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困境的根本原因與臺灣問題之我見
 
2000-11-12
 
【人民報訊】"憂國憂民的大陸網友":

許多人把中國自近代以來的失敗歸結為國力衰弱。當然國力衰弱是一個重要原因,但不是直接原因。因為世界上有比中國國力更弱的國家,卻成功地避開了國際競爭中的敗局。靠什麼法寶做到這一點?外交。去年使館被炸後,許多人老調重談,講落後就要挨打,弱國無外交云云。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極容易混淆視聽,使許多不諳世事的學童信以為真。首先,落後和挨打之間不存在必然聯繫。若如某些人說的那樣,落後必然挨打,則世界上那些無力爭強的 弱小國家早已經被大國入侵,打敗,進而吞併怠盡。而這顯然不符合事實,至少不符合二十世紀下半葉以降的世界歷史。

看看最近十年,世界上挨打的是哪些國家。在中東,最弱小不是伊拉克,在南歐最弱小的也不是南斯拉夫。而這兩個國家之所以挨打很難說是因為它們弱後或弱小,而是因為胡作非為過了頭。落後就挨打反倒是薩達姆、米洛舍維奇等人的邏輯,為相對強大的國家或種族消滅相對弱小的國家或種族張目。

雖然國際競爭必以國家的實力為後盾,但弱肉強食的法則並不完全適用於國際關係。否則,世界上大多數弱小國家就無法存在。國際社會之不同於動物界,是因為有其被大多數國家所接受的遊戲規則。而這些遊戲規則並不是以弱肉強食為原則制定的,更沒有把落後就挨打正當化。雖然不是所有國家在所有時間都遵守這套規則,但至少大部分國家在大部分時間都按這些規則行事。否則,世界上就只有戰爭,沒有和平。

所謂弱國無外交更是無稽之談,說穿了則是為外交方面的無能和失敗進行開脫。道理正好相反:弱國最需要外交!在國際關係中,強國有強國的外交,弱國有弱國的外交。但弱國比強國更需要外交方面的智能和酃狻<詞瓜竺攔庋某洞蠊糲朐詮噬嫌惺裁炊鰨脖厝皇峭飩幌刃小?純春M逭稭塗撲魑終稭昂蟮拿攔飩瘓兔靼琢耍飩歡砸桓齬業惱鉸緣檬в卸嗝粗匾U饈喬抗睦印T偎鄧等豕V勻豕枰飩唬且蛭飩懷砂芏砸桓鋈跣」依此瞪烙乒亍H跣」以詮噬峽渴裁從氪蠊赫比徊荒蕓渴盜Γ強客飩環矯嫻鬧悄堋?

這就需要更高的外交智能,更富有彈性的外交戰略。因為弱小國家既無法以實力 與大國抗衡,則必須以外交手段與之周旋,以謀取國家的最大利益。成功外交的前提之一是對自己國家的能力有正確的估計,至少應當明瞭,在眼前的局勢當中,哪些事做的到,哪些事做不到,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

我想,近年來弱勢外交成功的例子可以舉出很多,其中俄羅斯在科索沃戰爭前後的外交活動就頗值得稱道。國內許多人認為,俄羅斯無法制止北約轟炸南斯拉夫,在外交上和軍事上都是一種失敗。但是,這種結論根本沒有道理。因為要論失敗或成功,我們必須先搞清楚俄羅斯的外交目的是什麼。如果俄羅斯的目標
是阻止北約轟炸,但是事實上沒有阻止北約轟炸,那當然是失敗。但是,如果俄
羅斯當局並沒有把目標定位於阻止北約轟炸,那現有的結局就不能說是失敗。有人會問,俄羅斯為何會放棄阻止北約轟炸的目標呢?這就是俄羅斯外交比中共外交的高明之處。

其實也用不著太多的智能,在這種情況下,只是搞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就已經向成功邁出了第一步。就當時的情況而言,任何頭腦清醒的人都會看到俄羅斯不可能阻止北約的軍事行動,除非採取非理性的激烈對抗行為,但那樣對俄羅斯沒有任何益處。既然如此,把阻止北約的軍事行動作為目標就不是一種理性的外交行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在外交上屬於蠻幹。

在整個科索沃事件前後,沒有跡象表明俄國已經把阻止北約轟炸作為根本的外交目標。當時國內有人相信俄羅斯會動用軍事力量幫助南聯盟,恐怕這一點連米洛舍維奇都不相信。在 與北約對抗方面,他雖然做了非理性的選擇,但他還沒有胡塗到對俄羅斯抱不切 實際的幻想。俄國不可能阻止北約的轟炸,也不會對北約的轟炸做有實質意義的 激烈反映,這一點從戰爭開始前就很清楚。此後,俄國的外交完全是在這個框架中展開的,結局不用說了。戰爭前後,俄國得到了所有能夠得到的利益。

反觀中共的外交,則是難以見出章法。首先對自己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完全不明瞭。有時候知其不可為而為,有時候可為卻不為。在近年的外交事務中,缺少理性,無所作為,以至造成現在的困局。中共最大的外交困境在於,已經走上和西方對抗的道路。卻沒有同盟。

有人幻想與俄國結盟,這完全是一廂情願。因為最關鍵的一條是國家間的結盟能夠為相關國家帶來最大的利益。就俄國而論,有一點十分明確,與中國結盟即意味著與西方對抗。基於此,我們就必須問一問那些幻想俄國與中共結盟的戰略家,通過與中共結盟,俄國是否能夠獲得她與西方國家保持正常關係得不到的利益?如果回答是否定的,俄國與中共就根本沒有結盟的希望。即使意識形態也不能完全代替國家利益,況且現在俄國在意識形態上更接近西方,而與中共敵。

在臺灣問題上,這種外交上的困境和孤立表現的更加突出。中共不可能和平地解決臺灣問題,原因很多,暫且不論。但中共考慮動武時,就會發現周圍全是敵人。施米特說,政治的首要問題就是分清敵友,但只有在極端狀態下,也就是戰爭時期才能知道真正的朋友和敵人,因為戰爭自然把國家分成不同的陣營。

和平時期,大家都可以做朋友,為了做生意,敵人也可以假裝成朋友。但戰爭一起,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中共的戰略家想象力再豐富,大概也不可能幻想中共在與臺灣(實際上是與美國)的衝突中,哪個國家會成為中共陣營中的戰友。這就是為什麼軍事壓力無助於解決臺灣問題。這一點,臺灣領導人看得很清楚,如果美國和日本都站在中共的陣營一邊,臺灣問題解決起來就容易的多。但是,現在 的情況正好相反。

造成中共的外交困境的原因很多。這裏只說兩點:一是意識形態的包袱;二是對自己的國家存在虛幻的認識。這兩點都不難理解。就第一點說,只要中共不放棄與主流的西方民主理念敵對的意識形態,與西方的對抗,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任何頭腦清醒的人都明白,中國與西方對抗決不符合依媯賜耆?

合中共的意識形態,也符合中共的眼前利益。就第二點說,中共對中國的能力有 著不切實際的想法。中國離世界大國的地位仍然相差很遠,而中共則不顧這種現實,推行所謂"大國外交"。而在國際間出現一個新興的大國,則必然 意味著要打 破原有的國際政治格局。而中共實際上沒有能力打破現有的格局,以實力做後盾推行自己的外交政策。外交政策與國力脫節,豈能不到處碰壁?

轉自《大家論壇》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