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行健,作家以自強不息
 
淩鋒
 
2000-10-18
 
【人民報訊】高行健獲得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說明諾獎沒有遺忘華人的文學成就,但也不是無原則地去滿足某些人的狹隘民族主義心態,高行健是適當的人選了。而他的多采多藝,包括用中文和法文寫多種體裁的作品,也是少有。

多年前,在香港見過高行健一面,當時高行健到香港,馬建約了幾個朋友同他見面,地點在灣仔的六國飯店。很是慚愧,我只看過他的一篇小作,而不是大作。我尊重他的作品,但因為比較前衛,沒有引發我這個「下裡巴人」的興趣。正如馬建那篇《亮出你的舌苔空空蕩蕩》,名字怪怪的,如果不是共產黨大動干戈去批判,我不一定會找來看,可能以後也不會認識馬建這個半個「狂人」。

這些年來,中國文學界呼喚諾貝爾獎,但是缺乏自省的精神。我同意曹長青以及最近劉曉波對一些「大師」的批評。文學的藝術水準固然重要,作家的靈魂更加重要。在「一黨專政」下只懂得對中共唱讚歌或保持沉默的作家,他們不代表人民的良心,於心有愧,不配得獎。就算當年有如何傳世之作,在共黨統治之下已失去靈魂或江郎才盡,豈是諾獎的合適人選?我還擔心某些華人對諾獎的呼喚,會被別有用心的人煽動起義和團情緒。因此,這次高行健得獎,看看中國政府的反應和海外華人社會的反應,可能是很有趣的問題。

現在最有趣的是看《人民日報》的《強國論壇》了,有罵「裔淫」者,但更多的是說理,例如有一個是這樣說的:「他無論如何都對中國的文學界帶來衝擊,一方面他填補了中國文學史的空白,另一方面他給各有關部門出了一個難題:該如何向廣大準文學青年作令人心服的解釋----假如高行健還在中國,他能獲得這個獎項嗎?」還有的在挖苦李敖,對此人們都會發出會心的微笑。

雖然中共的高壓統治和利益收買使一些中國作家成了行屍走肉,包括一些海外的華人作家,但是高行健的得獎,還是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他代表了既有文學成就,又還保持良知的華人作家。高行健在接到消息時表現也十分謙虛,保持了應有的美德。他還說:「我不是政治人物,也不會涉足政治,但是我仍然可以批評共產中國的政策,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之所以選擇流亡生活,就是為了要自由的表達自我。」他還堅持他的良心。相信今後他也不會像有些人一樣,因為貪圖在中國出版他的著作以獲得巨額版稅而向共產撒旦而出賣靈魂。

這一切,也使我從「行健」的大名,聯想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流亡到了海外,高行健不但努力融入主流社會,但也沒有忘本還不斷為中國人民的苦難鼓與呼。這些都是我們的概模。

在高行健得獎消息之後,是南韓總統金大中得諾貝爾和平獎,本來這也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但看到最近南韓拒絕達賴喇嘛訪問,他也是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又拒絕王丹入境,真是讓諾貝爾和平獎蒙羞。(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