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思想失去境界
 
李方
 
2000-10-16
 
【人民報訊】下午回來,一上網就看見網友說思想的境界網站關門了。忙鍵入網址去看,果然只剩下站長李永剛先生的告示,解釋說完全是出於個人原因。
  
  我是寫慣了不痛不癢文章的人,因此心裡沒有痛也沒有癢,只有爽然若失。
  
  我家住在一個號稱全國模範小區裡,樓下就是花園,也養成了每天晚飯後到花園散步的習慣。多好的花園啊,就在我家樓下,如果有一天下樓突然發現花園不見了,那種感覺也一定是爽然若失。我不算年輕了,面對那些悄然消失的事物,已經見慣不驚,只剩下爽然若失,作為對生活中遭遇遺憾的表達。
  
  在我的心裡,思想的境界網站,就是這樣一個花園,每天都進去散散步,如此而已。對於如此而已的事情,當它消失,既然不如此了,也就沒什麼好而已的了,就只剩下爽然若失。步還是要散的,既然花園不見了,那就在磚頭瓦塊的廢墟上散吧。我家幾年前剛搬進小區的時候,還只是個工地,哪有什麼花園,但也照樣散步,而且散著散著就散出個花園來。所以,一個花園的消失,它只是對我們現在的生活產生影響,而從整個人生的角度來看,其實是無所謂的,總有花園誕生,也總有花園消失,這樣就活過一輩子。
  
  我曾經深深迷戀博爾赫斯《交叉小徑的花園》,它所提供的無限多的可能性,對我們一向習慣的單向度世界提出了徹底質疑。但是這個花園在哪裏呢?博爾赫斯說大概是在中國雲南,要不反正總在某個地方吧。無可否認,由於這篇小說和中國有關,使我對博爾赫斯產生了好感,把他當自己人來看。
  
  在這個嚴重單向度的國家裡,交叉小徑花園的誘惑是無法抵擋的。其實,我們都在尋找這個傳說中的花園,而幸運的是,竟然在思想的境界這個網站中找到了。一大批學者構成了花園的小徑,各種思考又把這些小徑交叉起來。在其中,我們能讀到何清漣們含淚的文字,也能讀到趙無眠輩大言炎炎的「漢奸言論」,所有這一切,恐怕不能簡單地用言論自由或思想廣場來概括。這個花園的價值,對我們來說,最主要的恐怕也不只是提供思想,而是提供了思想的可能性。
  
  是的,思想的可能性。想想吧,如果只有思想而沒有關於可能性的展示,那麼即使我們擁有再多的思想,也只能是死的思想,是單向度的思想,終究還是有限的。在這方面,我們已經吃過很多虧了。就拿一種主義來講吧,多少人為之皓首窮經又如何,多少人為之奮斗吶喊又如何,到頭來還是路越走越窄,難道不就是因為預先把各種可能性給堵死了嗎?一種拒絕可能性的思想,它自身再完備,邏輯再嚴密,也會在時光的流水中慢慢變成化石的啊。由此可以看出,可能性是一種多麼寶貴的東西。
  
  古賢人說:江海不擇細流,故能成其大。
  
  即以滾滾長江而言,如果規定只有沱沱河是正宗是惟一,而把什麼泯江嘉陵江漢江湘江贛江統統以異端邪說拒之門外,那麼我們看見的,就只能是乾枯的河床,就算它的名字還叫長江,也只能是失去生命力的長江。
  
  王國維有雲:有境界自成高格。然則境界從何而來?我以為從比較中來。「衣帶漸寬終不悔」,是比較;「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也有個比較。沒有比較,也就無所謂境界;而欲存比較,必先提供比較的可能性。在這個意義上,思想的境界網站,正是因為提供了更多比較的可能性,才最終無愧於它的名字,成為熱愛思考的人的花園,以自身的實踐驗證了「有境界自成高格」這句名言。
  
  因此,思想的境界網站關門,我們失去的就不只是瀏覽各種思想的機會,畢竟我們還可以從別處讀到很多書和文章,我們真正有可能失去的,恰恰是一種境界,而這種境界是建立在、也只能建立在提供更多可能性的基礎之上。可是現在,我們失去了。也許我們還會從別處找到,一個交叉小徑的花園,一個提供各種思想的可能性的地方,可至少在今天,我們失去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