源呢?

  就这一点而言,在中国当记者应该是一种很轻松适意的职业。没有时效性、客观性、公正性这些新闻必备要件带来的生存压力。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是事前打好腹稿、统一了口径、可以慢吞吞经新闻检查机构审查后反刍到读者手中的“主旋律”。

  由此,在中国记者的字典里是没有“即时性”这种概念的。象美国记者千载难逢地巧遇奥克拉荷马市联邦大楼爆炸时,用手机狂呼电视台“快给我接上,我要现场报道!”,在中国会被认为是在发憔悴。谁给你即兴报道的自由了?所以,四川沉船、新疆爆炸、贵洲煤矿冒顶等等,再快也得等决策人物字斟句酌后在当晚或隔天的《新闻联播》中看到。而实际上,按照中国的现有信息传播硬件设施配置,即时报道这些消息根本不存在技术上的障碍。

  相对于世界上其他新闻社的记者,在中国当记者还是一个安全的职业。中国的记者们没有深入世界热点地区对非洲饥民、对以巴战火、对美国大选进行采访的“国际主义”义务。仿佛所有中国人都只配关注自己眼前的这份苦难,根本无暇顾及世界其他角落的消息。因而中国的记者们免于了在异国他乡的纷飞战火中丧生,不可能被菲律宾的土匪绑架撕票。所以,尽管是因为在“道义”上支持同病相怜的“友好邻邦”的政治需要前提下而为之,有中国记者出现在空袭威胁笼罩着的巴格达和南联盟进行现场采访时,我还是流露出了不小的惊讶,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中国记者还可以看着是说假话之集大成者,尽管这都是在现实高压下不得已而为之的违心之作。但中国记者的工作原则确实是在按林某人信奉的那样在脚踏实地地干: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尽量避免读者了解真实性和尽量把假话演绎成真话,成了中国记者的头等大事和拿手绝活。

  上述情况使在中国当读者是一种很痛苦很背时的差事。时间、精力、金钱被假话、废话、空话成灾的“会议新闻”、“工农业大丰收”、“国民经济又上新台阶”等“新闻报道”无端浪费不说,要想从中国记者制造的垃圾新闻的字里行间中发掘出一些有用之材,还得凭高智商辩证地去解读。比如,有一次在《参考消息》上看到了一篇反映菲佣在台湾打工惨遭“残酷剥削”的报道。其中一组数字是这样的:“菲佣们的月薪只有两千多美金,根本达不到介绍人许诺的三至四千美金”。好家伙,两千多美金一月就叫“残酷剥削”?这样的“残酷剥削”,我不知道有多少大陆中国人正引颈期盼着去“遭罪”。通过这则报道,既没激起我对台湾人的仇恨,也没引发我对菲佣的同情,却让我找到了一个问题的答案:前段时间那些福建人为什么情愿花大价钱,甘冒闷死在多佛尔集装箱车中的危险,也要偷渡到英国去!

  在第一个记者节来临之际,写下这些文字,并非我有癖好要去拷问谁的灵魂哗众取宠,或者与记者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要置之死地而后快。作为现行体制中的既得利益者,不仅仅是记者这一行在竭力维系、粉饰现状。我们每一个人都被捆绑在了一辆战车上同呼吸、共命运,记者不过是身居最前位轻易不会倒戈的矛和盾。

  对记者,我确实找不到多少溢美之词!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