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淚上書國務院的鄉黨委書記突然辭職
 
2000-10-16
 
【人民報訊】南方週末8月24日《鄉黨委書記含淚上書國務院領導動情批復》一文,記錄了湖北省監利縣棋盤鄉鄉黨委書記李昌平直面農村現實,上書國務院領導,從而引發當地一場大刀闊斧的改革一事,引起較大反響。近日,記者在廣州採訪了李昌平。

  記者:不少人很關心你的現狀——

  李昌平:我於今年9月16日辭去棋盤鄉黨委書記職務,現在深圳打工,吃飯不成問題。

  記者:為什麼要辭職?

  李昌平:第一,省市縣給我確定的改革任務搞完了。農民負擔減了下來(由去年的1382萬元減為今年的589.71萬元);撤(管理)區並校減員150多人;清理整頓高利貸減本降息1000萬元;建立了一整套比較科學的財務管理制度,今年可比上年節約非生產性開支400萬元左右。

  第二,我傷害了棋盤甚至全監利縣很多人的利益,如繼續留下來,對工作不利,我走,矛盾也帶走,有利於工作。

  第三,今後深化改革,關鍵是精簡機構和人員,我下海打工,也是對縣鄉機構改革的促進。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幹部到市場上去找飯吃,不要兩眼盯著農民「布貼布」的口袋。

  記者:你的那封信引發了監利縣的一場改革,你對這場改革作何評價?有哪些成效和沒有解決的問題?

  李昌平:監利的改革我認為叫整改更妥當一些。兩個月能解決一些問題,但深層次的問題、難的問題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解決。我認為解決監利人浮於事、債臺高築、組織渙散、幹群對立、結構單一、經濟衰退等突出問題還是萬里長征剛剛起步。

  記者:你在給國務院領導的信中談到了當前監利農村的一些現實,如農田大面積拋荒、農民負擔沉重、鄉村債臺高築等等,並認為這些問題在一定範圍內普遍存在,你認為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李昌平:現在一些地方出現的「三農」問題可以用兩句話來描述:人缺思想地缺肥,普遍缺少人民幣。農村問題沒有得到普遍重視,農業投入嚴重不足,農民手裡沒錢,村級集體負債累累,鄉財政赤字一年比一年大,縣級財政也吃緊。不少地方陷入加重農民負擔的惡性循環之中。

  記者:生為鄉裡人與生為城裡人有什麼不同?

  李昌平:第一,城市居民買車買房及其他耐用消費品,很容易申請到長期貸款且利率極低,農民進行生產都很難申請到銀行和信用社貸款,即使申請到貸款,周期短,利息也比城市高出好幾倍。

  第二,一些農民因為種地虧本拋荒,還要交人頭費,土地資源閑置費,城市居民失業,國家還發給失業保障金。

  第三,國家要農民種糧,保證按0.56元/斤收購,結果地方只按0.35元/斤收購,農民卻無權找政府賠償損失,相反,還得一畝地繳納500斤稻谷以上的負擔;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城市居民身上,政府肯定會拿錢補償。

  第四,大量的社會財富集中於城市建設、國企解困,農民為此提供廉價的物資保證、勞力保證。農村的基礎設施建設,則遠不像這樣受重視。

  ……

  要真正給予農民同等的「國民待遇」。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