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中國人民
 
趙達功
 
2000年11月10日發表
 
【人民報訊】都知道中國是一個專制國家,這裏的人民沒有自由。其實,在我看來不然。

中國人民的自由狀況,自從改革開放以來有了巨大的變化。比起毛澤東時代,中國人民的自由程度已經了不起了。雖然,事實上人們還沒有遊行、示威、結社、罷工等憲法上規定的自由,但政治言論自由確實已經基本得到保障,只不過這種政治言論自由侷限於私下,在公開的場合,政治言論自由是不存在的,當然這裏指的是與共產黨和政府觀點不一致的言論,也就是說不允許公開場合下的不同政見言論。

顯然,中國人民的自由在政治上受到限制。如果中國人不關心政治,不去追求政治上的民主自由,中國人民就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民,而且許多個人自由是西方人沒有的。

中國人有隨地吐痰的自由,當然指的是在公衆場合。雖然中國許多地方政府規定不許隨地吐痰,甚至對吐痰者要罰款,但並沒有阻止人們吐痰的自由。有一次,有家鄉朋友來深圳,我特意熱情邀請其來家裏作客,誰知席間他竟然吐痰在地板上。西方人就沒有吐痰的自由,不過西方人也決不會學習中國人的這點自由。

中國人有隨地扔垃圾的自由。不過這點自由也不是在中國所有的地方,象香港隨地扔垃圾是要罰款的。但在中國的大部分地區,人們還是有隨地扔垃圾的自由。香港人深刻了解中國人的這種自由。有一個香港的小孩,在過關時手裏拿着一個可樂的空罐,等一過關來到深圳,立刻將可樂罐扔到地上,嘴裏甚至喊到:「可以扔垃圾了!」隨地彈菸灰,扔菸頭更是司空見慣。西方人甚至中國的香港人就沒有中國人這種隨地扔垃圾的自由。

中國人有闖紅燈的自由。城市裏對司機闖紅燈當然要處罰,但行人闖紅燈就很自由。雖然許多地方政府有規定,闖紅燈要罰款,但沒用,人們依然自由自在地闖紅燈,那些罰款沒有任何阻嚇作用。比如在深圳,政府規定闖紅燈罰款20元,但無法執行。原因一是法不責衆,闖紅燈的人太多,有限的警力不可能都用來抓闖紅燈者;二是罰款時,如果沒有錢,警察一點辦法也沒有,總不能因此抓人吧。所以這闖紅燈就無法管制。中國人何止有闖紅燈的自由,爬欄杆橫穿馬路的自由也是有的。相信西方人就沒有這樣的自由。

中國人有喫飯浪費的自由。看看酒樓飯館,浪費食物是正常事情,尤其北方,剩下多少菜也不想打包。國家雖然窮,但中國人就有窮大方的習俗。西方人與中國人相比就小氣多了,不說人家習慣AA制,就是喫飯都是一人一份,喫的精光,看不到有浪費。只有中國人有浪費食物的自由。

中國人有作假的自由。說假話、空話、大話的自由,已經成爲全民的自由。從政治上說假話延伸到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也講假話,所以人們之間普遍沒有信任感。連籤合同,白紙黑字,清清楚楚,也可能是假的。造假就更多,象假煙,假酒,假藥,假幣,假文物,假化肥,假種子,假農藥,假文憑等等等等,假東西太多,讓人防不勝防。作假已經深入到中國人的生活各個方面,那的確是中國人的自由。西方人就沒有中國人這樣的作假自由。

中國人有行賄受賄的自由。普通的小商小販會向工商管理人員、稅務人員、衛生防預人員等行賄,普通的農民也會向村長、鄉長等行賄,而大部分中國官員都既是行賄者也是受賄者。行賄受賄是中國的普遍現象,因此也成了中國人民的自由。雖然說行賄受賄違法,但也不能全抓起來,因爲這種行爲太普遍了,如何抓?法律無法制止行賄受賄,它自然成了人們的一種自由權利。

中國人有偷稅漏稅的自由。可以說,幾乎所有的工商企業或個人都有偷稅漏稅現象,除了那些可以直接從交易中能夠直接扣除稅款外,人們都儘量想辦法偷稅漏稅,而且都不怕受到制裁。西方人就沒有偷稅漏稅的自由,尤其沒有中國社會這種全民性、普遍性。

中國人還有許多自由,在這裏無須一一列舉。

很可笑,中國人雖然沒有政治自由,但其他自由比西方人就多多了。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10,30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