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高权力交接在台海紧张情势中的作用及台湾的对策选择
 
2000-10-24
 
【人民报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二千年十月二十二日研讨报告.

前言
台海情势发展的主动权不在于台湾,而在于中共
中共最高权力交接在台海紧张情势中的作用
--江泽民--中共最后的一个“正统”最高领导人
--共产党“生死存亡”的问题
--江泽民权力中心的“临界稳定”状态
--江泽民权力中心稳定延续的出路:开放民主或统一台湾
--中共对台动武将是主动进攻
台湾政府的对策
--避免台海战争的突破口在中国大陆,而不在台湾或国外
--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的两大基础
--瓦解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精神基础的主动进攻
--影响精神战争取得胜利的三个误区
总结

-----------------------------------------------
前言
二千年十月十六日,中共发表《2000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特别指出“台海局势严峻”。并且重申了“三个如果”,即:

(一) 如果出现台湾被以任何名义从中国分割出去的重大事变;
(二) 如果外国侵略台湾;
(三) 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地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

“如果”上述三个情况出现其一,中共国防白皮书则指出:

中国政府只能被迫采取一切可能的断然措施,包括使用武力,来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实现国家的统一大业。

第一个“如果”,不可能发生。台湾总统陈水扁先生在就职演说中明确表明了新政府今后的立场,并且一再重申:

只要大陆无意对台动武,在他四年任期内,将不会宣布独立,不会改“国号”,不会推动“两国论”入宪,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台独公投,也没有废除“国统纲领”与“国统会”的问题。

换句话说,台湾新任总统就任时就作出了保证:保证不会推动台独,保证不会出现“台湾被以任何名义从中国分割出去的重大事变”的发生。陈水扁总统以“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台独公投”这句话,在民进党九九年五月八日全党会议中已经在对所谓的“台独党纲”作出“任何改变台湾目前现状的方案都要经由台湾人民用公民投票来同意”的明确阐释基础上,作出了更明确的解释,可以认为是一种明确作出让步的解释。

台湾新总统陈水扁就任以来,不但做到了自己的保证,使两岸关系不但没有恶化,而且使目前的台海情势比九九年“两国论”之后台海出现的紧张状况略有缓和。

第二个“如果”,就目前的国际情势来看,没有发生的迹象与可能性。

第三个“如果”,从字面上来看,目前并不存在。从台湾政府目前的政策与立场来看,今后也不可能“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

但是,问题的关键就在这第三个“如果”上:因为台湾政府是不是“无限期地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中共随时可以作出单方面的解释--而且中共的单方面的解释完全可以置事实于不顾。尤其是这里的“限期”问题,在统一模式问题还没有能够达成共识,前提条件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如何来谈“限期”呢?

因此,《2000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中关于台海情势的声明其实是以武力威胁作后盾,强词夺理,其实质是向台湾宣誓:

无论事实如何,中共政府随时将根据自己单方面的解释和判断,使用包括武力在内的一切可能的手段来完成台海两岸的统一。

由民进党推选出来的总统侯选人陈水扁先生在当选台湾总统前后,民进党就其“台独党纲”作了明确的阐释,陈水扁总统就“台独”问题作出了保证。陈水扁总统不但做了,而且还使两岸情势从李登辉的“两国论”提出之后的紧张状态缓和了下来。

那么,中共为什么却相反地认为台海局势更加“严峻”了呢?

这就是本次讨论报告所要研究的问题。

--------------------------------------------------

台海情势发展的主动权不在于台湾,而在于中共

民进党所谓的“台独党纲”,是这样说的:“基于国民主权原理,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及制定新宪法的主张应交台湾的住民,用公民投票的方式来做选择和决定。”

这里面的“台独”主张,目前既没有讨论,也没有公投。民进党早在九六年就已经以“中华民国”作为自己的国家,民进党九九年五月八日全党会议上明确阐释了该党的主张目前不是要“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而是强烈主张“任何改变台湾目前现状的方案都要经由台湾人民用公民投票来同意。”

由于中共与台湾政府都可以估计到,如果台湾就目前现状进行公民投票,人民非常可能选择台湾独立。为了两岸和平,为了维持和平现状,为了两岸人民的共同的利益,陈水扁总统宣布并一再重申他任期以内保证“不会推动改变现状的台独公投”,说了,也做到了。可见,就“台独”问题,台湾政府主动能够做的,不但向中共,向台湾人民,向国际社会作出了保证,也已经主动做到了。

就“台独”问题而言,台湾政府能够做的,应该做的已经做了,连保证也下了,剩下的问题已经不是台湾政府怎么做的问题,而是中共怎么做的问题了。目前台海情势的发展,主动权已经不在于台湾,而在于中共。

-------------------------------------------
中共最高权力交接在台海紧张情势中的作用

在台湾政府明确宣誓了对“台独”问题的立场原则,并且作出了保证的前提之下,台海情势的继续发展,主动权已经在于中共一方。即中共将选择是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两岸统一的问题,还是以武力进攻台湾来完成统一的问题。

既然选择和平方式还是武力进攻方式来解决两岸统一问题的主动权在于中共,既然中共是中央集权的一党独裁制度,我们不得不首先研究中共中央高层领导人会怎么看待两岸统一的问题。

江泽民--中共最后的一个“正统”最高领导人

中共在中国大陆统治五十一年来,最高领导人地位的确立,表面上是由前一任最高领导人选定,实质上是由党和军队的“元老”来确认,并且依赖这些“元老”,尤其是军队的“元老”来维护的。

前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将最高领导权传给了华国锋,党和军队的“元老”虽然一开始确认了华国锋的地位,但是邓小平获得了这些“元老”更多的支持,从而取代了华国锋,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地位,是依赖军队的“元老”来维护的。军中“元老”的作用,远远超过党的“元老”的作用。因此当共产党内的胡耀邦、赵紫阳为首的人士挑战邓小平的最高领导人地位时,军队“元老”始终维护邓小平的最高领导人地位,使胡耀邦、赵紫阳对邓小平的挑战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目前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是前任最高领导人邓小平亲自选定的,维护邓小平的军队“元老”,因此维护起江泽民的最高领导人地位。我们可以说江泽民的最高领导人地位,依然属于“嫡传”,是“正统”的。江泽民上台之后,十二年中对军队的调动和将领的任命,目的是巩固军队对自己最高领导人地位的维护。

然而,江泽民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领袖威望,远远不及中共前任的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和邓小平。江泽民在中共最高领导人位置上的政绩、领袖威望,和他在党与军队“元老”中的支持程度,与地方领导人的矛盾与冲突,不但迫使他只敢“任人唯亲”,而且将在选择下一任的最高领导人中,明确暴露出个人权威性的丧失--即江泽民选择的下一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正统”性,将受到来自党与军队、以及地方上的严重挑战。

共产党“生死存亡”的问题

尽管江泽民宣布中共党内严重的贪污、腐败问题已经关系到中共权力的“生死存亡”,但是更严重关系到中共“生死存亡”的并不是党内的贪污、腐败,而是江泽民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权力交接的问题。

一九九七年初邓小平去世之后,“邓后时代”的重要特点之一就是中共失去了具有个人威望的权力中心人物。江泽民始终没有能力,没有条件,也没有机遇成为一个具有个人威望的权力中心人物。江泽民之所以还能得到党内和军队“元老”的维护,不是因为他的个人威望,而是因为他还能够被当作是中共权力承传的“正统”,并且没有任何其他的也可以被当作是“正统”的人物能够与其挑战。江泽民的最高领导权力中心营造起“上海帮”并非出于本意,而是因为党内和地方许多方面对其权力的挑战与不合作,造成江泽民被动地只能依赖“任人唯亲”来稳定最高权力中心。

如果江泽民两年之后卸下中共总书记一职,无论他选择的继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是谁,这个下一任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将面临各个方面的挑战,而将来维护这个继任者最高领导人地位的不再是党和军队的“元老”了,因为这些“元老”已经所剩无几,其他的重要领导人因为无法统一认同一个有威望的领导人物,也就无法统一维护江泽民的继任者。因此,这个继任者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依赖继续作为军委主席江泽民的维护,另一条道理就是在某种“机遇”中树立起自己的威望。

如果江泽民无法维护他自己的继任者的最高领导地位,他的继任者也没有“机遇”树立起自己的威望,那么对于中共高层权力斗争来说,将会产生一场恶斗。这场恶斗,会把中共斗裂、斗垮。

这是共产党“生死存亡”的现实问题,也是中共政权能否顺利继续下去的“生死存亡”问题。

江泽民权力中心的“临界稳定”状态

江泽民政权当前在中共党内所面临的现实状况,属于“临界稳定”状态。这里指的是江泽民政权在共产党内部的稳定状态,不是共产党统治中国大陆的稳定状态。

江泽民为了维持自己权力中心保持在“临界稳定”之上,被迫地“任人为亲”,到了连自己的侄子都推出来担任全国重地上海市的公安局长的地步。江泽民是清楚自己的权力中心处于这种“临界稳定”状态的,否则他就应该敢于“任人为才”,可他不敢那么做。

同时,在江泽民看来,民间的政治异议团体、宗教组织、气功组织、法轮功组织等都在威胁着他的权力中心,都可能随时将其政权的稳定性冲到“临界线”以下,因此江泽民不惜对党内外不同意见强行加以镇压和对国际社会的压力进行抵制。

另外,江泽民权力中心越来越多地承受着来自中共党内和地方官僚的威胁。广泛的、严重的官员贪污腐败即表明党内官员对江泽民权力中心以及共产党今后的前途失去信心,也表明江泽民权力中心失去了威严。八九年席卷全国的学生民主运动就用反对中共官员腐败作过号召,江泽民上台之后也没有一天停止过对官员腐败问题进行打击。可是,江泽民十一年的最高领导统治,却使得腐败问题日益严重和恶化。而如今江泽民开始的大规模的、严厉的反腐败运动,实际上是在以反腐败为借口清除政治上的异己。无论从中央来看,还是从地方来看,中共当前的反腐败运动是一批腐败的官员在打击另一批腐败的官员,对于江泽民权力中心来说是政治地位之争,对于地方官员来说,是利益之争。换句话说,江泽民权力中心当前在中国大陆所展开的反腐败运动,运动的推动力是江泽民利用腐败的中共官员之间的利益之争,来清除党内异己势力,而不是利用其权力中心的威望和廉政的原则作为推动力。

这进一步体现了江泽民权力中心正处于的“临界稳定”状态。

既然江泽民自己的权力中心已经处于“临界稳定”状态,江泽民怎么可能维护得了他的继任者呢?显然不能。

江泽民权力中心延续的出路:开放民主或统一台湾

江泽民权力中心要想继续维持当前的“临界稳定”的最高领导地位,依靠“任人为亲”和对党内、外异议集团的不同手段的镇压可以保持平衡。但是要让这个权力中心两年之后传给下一个继承人还保持住稳定的话,就必须在目前的“临界”基础上,大大提高江泽民的个人威望和其选定继承人的威望。

能够大大提高江泽民个人威望的一条途径是江泽民在任期之内开放民主,借鉴台湾经验,走台湾前总统蒋经国走过的路。如果江泽民这样作出选择,那么他选定的继承人就能够象台湾继任蒋经国总统位置的李登辉那样得到认同,因江泽民在中国大陆的威望提高而使中共最高权力中心继续稳定下去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这虽然是人民所希望的,也是国际社会所主张的,但是目前看不出江泽民最高权力中心会朝这一方向努力。江泽民权力中心走这条道路,中国大陆的人民将会象台湾人民那样逐步通过和平方式获得民主和自由,但是对中共独裁统治集团而言,这条道路意味着中共将象台湾国民党那样将来会逐渐分裂、瓦解和下台。中共不愿意作出这一选择,是因为这样做,立即造成中共的独裁统治地位面临可预见的威胁。

能够大大提高江泽民个人威望的另一条途径是江泽民在任期之内解决大陆与台湾的统一问题。无论是和平统一,还是战争统一,只要能够完成统一,江泽民以及他选择的继任者的威望和地位就能够得到稳定。从另一方面,中共内部追逐下一任最高领导地位的人士,无论是在取得该地位之前还是之后,都将统一台湾问题看作是建立自己个人威望的最佳“机会”。以解决统一台湾问题来建立威望的道路,明显已经是江泽民权力中心及其个人所作出的选择。中共作出这一选择,即使是必须武力进攻台湾才能完成统一,也是以台湾和大陆人民的生命财产作为牺牲,而不会造成中共的独裁统治地位面临可预见的威胁。

两岸统一问题,虽然从台湾的角度来说,不重要、不迫切、没有时间表,但是从中共的角度来说,这个问题非常重要、非常紧迫,而且是有时间表的:时间就是中国最高权力过渡出现权威危机可能影响中共本身的“生死存亡”的时间--这一时间的出现不会很久,就在几年之内。

中共对台动武将是主动进攻

就中共单方面而言,无论是“主和”派,还是“主战”派,两派的分歧是“和”与“战”的问题。而两派对于要通过达成两岸统一来提高自己政治威望的需要,以及完成两岸统一的时间表却是一致的。因此,尽管台湾的新政府作出保证,以低姿态来应付中共的恐吓高调,中共国防白皮书还是将台海局势称为“严峻”,并且将“无限期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这一并不明确的条件作为对台实行武力进攻的借口。白皮书中所指出的“中国军队立足于用现有的武器装备作战”,表明中共已经迫不及待,而江泽民在讲话中表示的“不惜牺牲中国的现代化建设”,简直象是进行战争动员。

当前的情况是,“主和”派在“压”台湾,“主战”派在“吓”台湾。然而“主和”派并没有什么新的建设性的意见和方案出笼,“主战”派在积极调兵、演习、并且用纪念“抗美援朝”对全国人民作战争宣传的准备。两派的作用即是竞争,也是配合的。但是,如果时间到达最后关头,“主和”派将宣布失败,“主战”派将充当主导地位。中共武力进攻台湾的可能性变得大大提高。

中共对台湾如果进行武力进攻,将是一种完全主动的攻击行为,不是台湾政府做了什么而迫使中共非动武不可。简单地说,台湾政府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的话,“苟且”却难以“偷生”。这是中共政权内部矛盾和江泽民要维持其权力中心的继续稳定、延续所决定的。江泽民为了自己的权力中心在中共独裁统治地位中的稳定延续,是不会顾及中国人民和台湾人民利益的,也不会顾及国际社会的压力。这是中共有史以来的一贯做法。

台湾政府的对策

我们冷静地把自己放在第三者的位置上,来重新看一看台海两岸情势,不难发现:中共政权内部的危机,是台海情势的变数。台湾人民对台湾前途的担忧以及国际社会对于亚洲地区的安全与稳定的担忧,也是因为中共政权内部的危机所传递出来的信息所造成的。

有的分析报告认为,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将给中共带来更多的内部问题,中国大陆内部异议团体的抗争活动的继续让中国应付不过来,因而减低了中共武力进攻台湾的可能性。这一分析的前提是正确的,结论正好相反:中国面临的内部矛盾越激烈,越有可能通过武力进攻台湾来转移矛盾,同时利用局部战争来产生权威领导人。邓小平就发动了“对越自卫反击战”来转移当时中共党内的矛盾和军内不稳定因素,从而巩固邓小平的最高领导人地位。我们能指望江泽民不会效仿吗?

更普遍的另一种看法认为中共武力进攻台湾受制于主要是美国等国家的武力反制。台湾所说的军事防御能力实际上包括了对其他国家军事干预的依赖因素在内--最起码台湾得向其他国家购买武器。这种看法存在非常严重的侥幸心理。一方面美国是否会军事干预没有人能够确定,另一方面中共自己在面临“生死存亡”问题时,怎么会轻易不战就屈?邓小平发动“对越自卫反击战”时难道就没有担忧过前苏联在中国北方的武力牵制吗?前苏联与中国大陆有那么长的边界,而且当时与中国大陆也没有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关系。美国离中国大陆这么远,中共会把美国的军事干预看得多重要?台湾政府在这方面不能过于乐观。

那么台湾应该怎么办?是加强军事防御与还击的能力准备与中共进行一场军事对抗?是联合中国大陆西北地区的民族独立运动以及社会反抗运动给中共制造更多的内部动荡来使中共无暇顾及台湾?是依赖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援?还是等着挨打呢?

避免台海战争的突破口在中国大陆,而不在台湾

在两岸可能发生的武力冲突中,台湾的地位是被动的,不乐观的。台湾政府应该从什么地方寻找突破,成为问题的关键。

在中共实际已经存在的两岸统一时间表的前提情况之下,表面上看,台湾政府似乎要么按照中共单方面开出的条件进行和平统一,要么等着武力袭击强迫实行统一。台湾军事防御与还击的能力再提高,也不可能抵挡得住中共自杀性的武力进攻。台湾总统陈水扁“让战事不要在本土发生,就能将战争结束”的愿望,只能向上帝去请求恩赐,中共却是魔鬼,国际社会也不是台湾的上帝。

上面已经重复阐述,台湾可能面临的战争威胁的根源在于中共,而不在于台湾本身。那么,寻找阻止这场战争发生,或者说不战而胜的突破口,就应该到可能发动这场战争的根源地内部去找。这个突破口如果有的话,必然在中国大陆,而不是在台湾或国外。

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的两大基础

中共要能够成功地发动对台湾的武力进攻,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方面的基础:一是物质基础,即经济与军事基础;二是精神基础,即人民的支持。中共具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对台发起武力进攻,中共对台发动武力进攻的精神基础却是薄弱的,是有懈可击的。如果台湾政府在国际社会的积极配合和中国大陆内部人民的觉醒下,能够在中共发动武力进攻之前,首先瓦解了其发动台海战争的精神基础的话,那将是取得了一场现代精神战争的胜利--即取得一场不流血、不见硝烟的战争的胜利。

中共发动对台湾武力进攻的精神基础,是建立在愚民政策和垄断的宣传机器基础之上的。因此,要成功地瓦解中共对台湾武力进攻的精神基础,就得从中国大陆人民的觉醒和打破中共对宣传机器的垄断着手。这就是台湾政府能够有效避免台海战争发生的突破口。任务艰巨,时间紧迫。

瓦解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精神基础的主动进攻

虽然本次讨论的主题不是研究台湾瓦解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精神基础的方法与途径,但是这里要着重提出的是变被动为主动,用和平、正义的手段来瓦解中共军事威胁。要瓦解中共发动台海战争精神基础,工作的对象是中国大陆的人民,包括中共党内的普通官员、高级官员在内。

台湾政府多年来没有向中共的军事威胁低头的确值得敬佩,但是策略的运用应该有新的创意和新的思路。台湾政府和人民应该相信,民主既然能够在台湾生根开花,民主也一定能够在中国大陆萌芽成长。台湾政府和人民应该想到,中国大陆的人民不是台湾人民的敌人,而是台湾人民的同盟,而中共独裁统治集体是台湾人民和中国大陆人民的共同敌人。

在这一指导思想的基础上,台湾政府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让中国大陆人民了解到民主会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以及人民在国家重大事务中自己表达意见和保护自己生命、财产的权利;应该将台湾民主的成功通过多层次的直接交流以模范的形式介绍给中国大陆的人民,让中国大陆人民和台湾人民一起来珍惜并捍卫台湾的民主;应该让中国大陆人民清楚地了解到中共准备打的台海战争,是为了加强中共少数专制统治集团利益,大陆人民不但得不到好处,而且相反被中共少数专制统治集团的人们牺牲掉生命、财产和已经获得的经济利益;如此等等。

然而,在一切瓦解中共武力进攻台湾的精神基础的方法与途径中,高于一切的是台湾政府应该立即提出两岸在民主前提下实行统一的谈判方案。这是台湾主动进攻的前提。继续就事论是为短期目标所作的努力,都是“拖延”-- 中共因为自身的“生死存亡”问题已经不让继续“拖”延下去了,对台湾来说更是“拖”不起。起台湾无论这一方案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说是多么的不可行,台湾政府必须提出一个包含最终目的和最高目标的谈判方案。这样的方案就目前来看没有实质的谈判基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台湾政府通过这一方案让中国大陆人民了解台湾政府与人民的实际立场和主张,让中国大陆的人民接受,取得中国大陆人民的理解、同情和支持。只有这样,才能瓦解中共关于台湾的最终目的是要进行“独立”的战争宣传,才能取得中国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一起组成捍卫台湾民主基地的同盟军,让中国大陆人民将台湾的今天,当作自己的明天来珍惜、来追求、来捍卫。只有这样,才能够瓦解中国武力进攻台湾的精神基础。这是一场精神战争。

影响精神战争取得胜利的三个误区

我们说,瓦解中共进攻台湾的精神基础在于取得中国大陆人民对民主的台湾政府和人民的立场与主张的了解、同情和支持,以此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这里一方面需要台湾政府对中国大陆人民的力量充分肯定和信任,台湾政府不能够认为中国大陆人民只能被中共政府愚弄和控制,应该积极地在国际社会的协助和配合下成为将中国大陆人民从背中共政府愚弄和控制中解放出来的主导者。这是高层次的做法。

台湾政府必须避免低层次的三个误区:

一是支持和参与包括中国大陆西藏、新疆等地在内的民族独立运动,这类低层次的做法丝毫不能瓦解中共武力进攻台湾的精神基础,反而在加强中国大陆人民疏远台湾,帮助中共用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口号加强对中国大陆人民的继续愚弄和控制。

二是支持和参与纯粹为了报复中共或者是为了金钱而进行活动的中国大陆流亡人士和和组织,因为这些人士的活动已经从“反共”走向了“反华”、“反中国”,已经遭到中国大陆人民的抛弃,他们只能代表一批复仇者和乞丐,并不能代表中国大陆的人民的利益。与上述同样道理,台湾政府在这方面过去不谨慎的做法应该检讨,因为对于争取中国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一起组成捍卫台湾民主的同盟军来说,实在是因小失大。

三是过分强调“人权高于主权”,依赖外国军事干预,以台湾不确定的“武吓”来对付中国确定的“武吓”。“人权高于主权”的问题本身存在矛盾之处,还没有成为国际干预的行事准则,最起码这一种说法没有被中国大陆人民所接受,对这一口号不恰当的运用,对于台湾争取中国大陆人民的民心来说起的正是相反的作用。

在这里我们重申:瓦解中共武力进攻台湾精神基础的决定性力量是中国大陆的人民,保证这场精神战争取得胜利的主要力量是台湾政府与人民。台湾政府应该提高境界,有雄心和信心,开创新思路,研究新情况,制定新的有效政策,避免犯错,走出圈结,以取得民主统一中国的胜利。

总结

中共内部江泽民权力中心正处于“临界稳定”状态,而江泽民即将进行的权力交接可能导致中共最高层权力争斗恶化,中共彻底分裂与崩溃。为了挽救中共彻底分裂与崩溃的局面,江泽民有两个选择:开放民主或统一台湾。江泽民权力中心已经选择了后者。台湾在台海情势发展中的地位是被动的,中共是主动的。主动出击,瓦解中共武力进攻台湾的精神基础,打一场不流血,没有硝烟的精神战争,台湾可以变被动为主动。台湾政府和人民应该积极主动地争取大陆人民与台湾人民一起来捍卫台湾的民主。这一场精神战争,符合台湾执政党、在野党、台湾人民每一个人的利益,也符合中国大陆广大人民的利益。这一场精神战争的胜利,将迫使江泽民权力中心放弃选择武力统一台湾,而被迫选择在中国大陆开放民主以继续维持中共政权的稳定。这不但是台湾人民的胜利,也是中国大陆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胜利。最终以民主统一中国。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