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破全國罕見強迫百名婦女賣淫案   
 
2000-10-29
 
【人民報29日訊】廣東警方3個月查處賣淫嫖娼2800起並破獲全國罕見的組織強迫婦女賣淫案。震驚中央的拐騙百名少女賣淫案該團夥15名主要成員,9人落網,抓獲涉案人77名,解救38名受害婦女。 

  廣東省公安廳昨天下午宣布,廣東警方摧毀了以遊德康、闞文聰為首的組織、強迫婦女賣淫特大團夥,受害幼女,少女多達105名,目前該團夥15名主要成員9人已落網,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共77名,解救受害婦女38名。據統計,今年1至3月,全省公安機關共查處賣淫嫖娼治安案件2800多起6400多人次,打掉犯罪團夥一批。 

  省公安廳副廳長羅娟昨天說,被強迫賣淫的婦女大多是被人拐騙來廣東的。她呼籲外地女青年不要輕信招工的謊言,對親戚、老鄉介紹工作要提高警惕,以免上當受騙,被人推進火坑。 

  這是一起全國罕見的組織、強迫婦女賣淫的特大案件。105名年齡大多在12歲至16歲的幼女和少女,被遊德康、闞文聰夫婦為首的犯罪團夥,從四川、雲南拐騙到廣東省順德、南海、高明、番禺等地賣淫。記者日前在順德市採訪了這起案件的偵破經過,了解了該案令人震驚的內幕。  

  這起案件的偵破,緣於一封催人淚下的控告信。去年9月1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婦聯主席彭佩雲收到13歲幼女小蕓(化名)寫的信,信中寫道:「我家住四川省,我的同齡人阿美、小玉等住雲南省,共計13人,年齡最大的14歲,最小的12歲,於1998年農曆的七月十六被四川省珙縣王家鎮的王幫軍和王幫英等人,以介紹到廣東打工為誘餌,騙到廣東。他們強迫我們賣淫,一天到晚要接待不素之客,最少的3人,如有不從,便遭到王幫英的毒打,直至服從為止。我們的身心遭受非人的殘害,使我們永遠失去了正常女性的美好心靈和生育能力。」  

  彭佩雲閱後作了批示,並將此信轉給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李長春。李長春批示要求省委副書記兼省公安廳廳長陳紹基過問此案,盡快解救其餘少女,嚴懲逼良為娼的犯罪分子。 

  10月2日,廣東省公安廳辦案人員趕到四川省公安廳,在當地公安機關的配合下,找到寫控告信的小蕓,向她詳細了解被拐騙到廣東賣淫的情況。小蕓被拐騙時只有12歲,是第一次出遠門,加上事隔1年,她只知道被拐到順德,具體在什麼地方賣淫不清楚。辦案人員耐心詢問,小蕓只說發廊沒有名稱,所在的地方叫左灘,附近有個發電站。辦案人員轉而用畫圖的方法,讓她指出發廊附近有什麼建築。小蕓在圖上標出發廊所在那條街有很多飲食店、小商店,她還說出發廊的電話號碼。 

   回到廣東後,辦案人員經過走訪,了解到左灘是順德市龍江鎮的一個村,當地有一個發電站,發電站附近有兩家發廊,其中一家被當地人稱作「上發廊」的發廊周圍標誌物的特徵,與小蕓提供的一致,而且小蕓提供的電話號碼,1年前為該發廊所使用。

   專案組民警到順德市龍江鎮偵查,發現王幫英等人由於得知王幫軍被抓,紛紛改名換姓躲藏起來。民警像大海撈針一樣,在王幫英等人可能出沒的發廊、酒店尋找線索。

          老鄉騙老鄉幼女落火坑  

  11月1日下午,民警調查發現,王幫英等人可能仍在龍江一帶活動。民警布下羅網,查找王幫英的下落,很快便了解到她與嫖客在樂從鎮一家酒店嫖宿。第二天零時30分,民警在這家酒店抓獲王幫英。當時民警一見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這位個頭矮小、滿臉雀斑年僅16歲的少女,便是拐騙幼女賣淫的犯罪嫌疑人?第二天上午,民警根據王幫英的交代,抓獲了化名躲進一家工廠打工的王幫琴。 

   王幫英交代,1998年初,遊德康、闞文聰鼓起三寸不爛之舌,以介紹她到廣東的紙箱廠打工為名,將當時只有14歲的她和一批幼女、少女,拐騙到廣東南海、順德等地強迫她們在發廊賣淫。4個月後,她問遊賣淫總共得了多少錢。遊說有1萬多元。她問能不能拿回其中的一半。遊說可以,但條件是回老家帶一批漂亮的幼女來,王幫英為了拿回那一半錢,她回到家鄉開始拐騙活動。

   1998年9月,遊又對王說,快去帶人來,不然你那一半錢便沒有了。王幫英於是回到家鄉,與其兄王幫軍一起以介紹工作為名,將小蕓、阿美等4名幼女騙到王幫軍家,再由王幫英、黃天巧帶到順德市龍江鎮一間出租屋。這次她們沒有將幼女交給遊,而是直接控制這些幼女賣淫。據王幫英等人交代,他們在4個月內,先後誘騙13名幼女、少女到順德市龍江鎮賣淫。 

   王幫琴是受害者中絕無僅有的已婚女青年。因為相貌差,她經常「乏人問津」,結果乾脆和妹妹一起幹起拐騙女孩強迫賣淫的勾當。

          弟婦侄女外甥女都不放過  

  專案組認為,王幫英等人是被遊德康、闞文聰利用來作案的,此案的主謀應是一對夫婦。憑十年前照片認出疑犯但專案組著手偵查時,發現遊、闞自去年5月起已不知所終。原來,去年3月,雲南公安機關根據線索,到南海市西樵鎮抓獲組織、強迫婦女賣淫的犯罪嫌疑人陳遠金。陳是遊的結拜兄弟,遊得知陳落網,如驚弓之鳥帶著妻兒逃跑。  

  今年3月,專案組到四川、雲南追捕,期間獲得一條線索,遊德康到了浙江省蒼南縣。專案組火速趕到蒼南縣,在當地公安機關的協助下,發現遊德康、闞文聰躲藏在該縣龍港鎮白沙村一間磚廠。這間磚廠有200多名工人,位於一片開闊地,專案組當時手中只有一張遊德康10多年前拍的照片,要在200多人中找到他並不容易。專案組經過調查,確認了遊所住的工棚。4月4日晚,專案組民警趁遊德康飲酒正酣,出其不意地將他抓獲,同時抓獲正在挑磚的闞文聰。4月10日,遊、闞被專案組押回廣東。 

          闞文聰竟「幫助」嫖客強姦 

  遊德康現年33歲,闞文聰比他大1歲,來廣東前,都在四川省珙縣耕田。1995年,闞文聰的妹妹被人以介紹工作為名,拐騙到廣東南海市西樵鎮賣淫。1996年初,闞的妹妹回鄉,告訴遊在廣東賺錢容易,於是,遊德康和老婆帶著兒子,隨小姨子到了南海市西樵鎮打工。期間認識了一幫豬朋狗友,這幫人中有陳遠金、陳勇勝等人,這夥人最後結成組織、強迫婦女賣淫團夥。遊德康嫌打工辛苦,從小姨子被人拐騙到廣東賣淫中得到「啟發」回老家拐騙年幼無知的少女到廣東強迫賣淫,不需本錢且只賺不賠,是一條生財之道。當年底,他回鄉拐騙了第一個少女到廣東,控制她賣淫兩個月,此後一發不可收拾。 

   以後,遊德康、闞文聰夫婦不斷把黑手伸向同鄉的少女、幼女。他們喪盡天良,連自己的親戚也不放過,闞文聰弟弟的未婚妻、遊的侄女和外甥女都被他們拐騙到廣東強迫賣淫。這對狗男女威脅這些女孩,如果被民警抓到了,不許說出是他們帶來賣淫的,誰講了就將誰打殘廢。這些女孩生病了,他們不帶她們去看病,仍逼她們賣淫,不把她們當人看待。被強迫賣淫的幼女、少女,賣淫時間長則一兩年,短則10多天。遊對這些女孩經常動手動腳,有的被他長期占有。 

   在拐騙和強迫賣淫過程中,闞文聰起了關鍵作用。幾次被拐幼女被嫖客強姦時拼命反抗,她按住幼女的手腳,使嫖客強姦得逞。如果誰不願意去賣淫,她便不給飯吃。一次,一名女孩賣淫後,偷偷藏起50元,想買一條褲子,結果被闞文聰發現,她將女孩關起來毒打一頓。

               無人報案縱容犯罪 

  這起案件歷時兩年多,受害者超過105名,但一直沒有人挺身而出制止遊德康等人的惡行,令人扼腕嘆息。假如有人報案,便不至於有這麼多無辜幼女、少女受害。 

  小蕓是在偶然的情況下說出受害情況的。她在1998年底回家,對自己受到的蹂躪閉口不談。但由於她遭到非人的折磨,得了婦科病,小便失禁,晚上頻頻起床。在母親、姨媽的一再追問下,她才道出王幫英等人將她拐騙到廣東賣淫的經過。小蕓母親和姨媽聽後,只是不停地流淚,並沒有想到要向公安機關報案。當年8月,小蕓的父親從上海回來,得知真相後,仍沒有想到報案,而是去找王幫英的家人「私了」,要他們賠償經濟損失。王家是「鐵公雞」,一毛不拔。無奈之下,小蕓父親才寫信控告王幫英等人的犯罪行為,並向公安機關報案。此時小蕓受害已過去1年。  

  而且在這起案件中,除王幫英、王幫琴、黃天巧外,還有6名受害者在遊、闞的威逼利誘之下,拐騙同鄉幼女、少女到廣東賣淫,出現姐妹、姑嫂、同學、鄰居成群受害的奇特現象。 

  究其原因,主要是這些受害者文化水平低,親情、鄉情觀念濃,分不清醜惡。105名受害者中,文化最高的是初中三年級,其餘大多是小學二三年級文化,甚至一些是文盲。他們被騙來廣東後,僅有一人敢於反抗逃回家鄉。在受辱後,她們不敢也不懂報案。其次是遊、闞一夥利用親情、鄉情作案,以此控制受害者。受害者與他們「低頭不見抬頭見」,為免家人有麻煩,逆來順受,縱容了他們的囂張氣焰。參與辦案的民警每談到這些,長籲短嘆,怒其不爭。

為什麼近年來犯罪集團如此猖狂?國家搞成這樣,當權者沒有責任嗎?(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