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紅人
 
2000-10-20
 
【人民報20日訊】摘自中國新聞社《中國新聞周刊》題為:黑色紅人

  預計今年國慶節正式營業的瀋陽嘉陽廣場,總建築面積10萬平方米,投資過億,建成後,將是這座東北中心城市的標誌性建築。

  嘉陽廣場能否順利開業,不得而知。但原嘉陽集團董事長劉湧不能親自主持,則是鐵板釘釘。

  2000年7月1日,劉湧在黑龍江邊境被警方抓獲。現在,鋃鐺入獄的劉湧,等待的是審判。

  遼寧警方稱:80年代以來,劉湧犯罪團夥購買、私藏槍隻彈藥,猖狂作案30多起,致死致傷數十人。

  隨著劉湧歸案,一個黑社會也日漸清晰;而它的老大劉湧,曾光彩照人:瀋陽市人大代表,著名民營企業家,所創嘉陽集團下轄26家公司,員工2500人,資產7億人民幣。

  黑道掘金

  瀋陽人常稱身價7個億的劉湧為「頭號資本家」。

  知情者透露,18年前,劉湧只是一介販夫,在瀋陽中街租了一個櫃檯,買賣羊毛衫。憑著家中5把砍刀,劉湧蕩平其它羊毛衫店舖,成為中街地區的「羊毛衫寡頭」,掘出他黑道生涯的第一桶金。

  1994年,劉湧租下沉陽太原街的一家商場,進軍家電行業。兩年後,改家電商場為百佳超市,開瀋陽自選商場的先河。

  劉湧創辦了民營企業嘉陽集團,涉獵行業甚多:商貿、服裝、餐飲、娛樂、房地產。

  「生意人」劉湧發展神速:由小販一躍而成「資本家」。

  「黑道人」劉湧進步更快:由地痞竄升為一怒眾驚的「黑老大」。

  雙重身份相得益彰:「生意人」賺得的錢財使「黑老大」人多勢眾,「黑老大」身份使「生意人」財源滾滾。

  一個例子「砸拆」:劉取得瀋陽中街一處房地產開發權後,限定幾家店舖在規定時間遷走。屆時未遷,劉指派一撥馬仔刀劈中街大藥房,砍傷多人。返回途中,闖入李連貴熏肉店、臺灣鄉村風味樓,又是一通打砸搶。

  另一個例子是「霸市」:為壟斷雲霧山牌香煙批發市場,劉湧說:誰敢再賣,殺!一王姓賣煙主不信邪,被劉指使馬仔用槍逼住,一通暴打,心臟破裂而死。

  現已經查明:劉湧為首的犯罪集團為聚斂錢財,稱霸瀋陽,糾集一撥「二進宮」、「三進宮」馬仔,購買私藏槍隻和刀具,製造命案30多起,死傷數十人。

  暗通白道

  對劉湧有了解的瀋陽人都知道發生在1998年11月的「經典案例」。

  案發當日,劉湧在某浴樂城宴請一警方人士,有數位警察同桌。恰巧,另一「黑道大哥」李俊岩也在此設宴,同桌的也有警方人士。

  雙方幹警彼此認識、相互敬酒,言語不慎,引發了劉湧和李俊岩之間的矛盾。一位當天在場的警方人士對《中國新聞周刊》說,劉湧拔出朱赤腰間的手槍,朝李俊岩連開兩槍,李俊岩應聲倒地。

  槍聲過後,在場的一些警察拔出手槍,朝天花板連開數槍,一來對李俊岩團夥示威,二來為劉湧消滅罪證:很多人開槍,不知道是誰打的。

  事後警方查證,劉湧同桌的3名警察是劉湧犯罪集團的主要成員:

  劉軍,劉湧之弟,和平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布控隊探長,人稱「三爺」,常給拎包賊下指標,讓他們「交租」;

  朱赤,和平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四隊隊長。

  孟祥龍,瀋陽市公安局治安支隊幹警。

  瀋陽人到現在也鬧不明白:早在8年前,劉軍隨一被警方追捕的嫌疑犯去了廣州,後被警方抓回。何以在1997年進入公安隊伍,還當上了探長?孟祥龍出任劉湧的業餘司機。何以幾年內,沒有受到任何處分?抓捕劉湧的決定知者甚少,劉湧怎麼能及時逃到邊境?

  對抗官方

  據稱,遼寧黑道中人佩服劉湧兩點:擺平紅黑兩道;公然對抗公安機關,行政管理部門。後者他們根本做不到。

  1998年6月11日,遼寧省技術監督局郭金喜等三人奉命檢查劉湧的百佳超市。郭要求提供進貨證明,劉湧頗為不滿。行完公事,出超市大門不足20米,郭便迎來血光之災:3分鐘內身中3刀。

  有關人士認為,劉湧此舉意在「殺一儆百」,對抗官方的檢查、監督。郭稱心裡明鏡似的,知道誰是幕後元兇,但直到警方今年通緝劉湧的第二天,瀋陽警方才派人找他調查此事。

  警方有關人士透露,劉公開對抗官方,最早記錄可追溯到1992年。

  那一年10月6日晚9時許,時任瀋陽市和平區公安分局派出所副所長的劉寶貴,在轄區內正在與一名刑警談公務,突聞「救命」,劉寶貴尋聲趕到,2男子正揮刀狂砍另一名男子。

  「住手,我是警察!」

  兩男子當即住手。剛要帶人,劉寶貴猛然發現馬路對面一男子手持獵槍,槍口正對著自己。此人是劉湧。

  「把槍放下,我是圓路派出所劉寶貴。」劉湧的槍響了:劉寶貴右腿中鉛彈76顆,終生殘疾。

  紅色招牌

  隨著經濟實力壯大,劉湧不再滿足於幾個公安幹警的尾隨。他的目標是:尋求政治資本,扛紅色招牌。

  1997年12月,瀋陽市選舉第十二屆人大代表,劉湧成為73名候選人之一。

  候選人均由基層單位推薦。推薦劉湧的單位是「百佳商場」,劉湧是該商場的總經理。

  據了解,分配給和平區市人大代表的名額是60人。劉湧和其餘57人均以超過半數的選舉得票光榮當選。

  劉湧當選人大代表,程序完全合法。

  作為市人大代表的候選人,劉湧是不能參加區人代會的。區人大代表經由何種途徑了解劉湧的?

  瀋陽市和平區人大常委會有關人士的回答是:一份個人簡歷,一份寫滿劉湧「光榮業績」的簡歷。彼時的劉湧不僅吹噓解決多少下崗職工就業問題,還是和平區的勞動模範。

  劉靠一份簡歷當上了人大代表,沒有人重提他的犯罪前科:

  1992年,開槍打傷警察,畏罪潛逃;

  1993年,廣州落網;

  1994年,被取保候審。

  瀋陽市人大有關負責人說,劉湧能當上人大代表,說明在人大代表候選人的推薦、審查等環節是有漏洞的,應當汲取教訓。

  和平區人大常委會辦公室主任不無遺憾:劉湧當選人大代表時,沒有一個人向區人大反映劉的斑斑劣跡,包括警方。

  廣認乾爹

  有關方麵人士說:劉湧作惡瀋陽10年安然無恙的關鍵,不僅僅因為他是個會打打殺的惡棍和人大代表身份,更重要的是有紅色保護傘:一群當官的乾爹。

  劉湧的父親是原瀋陽市中院的一位庭長,在瀋陽司法界小有名氣,劉湧依此結識了一批乾爹。

  據了解,劉對乾爹們很「孝順」,肯大把大把地花錢。

  消息靈通人士說,劉湧喜歡噁心乾爹們,聲稱「乾爹如狗,隨喚隨到」,並經常在宴席上掏出手機,驗證自己的說法。

  有人懷疑劉湧的「乾爹們」沒有虧待乾兒子。理由是:瀋陽黃金地段的工程,劉湧差不多都能分上一杯羹。劉的企業也多次被評為明星企業、AAA企業。劉湧被捕前,還從金融部門搞到8000萬元的貸款。

  劉湧被捕後,警方希望受害者舉報,但敢於舉報者寥寥。劉湧案發後,瀋陽的4家媒體報導甚多,但沒有一個記者敢署名。據了解,很多人忌憚劉湧位高權重的乾爹們打擊報復。而劉湧也曾公然叫囂:「在瀋陽地面,沒有我擺不平的事。」

  劉湧團夥歸案後,瀋陽警方多人多集體受嘉獎,遼寧省公安廳上報公安部為瀋陽警方申報集體一等功。

  但市民們認為:嘉獎理所當然,但劉湧作惡10年,該不該有人因此受懲處?個別部門、個別乾爹包庇、袒護、縱容,又該怎麼處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