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丝绸之路已是贩毒之路
 
2000-10-20
 
【人民报讯】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题为“扫黑必先反腐”   

  中国新闻周刊:今年以来,“扫黑”捷报频频。我们注意到,中国各省市警方新闻发言人提及黑帮时,几乎无一例外地称之为“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到底什么是黑社会?警方这一称谓与黑社会组织有何区别和联系?

  蔡少卿:黑社会就是地下社会,是一种独立于正常社会、具有反社会的价值观念、文化心理、严密的组织形式的犯罪团体。它具有政治保护和资本支持,进行职业犯罪活动。根据中国黑社会的情况,一般有五个特征:通过结拜把兄弟等方式结伙;内部有严密的分工和纪律;有内部的隐语暗号;活动处于隐秘状态;有政治保护伞,即官匪勾结,警匪勾结。

  中国目前的犯罪团伙,不单单是流氓恶势力,大多数是黑帮,具有黑社会组织的雏形,组织发展得还不够成熟,所以中国警方称之为“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

  中国“黑”得不轻

  中国新闻周刊:那您认为,中国目前有无黑社会?

  蔡少卿:这个问题,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定论。我认为有。只不过出于某种原因,中国警方不愿意承认,或者不愿意直呼“黑社会”而已。

  中国新闻周刊:您认为中国黑社会黑到什么程度?

  蔡少卿:这难以像数理统计那样明确地量化出来。但直观地看,“黑”得不轻。目前中国黑社会犯罪比较猖獗,已经到了不打不足以维持稳定的程度。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出现了名目不同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帮会组织,在城市,沈阳、广州、上海、天津等黑社会势力更加猖獗。在农村,许多地区出现带有封建帮会性质的黑社会组织,如四川的安岳县就有50个,湖南益阳地区有250个3120人,河南商丘地区121各142人。虽然经过几次严厉打击,但仍然在不断出现。并有上升趋势。

  我估计,中国黑社会成员至少100万人左右。

  黑道新动向

  中国新闻周刊:当前中国黑社会犯罪活动有那些新的趋向?

  蔡少卿:我想,多数是老问题,越来越严重,并呈趋势发展的犯罪活动集中在3个方面:

  贩毒越来越猖獗。80年代以来,国际毒品泛滥,贩毒分子与大陆黑社会勾结,贩卖毒品。辽宁省原来毒品甚少,现在沈阳、鞍山、丹东、营口、阜新等城市已形成“地下毒品一条街”。原先的古丝绸之路,目前已是“贩毒之路”。

  盗窃文物越来越多。这几年三峡工程开工,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三峡成了黑社会盗卖文物的热点。德国媒体披露说,“现在到达西方国家的中国文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甚至连新石器时代的东西也大量涌进。”

  拐卖人口愈演愈烈。黑社会组织已经由拐卖妇女儿童发展为专门组织偷渡,向海外非法移民而谋取暴利的犯罪组织:蛇会。这种黑社会集团由境内外不法分子组成。盘踞在美国纽约的华裔“福青帮”是最大的境外黑帮组织,每年有10万左右的福建人被他们安排到美国。

  中国新闻周刊:与境外、国外黑社会组织比较,中国大陆带有黑社会性质的黑社会组织存在那些特点?

  蔡少卿:中国大陆黑社会组织,大多属于初生的暴力型犯罪集团,活动带有社区性的特点。

  从目前情况看,中国大陆地区还没有出现像欧美的黑手党。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活动多年规模庞大的黑社会组织,也没有像旧上海的青红帮,拥有10多万成员,势力渗透到各地各部门的组织。目前中国大陆地区的黑社会大的拥有数百人,小的只有几人。他们大多在所生活的社区,或者一个城市、一个地区活动。

  但我注意到今年出现了一个新的苗头:几个团伙跨地区多帮派联合行动。

  中国新闻周刊:据称,这种联合不仅局限在大陆,近年来中国大陆黑社会已开始内外勾结,根据您的研究,此说是否属实?

  蔡少卿:完全属实。主要是港澳台地区黑社会势力的渗透和影响所致。香港的“14K”有10万人的规模。澳门的“和东安”有2万人。台湾的“竹联邦”和“四海帮”都有10万人。近年来,他们利用旅游探亲商贸合作投资办厂等途径,进入大陆发展组织。最猖獗的是“四海帮”,6个骨干4个到了上海,计划将总部迁到上海滩。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大陆的黑社会和境外国外黑社会集团勾结的企图何在?

  蔡少卿:主要是经济目的,谋取钱财。有些黑社会组织在从事经济活动的同时,还从事非法的政治活动。例如,上海、湖南、广西等地的“中国黑手党”、“梅花帮”、“群龙帮”等黑帮组织。目的是:颠覆共产党的政权,制造影响国际的政治事件。

  扫黑必须反腐

  中国新闻周刊: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国黑社会组织何以在灭绝几十年后再度猖獗起来?

  蔡少卿:转型时期的中国的改革开放,推动中国向现代工业社会迅速转型,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在这种转型中,一方面是生机和活力的迸发,另一方面又势必伴随着新旧体制、新旧观念之间的剧烈冲突,而整套行之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和防范机制还没有确立。由此,导致流动人口泛滥成灾,失业待业人口大增,社会控制失范。转型期的“综合症”,恰恰是包括黑社会犯罪在内的各种犯罪活动滋生的温床。

  中国封建帮会的影响和境外黑社会组织的渗透,也为中国黑社会犯罪提供了样板。

  影视作品中对黑社会的渲染,也有不恰当之处。我记得80年代末,《上海滩》把黑社会头子许文强塑造得像个英雄。今天的一些黑帮成员,曾经深受其影响。

  中国新闻周刊:您认为中国黑社会犯罪未来趋势怎样?

  蔡少卿:如果打击不力,如果经济形势不能好转,黑社会犯罪将继续呈上升趋势。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警方扫黑力度不可谓不大,何以遏止不住黑社会犯罪?

  蔡少卿:客观上看,流动人口的激增,是黑社会帮会团伙产生的重要原因。这几年,全国城乡流动人口5000到8000万人,盲流涌入城市。50年代,上海流动人口10万,1988年29万,增加了20倍。1998年近300万,增加30倍。外来人员犯罪率占上海发案率的1/3。他们找不到工作,就结帮作案,扒窃为主的“新疆帮”,诈骗为主的“贵阳帮”、“安徽帮”,以盗窃为主的“苏北帮”,抢劫为生的“东北帮”,盗卖车船的“温州帮”应运而生。

  失业下岗的城镇就业形式,也是黑社会犯罪组织形成的关键原因。

  这只是我们这个社会的客观原因,从主观上说,腐败官员,腐败干警,是扫黑的主要障碍。

  中国新闻周刊:您认为扫黑的良策是什么?

  蔡少卿:从技术层面看,“严打”不懈,加强《刑法》的力度,都很重要。但,就当前的现实而言,扫黑必须和反腐败结合起来。目前的黑社会,非常注重和官方的关系。在中国的党政机关和司法系统,贿赂国家党政干部,培植黑帮势力。警匪勾结,官匪勾结,已是公开的秘密。

  真要“除恶务尽”,首先要除掉黑帮的“保护伞”。我们应该汲取俄罗斯的教训,他们和我们的情形非常相似:前苏联解体前后,才出现黑社会组织。由于官方对“官匪勾结”打击不力,扫黑一直效果不佳,以至于今天的俄罗斯黑社会犯罪异常猖獗,难以根治。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