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天乙:棒打鴛鴦散
 
2000-10-24
 
不能不承認,金正日這小子是真有種。才不到半年時間,朝鮮的閉關自守烏龜殼就幾乎全讓他土崩瓦解了。先是與金大中歷史性地握手;然後四面出擊,大踏步改善各種關係,連老牌資本主義的英國都給感動得刮目相看,表示將與之建立邦交。現在,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正在朝鮮,為克林頓總統的大駕光臨架橋鋪路。要知道,數十年前,幾十萬美國士兵拋頭顱灑熱血在此,也未曾為南朝鮮爭到北朝鮮的半寸讓步。

唯有諾貝爾和平獎評委對這一切無動於衷。它寧願打破常規,只讓締造朝鮮半島和平關鍵人物之一金大中單獨獲獎,生生撇下關鍵的另一方金正日。雖然像二金握手言和這等事,普通如我者都知道,一個巴掌拍不響。金正日從數十年閉關自守且如刺猥般滿身長刺的烏龜殼裡爬出來,而這烏龜殼還是他老子一手一腳親自塑造,其間需要的大智大勇至少不在金大中之下。也許評委們學問太大,威望太高,人間情理之常反而覺察不到了。

倒是獲獎者金大中挺過意不去的,對前往採訪的媒體記者說:「峰會不是我一個人的努力,而是我和金正日主席共同努力的結果。因此,我為金主席感到有些遺憾,同時也非常感激金主席。」

南北朝鮮的歷史性握手乃金大中獲獎的主要原因,最後獲獎拿獎金的卻只是其中的一隻手。假如是平常人面對的平常獎項,早有人懷疑這隻手是不是上下其手貪天之功據為己有了。幸虧它是不容人有疑慮餘地的諾貝爾獎。

評委們當然不會與金正日有私仇,與金大中有私情私交。他們評判,當然出於公義公心。然而這所謂公義公心當中也難免攙有個人意氣。比如整個對朝鮮獨裁現狀就是一種敵視態度,比如虎視耽耽金正日不光彩的過去歷史,比如把金正日與金日成看作一丘之貉,比如壓根兒看不順眼任何一個共產分子。

當金大中金正日正在盡心竭力拋棄冷戰遺產,奔向和解和平新世紀的時候,皇家科學院的評委們很有可能還在過去冷戰的陰影裡舒舒服服乘涼呢。所以和平獎背後竟蘊藏著那麼些不和平的潛臺詞。

佛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聖經記載,保羅原為極其仇視耶穌的敵對分子,後來歸順耶穌,被特別重用,乃成為昌盛耶教貢獻最大的著名門徒。諾貝爾獎雖然號稱當今世界知識精英的頂尖獎項,其雍容大度,對照能卓然自立為一代教宗的古聖先賢的境界,顯然差了一截。

無論如何,當年越南的黎德壽能與美國基辛格一起獲獎,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能跟以色列拉賓一起登上領獎臺,唯獨這次把金正日孤苦伶仃排除在外,總不能說是特別公平的事情。可惜諾貝爾獎評委會不是任何意義上的立法執法司法機構,評委評獎公正與否無處上訴,無人監督,無須向任何方面報告述職。權力愈大,責任愈重,受制約監督愈多,乃今人共識,唯獨這兒例外。倘若誰要尋找今天地球上最崇高、最榮耀、最權威、最隨心所欲四位一體的所在,諾貝爾獎評委會一定是首選。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