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腐敗
 
範似棟
 
2000-10-6
 
【人民報訊】鄧小平提出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個理論很有思想深度和現實意義。有了「中國特色」這個法寶,吃改革飯的,既可以「摸著石頭過河」,也可以大著膽子貪污。河是哪條河?平頭百姓沒有資格過問。但中國的腐敗,老百姓都看在眼裡,記在心頭,甚至有些人多少也玩過一把,所以感同身受,都有許多話要說。

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建設出來的東西,無論工、農業產品,還是思想產品、勞務產品,中國有的,其它國家也有,所以這些東西都不具備中國的特色。看來看去,一定要找些稀罕的物件──只有腐敗,那才真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的特色。其特色或怪異性至少表現有三。

中國的腐敗,其實就是官吏犯罪。但是,中共偏偏要說是腐敗。這個腐敗和中共常說的「官僚主義」一樣,可大可小,隨風變化。說得輕,好像是違紀、是工作作風和工作方法問題,說得重,又可以像成克傑一樣殺頭。中國的《刑法》沒有腐敗罪,但成克傑卻因腐敗而成死罪。腐敗的詞意含糊,完全沒有法學上的明確定義,現在卻李代桃僵,要總括從玩忽職守到色情關係、從私設金庫到貪污巨款,林林總總的刑事罪行。外國也有官吏犯罪,但好像沒有轉彎說「腐敗」的。如有例外,還請識者教,這是其一。

官員犯罪,按常理也就勞駕大理寺問案。但是中共偏不,有著檢察院不用,卻讓紀委調查。這個由全國人大轄下的檢察院,好像是美蔣特務,黨中央就是信不過,非要越俎代庖、另搞一個黨內的檢察院(名謂紀律檢查委員會)不可。浪費財帛不說,憑空生出許多衙門,還說要精簡機構。這是其二。

最荒謬的是中共關於官員犯罪原因的理論。以前說這是資產階級思想作祟,後來又有一種新論,說這是由於制度弊病太多。這種新論與鄧小平有關。鄧以前總結文革教訓時說,文革的發生與中共的制度有關。有些人聽了這句話覺得很深刻、很過癮,以為這是批評到根子上去了。其實這是誤會。鄧說得很清楚,這個制度不是指根本制度,而是指「具體制度」。有些壞事做了,誰來擔當?誰都不肯負這個責,於是就有那個「具體制度」來領罪。鄧小平就是用這個蒙太奇手法處理文革和其它中共的歷史問題的。鄧小平是中共高人,哄得過去的迫害者和被迫害者都歡天喜地。然而回過頭想想,這個「具體制度」原來是子虛烏有。這是其三。

前些日子在網上看到鮑彤為《美國之音》寫的《中國的腐敗是制度性腐敗》,還是中共文化的思想定勢。鮑是這樣說的:「談到中國的腐敗,大家都搖頭嘆氣,憂心忡忡。有人主張嚴加懲處,有人主張深入教育。我看用意都非常好,都沒有錯。可是從嚴懲處、反覆教育,早已提倡多少年了,成效不大。只要孳生腐敗的制度不變,成克傑們就陰魂不散,隨時隨地都能借屍還魂。我主張通過制度改革,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腐敗問題。」

這裏鮑說的是「提倡多少年了」,而沒有說力行多少年了。這是有區別的。中共多年來,非但沒有真正嚴懲,而且是姑息養奸,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官吏犯罪。沒有力行過,怎麼就能說嚴懲沒有成效呢?近來江、朱開始有選擇地打擊腐敗,雖有傾軋之嫌,打與不打就是不一樣。

把成克傑犯罪的原因歸咎於制度,似乎深刻,其實並不真實。鮑49年前就參加中共革命。那時年輕人也以為一切的亂七八糟,都源於當時的國民黨政治制度。結果,國民黨被趕走了,制度是好像變了,犯罪卻更猖狂。將罪歸於政治和將功歸於政治一樣,都不脫突出政治,陷入政治第一的窠臼。政治在社會發展的諸多因素中,常常不是根本性和決定性的因素。

還有,如果中共不能力行嚴懲官吏犯罪,怎麼可能實行難度更大的制度改革呢?

人們更感興趣的是:鮑彤個人對「6.4」的經驗教訓,曾經有沒有人謀不臧或操之過急的失誤?有沒有該負的責任?僅僅說共軍太狡猾或太凶殘是不夠的。鮑先把這些事向世人交代了才對得起歷史和舊主,才是君子所為。
--摘自民主論壇(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