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把人的尊嚴降低到畜生的地步
 
2000-11-13
 
【人民報13日訊】摘自7日[北大論壇]作者桃花島主,原題為:難道中國不是劣等民族嗎?

日本人長谷川弘一說中國人是劣等民族,聞者憤憤不平、群起攻之。長谷川弘一的話至少大部分是對的。如果人有三六九等,民族有優劣之分,那麼有以下幾個特點的民族就是劣等的。

  一、國民愚昧,整體素質低下,缺乏普及教育,沒有出版自由新聞自由;二、缺乏民族凝聚力,沒有民族自豪感;三、缺少現代文明的特徵,如;沒有公共意識和社會公德、無衛生習慣、少教養、乏競爭意識、缺理性思考的習慣和主動辨別是非的能力、無規則意識...政府權力無制衡,官僚普遍腐化;四、繁殖能力強,有數量沒有質量;......

  這些方面兩個民族進行對比就可有結論。日本人為二十世紀貢獻了盛田昭夫、黑澤明、隨身聽、卡拉OK、方便麵,中國人貢獻了什麼?很多中國人提起貧窮的印度、埃及、黑非洲是不屑一顧的:劣等民族!有文明優勢的日本人就不能這樣看?如果還認為今天的中華民族還是個優秀民族,那麼拿出證據來!幾千年的歷史就可自視優於日本人?草履蟲的歷史久於猴子,就能說草履蟲優於猴子?"四大發明"都是千年前的事了還能說今天是優秀的?況且,中國古代只有技術和發明從無真正的科學。埃及人的歷史比中國人久遠吧,可子孫貧弱,人家說金字塔是外星人造的----埃及人比中國人有更多的辛酸!

  我不懂為什麼一聽日本人喊"支那"就暴跳如雷,我是記得中國人多次罵非洲留學生"黑鬼"還振振有辭的,"支那"總沒有"黑鬼"難聽吧。日本人"脫亞入歐"藐視黃種人我們說人家拍白人的馬屁,那自己何以也去拾人牙慧?郭沫若曾考證"支那"一詞:"支那是CHINA的音譯,即%%$秦%%$(CHIN)的轉音而來,當秦朝強大時,日本人還不知在哪棵樹上吃椰子呢。"我不明白怎麼憑這種阿Q式的考證就可以自傲於日本,我們先前闊過?這麼多的愛國者,好!但有幾個能有韓國人買國貨、獻黃金的舉動?

憑在互聯網上叫喊"日本民族是個不該存在的民族"、憑"黑掉日本網站"贏來一片叫好就是愛國?憑激憤的宣泄就能讓人心生敬意?如果你是一個以色列人,會認為比自己多十幾倍卻次次失敗的阿拉伯人是優秀民族並心生敬意?沒有實力做基礎誰會對你有敬意。是我們打敗了日本人?我很願意這麼認為,但日本人不這麼看。一條狼挨了十幾拳頭中了兩槍,它認為死於槍傷自有它的道理。一個勝利者在勝利前的幾個月連丟數省、兵潰百萬;一個勝利者對勝利甚至沒有心理準備,百萬敵兵還在自己的國土上;一個勝利者勝利後始終沒能有一兵一卒踏上失敗者的領土。是勝利了,但這種勝利是史無前例的,既不能讓失敗者服氣,也不能讓自己解氣。我喜歡刀劍,但不能不痛苦地承認,比起倭刀中國劍幾乎不能算做武器。中國劍從鞘到柄到流蘇穗子充滿精雕細作的裝飾美感,但卻在整體上妨礙其終極功能的發揮。而倭刀則有一種拙樸、直截了當追求功用的真銳之氣,握著它就有砍殺的願望、有力度。糟糕的是握住中國劍只有把玩和欣賞的願望,最多比畫幾下太極劍(還不說我見過的中國劍統統可以折彎)。我不敢說這種精緻、過熟、無微不至的審美滲透到任何地方是否意味著有頹廢、沒落的性格傾向。但刀劍相擊就是民族性格的較量。據說,漢族一稱是由被打怕的匈奴人"好漢家兒郎!好漢"的感慨演變而來的。日本人是不會有此感慨的。

  滿清入關時,其總數不會比漢人的軍隊更多,甚至漢軍旗的人口多於滿族。八旗子弟未經大戰就一統中華,連"平時袖手談心性,臨危一死報君王"的人都沒幾個。愛國才子錢謙益本打算殉國的,因為"水太涼"而沒死成。一個骨子裡缺鈣的民族挨打是森林法則的必然。如果日本人天性好侵略,不打你打誰?有記載蔡鍔曾勸袁世凱堅決拒絕二十一條,理由是:不必怕日本,其國小民疲,只能以堂堂之陣在一兩次會戰中勝中國,倘全面入侵必被拖垮。對此曾深深嘆服。但仔細一想,袁世凱權術家的眼光未必不比蔡鍔的軍人眼光更高一籌:他豈不更了解自己國民的德行?自己統治未穩如何能動員全民抗戰。看看"七七事變"前華北那轟轟烈烈的自治,看看後來漢奸之多就可以明白了。

  "南京大屠殺"。30萬人!比我生活的這座城市的人口總數還多。我不敢褻瀆30萬死難者的冤魂,我只是想說難道我們只能講30萬人被殺和日軍的殘暴這一點嗎?日軍來犯,蔣介石自任首都衛戌司令,但只想用"總理陵墓所在,諸君先撤,我自率三軍誓與首都人民共存亡"來激將。群公默默,唯唐生智慨然奮起解蔣之圍。可唐又何曾是真正想的是軍人之責和百萬軍民的存亡?乃是因他的佛學高參預測南京將有驚無險,是個人建功立業的良機。這就是守衛首都的最高領導。城破之際,大軍奪路潰散,盡棄武器,剝取民服,爭渡江邊,竟致互射。萬余官兵被押赴屠場對押送的百許日兵未有反抗,這是守衛首都的軍人。如果,剖腹取胎、食人心肝的日軍天然是野獸,則我們首先是羊!一些記載一、二僅執刀斧的日軍可以讓幾十中國人跪成一排順次斬殺的情形讓人心中流血!不反抗難道連站起來逃跑的勇氣都沒有麼?今天的中國,一個韓國老板娘喝聲"跪下!",只有一人沒有跪下;一、二歹徒當街殺人,百余觀者可目送其揚長而去。

日本人沒把中國人當人,我們自己把自己視作人了麼?世界上有哪個政府公然在國際上叫囂人權就是生存權的?政府把人的尊嚴降低到畜生的地步,焉知今日的國人不會重新面臨幾十年前南京人的命運!

   我們譴責日本人不能正視歷史、故意忘記歷史,但是,我們就真的敢正視歷史麼?我不敢分析"上黨戰役"一次消滅那麼多國民黨軍表現出比幾個月前陡增的戰斗力意味著什麼;不敢去猜測林彪在"廬山會議"上評說"平型關大捷"是吃虧那番話的意思;不敢去揣度長時間"百團大戰"是彭德懷一大罪狀的邏輯...

  我記得一位著名作家抗戰期間一篇文章描述自己路過國民黨軍失守陣地的那句話:"...到處都是豆腐軍丟棄的屍體..."什麼心腸!日本人為戰犯塗脂抹粉,可見日本人沒有忘記歷史,而我們今天開始為漢奸塗脂抹粉,說明我們在忘記歷史。周作人當年曾遭愛國青年的刺殺,現在他成了愛國青年的偶像,其在地下有知必恨未活到今天的好日子。活躍在汪偽治下詛咒共產黨、嘲笑冰心"原來長得很醜,哈哈哈"的張愛玲今天果然成了美、高貴和深刻的象徵,她的靈魂需要我們"抬起頭來,迎送她"。今天被影視文學演繹成傳奇和英雄的川島芳子必在九泉下為自己冤死鳴不平......

一個輕易就原諒叛徒的民族的確沒有太多的資格指責日本人美化戰犯。而且,十三億中國人真的有多少人能講的清"南京大屠殺"?

  我今年三十歲了,十二歲之前是不知道有"南京大屠殺"的,(瞧我國的教育!)但我倒是從《兒童文學》中知道廣島遭原子彈轟炸,知道有個姓"飛鳥"的日本小主人公有放射後遺症,知道日本人有折紙鶴祈禱和平的事......就是說我知道有人手疼值得同情,不知道那是以前打我打疼的。他的手還在疼,而我早就忘了疼。電影教育我們日本鬼子是怕死、愚蠢的,從不知道他們是多麼的凶殘和頑固。難道該深刻反省的只是日本人?

  日本人"小",但凡此種種,又怎能說中國人"大"?美國占領日本,沒見日本人因為歷史悠久的緣故而稱比美國人優秀,相反,非但承認美國的優秀,而且幾乎把美國的一切都照搬過來。好了,今天他們才開始理直氣壯地說美國是個懶惰的民族。義和團的激憤並沒有洗去中國的恥辱,相反,"林德紀念碑"卻立在北京,公開羞辱中國人。如果今天還是只能在互聯網上宣泄憤怒、只能用過去的歷史當遮羞布,那麼我們離一個優秀民族在心理素質上就差的很遠了。

  今天我們是否劣等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有勇氣、有理性去正視現實,努力地投入到比耐力、比意志、比勤奮的民族競爭的長跑之中。要感謝長谷川弘一,至少他說了真心話,更重要的是,他提醒我們:知恥近乎勇!這是我們祖先留給我們的最後的財富!知恥近乎勇!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