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黑社會成員不下100萬人
 
2000-10-24
 
【人民報訊】中新網北京10月24日特別報導:由中新社主辦的《中國新聞周刊》第20期發表了題為《掃黑必先反腐》的文章。文章指出,據研究黑社會問題的南京大學教授蔡少卿估計,中國目前黑社會成員至少有100萬人。

  蔡少卿指出,中國黑社會猖獗的主要原因,客觀上是農村盲流人口湧入城市,迫於生活加入黑幫;主觀上是黨政官員腐敗,警匪勾結,造成掃黑障礙。

  中國新聞周刊:今年以來,「掃黑」捷報頻頻。我們注意到,中國各省市警方新聞發言人提及黑幫時,幾乎無一例外地稱之為「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夥」,到底什麼是黑社會?警方這一稱謂與黑社會組織有何區別和聯繫?

  蔡少卿:黑社會就是地下社會,是一種獨立於正常社會、具有反社會的價值觀念、文化心理、嚴密的組織形式的犯罪團體。它具有政治保護和資本支持,進行職業犯罪活動。根據中國黑社會的情況,一般有五個特徵:通過結拜把兄弟等方式結夥;內部有嚴密的分工和紀律;有內部的隱語暗號;活動處於隱密狀態;有政治保護傘,即官匪勾結,警匪勾結。

  中國目前的犯罪團夥,不單單是流氓惡勢力,大多數是黑幫,具有黑社會組織的雛形,組織發展得還不夠成熟,所以中國警方稱之為「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夥」。

  中國「黑」得不輕

  中國新聞周刊:那您認為,中國目前有無黑社會?

  蔡少卿:這個問題,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定論。我認為有。只不過出於某種原因,中國警方不願意承認,或者不願意直呼「黑社會」而已。

  中國新聞周刊:您認為中國黑社會黑到什麼程度?

  蔡少卿:這難以像數理統計那樣明確地量化出來。但直觀地看,「黑」得不輕。目前中國黑社會犯罪比較猖獗,已經到了不打不足以維持穩定的程度。無論城市還是農村,都出現了名目不同的帶有黑社會性質的幫會組織,在城市,瀋陽、廣州、上海、天津等黑社會勢力更加猖獗。在農村,許多地區出現帶有封建幫會性質的黑社會組織,如四川的安岳縣就有50個,湖南益陽地區有250個3120人,河南商丘地區121各142人。雖然經過幾次嚴厲打擊,但仍然在不斷出現。並有上升趨勢。

  我估計,中國黑社會成員至少100萬人左右。

  黑道新動向

  中國新聞周刊:當前中國黑社會犯罪活動有那些新的趨向?

  蔡少卿:我想,多數是老問題,越來越嚴重,並呈趨勢發展的犯罪活動集中在3個方面:

  販毒越來越猖獗。80年代以來,國際毒品泛濫,販毒分子與大陸黑社會勾結,販賣毒品。遼寧省原來毒品甚少,現在瀋陽、鞍山、丹東、營口、阜新等城市已形成「地下毒品一條街」。原先的古絲綢之路,目前已是「販毒之路」。

  盜竊文物越來越多。這幾年三峽工程開工,具有3000多年歷史的三峽成了黑社會盜賣文物的熱點。德國媒體披露說,「現在到達西方國家的中國文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甚至連新石器時代的東西也大量湧進。」

  拐賣人口愈演愈烈。黑社會組織已經由拐賣婦女兒童發展為專門組織偷渡,向海外非法移民而謀取暴利的犯罪組織:蛇會。這種黑社會集團由境內外不法分子組成。盤踞在美國紐約的華裔「福青幫」是最大的境外黑幫組織,每年有10萬左右的福建人被他們安排到美國。

  中國新聞周刊:與境外、國外黑社會組織比較,中國大陸帶有黑社會性質的黑社會組織存在那些特點?

  蔡少卿:中國大陸黑社會組織,大多屬於初生的暴力型犯罪集團,活動帶有社區性的特點。

  從目前情況看,中國大陸地區還沒有出現像歐美的黑手黨。香港、澳門、臺灣地區的活動多年規模龐大的黑社會組織,也沒有像舊上海的青紅幫,擁有10多萬成員,勢力滲透到各地各部門的組織。目前中國大陸地區的黑社會大的擁有數百人,小的只有幾人。他們大多在所生活的社區,或者一個城市、一個地區活動。

  但我注意到今年出現了一個新的苗頭:幾個團夥跨地區多幫派聯合行動。

  中國新聞周刊:據稱,這種聯合不僅侷限在大陸,近年來中國大陸黑社會已開始內外勾結,根據您的研究,此說是否屬實?

  蔡少卿:完全屬實。主要是港澳臺地區黑社會勢力的滲透和影響所致。香港的「14K」有10萬人的規模。澳門的「和東安」有2萬人。臺灣的「竹聯邦」和「四海幫」都有10萬人。近年來,他們利用旅遊探親商貿合作投資辦廠等途徑,進入大陸發展組織。最猖獗的是「四海幫」,6個骨幹4個到了上海,計劃將總部遷到上海灘。

  中國新聞周刊:中國大陸的黑社會和境外國外黑社會集團勾結的企圖何在?

  蔡少卿:主要是經濟目的,謀取錢財。有些黑社會組織在從事經濟活動的同時,還從事非法的政治活動。例如,上海、湖南、廣西等地的「中國黑手黨」、「梅花幫」、「群龍幫」等黑幫組織。目的是:顛覆共產黨的政權,製造影響國際的政治事件。

  掃黑必須反腐

  中國新聞周刊:從歷史的角度看,中國黑社會組織何以在滅絕幾十年後再度猖獗起來?

  蔡少卿:轉型時期的中國的改革開放,推動中國向現代工業社會迅速轉型,由計劃經濟轉向市場經濟,在這種轉型中,一方面是生機和活力的迸發,另一方面又勢必伴隨著新舊體制、新舊觀念之間的劇烈衝突,而整套行之有效的社會保障體系和防範機制還沒有確立。由此,導致流動人口泛濫成災,失業待業人口大增,社會控制失範。轉型期的「綜合症」,恰恰是包括黑社會犯罪在內的各種犯罪活動滋生的溫床。

  中國封建幫會的影響和境外黑社會組織的滲透,也為中國黑社會犯罪提供了樣板。

  影視作品中對黑社會的渲染,也有不恰當之處。我記得80年代末,《上海灘》把黑社會頭子許文強塑造得像個英雄。今天的一些黑幫成員,曾經深受其影響。

  中國新聞周刊:您認為中國黑社會犯罪未來趨勢怎樣?

  蔡少卿:如果打擊不力,如果經濟形勢不能好轉,黑社會犯罪將繼續呈上升趨勢。

  中國新聞周刊:中國警方掃黑力度不可謂不大,何以遏止不住黑社會犯罪?

  蔡少卿:客觀上看,流動人口的激增,是黑社會幫會團夥產生的重要原因。這幾年,全國城鄉流動人口5000到8000萬人,盲流湧入城市。50年代,上海流動人口10萬,1988年29萬,增加了20倍。1998年近300萬,增加30倍。外來人員犯罪率占上海發案率的1/3。他們找不到工作,就結幫作案,扒竊為主的「新疆幫」,詐騙為主的「貴陽幫」、「安徽幫」,以盜竊為主的「蘇北幫」,搶劫為生的「東北幫」,盜賣車船的「溫州幫」應運而生。

  失業下崗的城鎮就業形式,也是黑社會犯罪組織形成的關鍵原因。

  這只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客觀原因,從主觀上說,腐敗官員,腐敗幹警,是掃黑的主要障礙。

  中國新聞周刊:您認為掃黑的良策是什麼?

  蔡少卿:從技術層面看,「嚴打」不懈,加強《刑法》的力度,都很重要。但,就當前的現實而言,掃黑必須和反腐敗結合起來。目前的黑社會,非常注重和官方的關係。在中國的黨政機關和司法系統,賄賂國家黨政幹部,培植黑幫勢力。警匪勾結,官匪勾結,已是公開的秘密。

  真要「除惡務盡」,首先要除掉黑幫的「保護傘」。我們應該汲取俄羅斯的教訓,他們和我們的情形非常相似:前蘇聯解體前後,才出現黑社會組織。由於官方對「官匪勾結」打擊不力,掃黑一直效果不佳,以至於今天的俄羅斯黑社會犯罪異常猖獗,難以根治。(章敬平 採訪整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