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查禁中央政策汇编
 
2000-11-12
 
【人民报讯】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中央政策汇编为何成了禁书

  就在两三天前,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李勇强采访到这样一件奇事。

  今年8月的一个深夜,江西省上饶县农民甘让春的家突然遭到派出所的搜查。派出所凌晨两点在甘让春家展开的行动,是为了搜查什么呢?原来,甘让春向附近的村民卖了64本《减轻农民负担工作手册》,当地的乡村干部要他将卖出的书全部收回上缴。

  与此同时,甘让春在上饶县某机关当干部的姐姐也被莫名其妙地停了职。甘的姐姐与这本书毫无关系,至今甚至没有看到过这本书。甘让春愤愤不平地说:即使是我的错,也不能株连到我姐姐的头上啊!

  除了姐姐停职,甘让春还受到更为严厉的威胁:如果不把卖出的书收回,甘让春所有在上饶县有正式工作的亲人,将会全部丢掉铁饭碗,两个年年是三好学生的女儿,将来的前途也将受到牵连。直到甘让春把所有的书收回,停职了一个星期的姐姐才恢复工作。结果甘让春七八十岁的老父母至今还提心吊胆。

  离甘让春家三百公里之外的高安市农民梁建平,和甘让春卖的是同样一本减轻农民负担的书。不过,相比起来,梁建平的运气似乎要好得多。梁建平卖了140本书,其中的100本竟然是当地的镇政府买下的,不过,镇政府买书是为了让农民买不到书。镇政府不但买了书,还许诺给梁建平好果子吃:只要梁建平不向村民卖书,只要他不宣传中央的政策,可以让他当一个养路队的队长。

  不过,梁建平并没有接受镇政府的好意,把剩下的40本书卖给了村里的乡亲。

  自然,养路队队长梁建平是当不成了。不过,他并不后悔,虽然他为了交清各种费用,已经欠债5千多元。

  梁建平所在的村子叫高安市蓝坊镇东头岗村,自从这个村的村民拥有了《减轻农民负担手册》这本书以后,当地的乡镇干部就不再向他们多收费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其他的村子却照收不误。结果周围的村子怨声载道,大呼不公。

  江西省上饶县汪村乡农民曹政节也和这本《减轻农民负担手册》有关。他把书买回来后,按照书中刊登的国家政策一算,才知道乡里村里收取的费用有很多不合理。1999年,当地政府向他收取了11项费用,共计998.38元,而他一年的收入才1千多元。特别荒唐的是,他家去年只养了两头猪,可生猪屠宰税是按照7头猪来收取,因为他家有7口人,生猪屠宰税是按照人头来摊派的。一气之下,曹政节不但自己买了书,还向附近的乡亲推销了36本。弄清了国家政策的150位村民开始联名写信,希望能够减掉不合理的负担。结果,出人意料的事情出现了,曹政节竟然被抓到派出所关了15天。

  在曹政节的家里,那本惹来麻烦的书被没收了,可这本书的宣传画仍然和财神爷、太上老君的年画挂在一起。当地的农民对这本书有自己独特的叫法,称之为“尚方宝剑”。但是,对这本书的搜查,却在整个江西省范围内全面展开,参与收书行动的有县、乡、村的干部,甚至包括公安人员。

  那么,这本被农民称之为“尚方宝剑”的书,它被收回后,究竟藏在何处呢?

  记者在江西省档案馆一间铁将军把门的屋子里,透过窗户,看到了这批被强令收回的一万多册书。

  原来,这本书是江西省农工委机关杂志《农村发展论丛》的一本增刊,这本定价十元、刊登和解释国家政策的书创下了半个月内售出12000册的记录,也创下了半个月内再收回的记录。桂晓琦是《农村发展论丛》杂志社常务副社长,不过,他现在已经被免职了。

  附录:

  曹政节一家1999年上缴费用清单

  1、教育附加费 147.7元

  2、建校费 140元

  3、乡村统筹 113.58元

  4、水利费 20.25元

  5、农技费 7.54元

  6、生猪屠宰税 84元

  7、公路费 262.5元

  8、农电改造费 38.5元

  9、定产计征收入 88.87元

  10、附加费 4.44元

  11、特产税 81元

  共计:998.38元

  面对这样一本“奇”书:一边是无数的农民拼命想买想看,一边是强行收缴不能卖不能看。不知道您是否和我们一样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现象?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量,把遍布江西全省的一万多本书十几天就收到一个仓库里封存起来呢?今天晚上这起离奇事件的两个当事人一起来到北京,一个是编这本书的中共江西省农工委《农村发展论丝》杂志社原副社长桂晓琦,一个是买这本书的江西省上饶地区农民曹政节。他们专程接受了我们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记者陈大会的采访,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在电视媒体上公开披露这起离奇事件的内情。

  陈大会:首先感谢你们二位对我们栏目的信任,不远千里来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宣传党的政策的书被当成禁书,给查封起来,等待销毁。所以我们观众都非常想知道事件的真相,我们非常希望你们能给我们一个客观真实的回答。在江西是谁、什么部门,通知你把这些书收缴回来。

  桂晓琦:我们的主管部门,杂志社的主管部门——中共江西省委农工委。农工委有分管领导

  张主任,张主任是分管我们的主任。他说下来了通知,我们这本书暂时不要卖。

  那几天书正好是卖得比较火的时候,有些农民从四面八方到我们这儿来买书。有

  的是拿蛇皮袋一次性买几百本。

  陈大会:这书出来多长时间了?

  桂晓琦:出来了十一二天吧。

  陈大会:你们农委的副主任,通知你们把这个书全部都收缴回来?

  桂晓琦:他当时是说我们不要卖。

  陈大会:你们以前有过出版了杂志,然后马上又勒令给收缴回来的事吗?

  桂晓琦:这样的没有。

  陈大会:你们的领导说它有什么问题吗?

  桂晓琦:没有。当时呢,就是说接到下面基层干部的电话,说我们农委编了一本书,这本

  书在下面有反应。可能这个农民,就是说会影响到当前农村的稳定。

  陈大会:您是这本书的总策划,那么为什么要把我们总理的头像放在这个封面上,

  而且占了有一半的位置?

  桂晓琦:朱总理,我觉得,他在财政这么困难的情况下,每年发行大量国债,在这么困难

  的情况下,他还再三强调,不能在这个时候多收农民一分钱,要让农民休养生息。

  我觉得他确实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的一种声音。

  陈大会:容易被人信任?

  桂晓琦:对,容易被人信任。

  陈大会:您在看到这个封面的时候怎么想?

  曹政节:我看到这个封面的时候,我看到:尚方宝剑在手、农民朋友抓牢,这个内容一看,

  这个上面讲的,一行一行啊,对我们农民,要交什么税什么税,都讲得明明白白,

  所以在我们农民手上,这本书基本上就是可以保护自己。

  陈大会:尚方宝剑?

  曹政节:就是尚方宝剑。

  陈大会:当时根本就没有担心它会成为禁书是吗?

  曹政节:应该没有这个担心。

  桂晓琦:我觉得这个事情,根本没有想到。因为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是农委的机

  刊物,我们的责任、我们的职责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宣传党的政策。

  陈大会:您认为农委有权力来查封这个书吗?

  桂晓琦:我认为,应该是没有,从管辖范围来讲,或者是从权限来讲,不应该是由农委来

  定这个事情。

  陈大会:听说这本书半个月就卖了12000本?

  桂晓琦:对。差不多是这个数。

  陈大会:然后农工委又用了半个月把11000本给收回来了?

  桂晓琦:这个是通过各个县,通过各个县的相关组织。这次我陪同中央电视台几个记者下

  去采访。下面为了收这本书,采取了一些极端的手段。比如说我们一个特约记者,

  他卖了四十多本这个书。当地的县委县政府做出决定,让他在县里工作的姐姐,

  先把职停了。理由是你没把你弟弟管教好。那么你什么时候把你弟弟管教好,你

  什么时候回来上班。

  陈大会:我听说是动用了公安,然后有一个说法,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挨家挨户查这

  本书,一定要把它都给收回来?

  桂晓琦:当时有一种说法,就是书卖到哪里,影响消除到哪里。

  陈大会:他们怎么能办得到?

  桂晓琦:上面是这么说的。下面所谓消除影响,就会采取一些手段去做。

  陈大会:您是买这本书的农民,但是我听说您也参加把这个书给收回来的活动,为什么?

  曹政节:为什么?他们上面要我把这个书收上来嘛。

  陈大会:他们是花钱买了这个书,你还要再退给他钱吗?

  曹政节:没有啊,那个钱都还没有退还人家。

  陈大会:那就等于是没收?那把这个书收回来之后呢?

  曹政节:就把我抓起来了。

  陈大会:把你抓起来了?为什么?

  曹政节:他讲这个是非法的,那我跟他讲不清楚。

  陈大会:说你什么罪名呀?

  曹政节:它讲我非法在这里宣传这个东西,派出所它是讲,这个是非法的。它说中央政策

  是不错的,(但)它说里面一段一段抄了一点下来、摘录下来的。

  陈大会:谁把你抓走了?

  曹政节:公安局嘛,派出所啊。

  陈大会:当时是给你戴上手铐带走的?

  曹政节:戴上手铐。

  陈大会:关了你多长时间?

  曹政节:关了我进去半个月。

  陈大会:关在什么地方?

  曹政节:关在县看守所。

  陈大会:就是因为这本书?

  曹政节:其实讲来讲去就是这本书嘛!没有这本(书),不是搞这个东西,以前老百姓

  没有看到这里面的政策,我们心里面也不会那么激动嘛。

  陈大会:你们买了这些书,都收上去了,那么该抓的也抓了,该抄的也抄了,然后你们那

  些村干部、乡干部对你们还说了什么呢?

  曹政节:他说这个是非法刊物,他说是编的。所以我一直不相信。朱总理的像在上面,是

  减轻农民负担,电视上经常都看到。我不会相信这个事的,所以我宁愿相信县里

  是乱搞的。

  陈大会:这个书上有好多中央文件,还有政策,都是在报纸上能登出来的,如果你们不买

  这个书就不知道吗?你可以幢ㄖ桨 ?p>  曹政节:报纸上?我们农民、老百姓啊,在农村里哪里有人订报啊?订报是比较小的。这

  个一看,尚方宝剑在手,农民朋友抓牢。这个《减轻农民负担手册》,这个不是很

  简单吗?一看里面一条一条这个多么光彩(清楚)啊。

  陈大会:平时看不到报纸?

  曹政节:平时也看不到报纸嘛。所以我们农村里就是为了这本书。我们肚子里感觉太激动

  了。

  陈大会:当时你拿着这个书,找到县里面的领导,是吗?说他们有好多收费都是错的,他

  们跟你说什么呢?

  曹政节:他就讲乡里太穷了。我讲乡里太穷,不(应该)是从老百姓手上拿,应该有政策,我

  们应该按政策办事。

  陈大会:各级政府、各级部门从你们农工委一直到村委,到村里边的领导,都在说这个东

  西是非法出版物,我们一定要把它收回来,我不相信这些部门会对非法出版物这

  么感兴趣,他们为什么不要让它出来?

  桂晓琦:这本书的出版,尤其是被农民掌握以后,会带来一些后果。可能一部分不该收的

  钱收不到。

  陈大会:我们那么多的干部,那么多的部门,明知道这些钱是不该向农民收的,不该向他

  们去收的,而非要去收,他们必须要这样做吗?

  桂晓琦:其实这个又不能怪乡镇,我不讲这个财政任务是哪里下的。如果是我这个乡镇,

  去年收入是400万元,那么县里今年让我完成增加20%,我就必须得完成480

  万元。而且在我们那里,有相当一部分县里它可能会采取一个措施,就是你的财政任务和你的帽子连在一起。如果是你6月30日,假如说你的任务没有过半,那么可能会:我先让你降职。如果是到12月30日,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的话,我可能就免你的职,那么如果我不完成,免职是必然的。我这个乡、镇党委书记被免职是必然的。如果我采取一些手段去多收农民的钱,加重农民的负担,我只要不出事,不搞死人,我只是有免职的危险,但是没有免职的必然。尤其是这本书,省里发通知下去以后,下面基层干部反而印证了他的想法,你看省里支持我这么做,省里如果不支持我这么做,他怎么会把这个中央政策收回去呢?所以在下面呢,他可能通过这件事情,有相当一部分的基层干部,也会把中央政策不当一回事。

  陈大会:把中央的文件当做禁书给查封起来,收缴上来,江西省农工委为什么有这么大的

  胆量?

  桂晓琦: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

  陈大会:`但是不得不回答。

  桂晓琦:这个问题确实比较难回答。

  陈大会:因为您在那工作是嘛?

  桂晓琦:我觉得被查的书,被禁的书,它毕竟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书。它是一本中央政策的

  汇编,那么现在再来谈,这个胆量的问题,那我就觉得比较难回答。

  陈大会:我们想知道他(曹政节)因为这本书被抓起来了,关了半个月,你呢?

  桂晓琦:我因为这本书,目前8月17日我被免去了原来担任的这个职务职务。

  陈大会:副社长?

  桂晓琦:对。

  访谈到这里暂告一段落了。1996年,党中央、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切实做好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决定”,其中详细的规定有13条。但是,这几年来,这么好的政策在一些地方却一直推行不下去,农民们听到的、看到的中央政策竟是如此的少;而一个江西省农委,就能在半个月时间之内,把已经发行的1万多册书收回。这前后的巨大反差让我们觉得匪夷所思。据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这1万1千本“减轻农民负担手册”至今还被封存在江西省委大院的某个仓库里,这本写满了党的政策和中央精神的小册子依然前途未卜。(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