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中国人热乎什么
 
2000-11-11
 
【人民报讯】美国又在选总统了。与往常一样,国内大小传媒都热乎地报道着两位候选人谁争先,专家们都分析着戈尔小布什谁会最终入主白宫,而美国人在选举中又加入各种"佐料",如为了显示人情味,选举人纷纷表演长吻短吻之类,也使全世界看得津津有味。

美国是超级大国,它的一举一动影响世界,总统选举自然更是如此。然而,在看热闹之余,我们不禁要问: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为何如此关注美国大选?

今年11月7日,美国人将用手中的选票,把戈尔和小布什其中的一人送进白宫。美国人的选择,为世界所瞩目,也为中国所瞩目。

在今天这个相互依赖日深的世界上,大国的兴衰影响决不会只限于其国内,美国就更不必说了。一个惟一的在各方面遥遥领先的超强的美国如何运用它的力量,奉行什么样的哲学,对世界其他国家的人都有利害关系。

中美关系的走向

关心美国大选,首先我们关心的就是中美关系的未来。

中美关系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台湾问题,1996年李登辉访美,中美关系的前景一度让人担忧,在中国作出强烈反应后,克林顿与国会算是认清了中国在统一问题上的底线。

此外,战区导弹防御计划(TMD)与NMD(国家导弹防御计划)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9月1日克林顿宣布将由下届总统对部署美国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问题做出决定。克林顿说:“应该考虑部署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给亚洲的安全带来的影响。”他强调不能刺激从中国到南亚存在的核力量。

NMD主要针对俄罗斯和中国,因为美国知道只有这两个国家才有可能对美国本土构成威胁。到了2005年后,预计俄罗斯将融入西方体系,可能会真的与美国一起建造NMD,果真如此,NMD的矛头所指就再清楚不过了。

戈尔与小布什目前在NMD问题上表现谨慎,但是普遍认为,NMD已箭在弦上。

中美经贸往来是中美关系的稳定因素。克林顿在10月10日签署了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地位的法案,中美贸易在未来几年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美国的制造业与金融服务业期待大举进入中国,而中国的轻工、纺织产业也要更多进入美国,据专家估计,今后,中美两国间的经贸磨擦不会因为中国入世而减少,反而会更加剧烈,中国经济进一步高速发展必然面对市场空间的压力,中国为加入世贸定下了开放经济的具体的时间表,中美两国为维护本国利益,势必采取更多非贸易壁垒,两国领导人的政策倾向因此会变得更重要。

朱总理8月4日在北戴河会见了美国一个民主党参议员里德时曾说:“你们两党的党章我都看了,对中国的政策都不怎么样,都有不正确的地方,所以我们也不期望谁上台会好一点,谁做总统会有大的变化。”这种态度说明中国官方心态平和、静观其变。

身边的美国文化

除了麦当劳外,离我们生活最近的“美国制造”就是好莱坞大片了。

在选战进入白热化之时,戈尔与小布什先后对好莱坞和美国文化的日益倾向暴力、色情和粗俗的现状展开了攻击。据一个民间组织统计,一个美国人在成年以前,要在电视和电影上平均看到3万个以上的暴力或色情镜头。好莱坞内的有识之士也对这种状况表示了忧虑。

目前,美国大片已经成了中国电影放映业的生命线,根据中美世贸谈判,美国电影包括电影放映业即将大举进军中国,大片数量有可能从每年10部增加到30部,抛开这对中国电影产业的影响不说,美国电影中的那些为正统的美国人所不齿的东西,不可避免地要在中国传播,中国大众文化的粗俗化与美国电影传播的因果关系是个不容易说清的大问题。

美国电影在其国内还是执行分级制的,而在中国,盗版光盘打破了所有禁忌,已经成为中国城市居民文化消费的一道大餐,任何一部美国电影在上映一周后,国内就有盗版上市,可以说,基本同步了。

新总统不大可能影响好莱坞的制片人,不过,美国人对自己文化的严肃批评确实值得我们注意。

互联网的前景

戈尔曾吹牛说,互联网是他发明的,他想树立自己是高科技中人的野心昭然若揭。

不过美国近10年的经济强势确实与自里根上台以来,美国力主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决策关系重大,而克林顿与戈尔执政时,大力发展“信息高速公路”,戈尔还挂帅主推“数字地球”工程,也成为美国在西方世界经济一枝独秀的原因。

现在,美国虽然在技术上仍然主导着互联网,但是,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在美国以外已经逐步有赶上甚至超越美国的势头,中国的上网人口目前只有美国的1/10,但是,据估算,5到8年以后,就会超过美国,就像中国的手机用户已经超过美国一样。

互联网的力量使不少留学美国的中国人回国寻梦,互联网的发展是中国追赶发达国家的一次历史机遇。但是,互联网同样潜伏着危险,克林顿在他任内的惟一一次中国之行中,执意参观了中国学生上网的情况,并在回国后说,互联网是中国向世界打开的一扇门。请让我们关注,如果“数字副总统”戈尔转正,他将怎样利用互联网为美国的利益服务呢?

亚裔与华人

华人在美国早在70年代就已有了“模范少数民族”的称号,但是,去年的李文和案,让在美华人包括亚裔人士痛感自己政治地位的低下。

总人口已经超过1000万的亚裔,在这次大选发出了一个强硬的声音,一个名为“80:20”的组织9月联合华裔、日裔、朝裔和越南裔美国人的社团组织,他们希望八成的亚裔人口能够跟随这个组织的决定发挥集体的力量,因为过去亚裔的选票分散,结果使他们的声音都被忽略了。

在分析了两党对亚裔的政策后,他们鼓吹,亚裔选民应集中把选票投给民主党的戈尔,在克林顿的任期内,他所任命的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官员是美国历史上最多。

虽然仍很难说,“80:20”组织的呼吁能有多大成效,亚裔真正改变自己在美国政治中受到歧视的地位,取得犹太裔那样的角色转换的成功,还需要长期的努力。

10月7日,小布什的弟弟尼尔·布什访台湾,其部分用意就是为小布什拉票,目前估计在美台湾移民有150万人,而在台湾的美籍华裔人口就有约8万。

代议制的活报剧

美国建国历史虽短,但却是代议制政体的老祖宗,它的建国比法国大革命还早了13年。其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思想,保证了美国以不断的内部改良,避免了激烈的权力争抢给社会带来的破坏和影响,使到目前为止的53届政府都能平稳地过渡,为美国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制度基础,研究美国,大选是一扇窗。

每一次总统竞选中各位候选人互相揭短、攻击,除去涉及个人的之外,多数都是对政治和社会弊病的审查,其所指出的问题的切中要害和批判之尖锐,不亚于来自基层愤愤不平的群众的批评。

正如瑞典著名社会学家古纳·米尔达在他的名著《美国的悖论》中写道的:“如果说全世界都充分了解美国的腐化现象、有组织的犯罪和司法制度的弊病的话,那不是由于其特别邪恶,而是由于美国人自己爱宣扬缺点。”

美国人走在世界的前边,它曾面对过的问题,世界其他地方也或早或晚地会遇到:男女平等、环境污染、国家安全、产业升级,高科技发展,体制建设,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大选中的美国人关注的焦点,对发展中的中国不无借鉴意义。

本世纪以来,美国人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规矩的制定者,从国联和联合国,到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贸世贸,而中国经济又在谋求尽快与世界惯例接轨,按人家的规则游戏,又怎能不去了解这些规则的实质呢?/《中国新闻周刊》(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