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黑比白更厲害—讀CCTV《偷拍實錄》有感
 
梁新
 
2000-10-14
 
【人民報訊】南方日報出版社出版的《偷拍實錄》一書,由中央電視臺記者們自己來披露他們一次次「偷拍」的曲折經歷和扣人心弦的故事;他們之所以不畏艱險,正如他們所說的:「我們的媒體搞偷拍目的很明確,除了針砭時弊、曝光醜陋之外,更多的是出於為國為民服務的職業道德」,文章看完了,我為他們的敬業精神和針砭時弊、曝光醜陋的勇氣而感動,但又有一種強烈的悲哀衝擊著我的心!在我的祖國,黑竟然壓倒了白,假居然勝過了真,揭露陰暗讓人民了解真相的要偷偷摸摸而賣假藥圖財害命的卻大大方方,。這是什麼世道啊!

請大家讀讀這真實的故事吧:
中央電視臺記者首次偷拍,是在對無極假藥市場的真實報導中。在此之前,由CCTV和北京多家媒體組成的龐大記者團到達無極縣,結果一無所獲,無功而返。於是,他們就想到了暗訪和偷拍,針對無極縣的假藥市場,我們迅速集合起一支攝製組。踏上赫赫有名的無極之路,七八個人,精裝簡從,有中央電視臺的記者,有國家醫藥局的,還有國家技監局的,大家懷著一種既興奮又悲壯的複雜心情,坐著一輛「依維克」麵包車駛向無極。

汽車在鄉間小路上顛簸,天熱得連蟬也不叫了。這次,我們將一改以往大轟大嗡的形式,一路直達,突然襲擊,運用暗訪偷拍的形式,一舉揭開無極假藥市場的內幕。這也是吸取了以往打假報導的教訓。

傍晚,拉著窗簾的「依維克」悄悄駛進了河北無極縣。汽車緩緩行進在無極縣中心的馬路上。這裏是無極最熱鬧的地方,首先映入我們眼簾的是一條較寬的中心大路,路兩邊林林總總的藥店首尾相連,粗略統計,竟有300多家。眾家藥店有縣政府、縣委、縣人大辦的,也有縣公安局、縣消防局、縣水利局辦的。仔細一算凡是在無極縣有名有姓的單位,都有一家甚至幾家藥鋪。這些藥店都在批發、零售各種西藥、中成藥。五顏六色的藥品廣告鋪天蓋地。堆到馬路上來的各種各樣的藥品箱,幾乎阻斷了交通。要說來自全國各地的買藥者,最多的還是商人,裝藥的大卡車、小卡車、麵包車、小拖車、三輪車進進出出,隨處停放,車牌子有山東、山西、河南甚至廣東的。沒有車的,肩扛、手提的,顯然是附近的藥販子。那一片繁忙景象,真可繪成一張「無極販藥圖」了。對如此難得的情景,棄之豈不可惜?我們立刻端起攝像機跪在車座上,鏡頭向外,一個個藥鋪,一車車西藥、中成藥,一群群大大小小的藥販子都被攝入了鏡頭。

我們的攝像機,是當時最先進的索尼500,20倍鏡頭,從車裡到藥鋪有15米之遠,貨架上的一切盡收眼底。好在外面的人都很忙,所以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一輛古怪的「依維克」。

由於車在動,不能停,細節很難拍下來,又不能肩扛攝像機直接衝上去,那樣危險太大,會招來橫禍。思來想去,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相互掩護,下車偷拍。我們分了工,有人裝成操外地口音的藥販子,去砍價。

「依維克」車裡走出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手中提著一個旅行包,直奔離他們最近的藥鋪。他們身上都藏著無線話筒,車裡的機子緊緊盯著他們的背影。藥鋪大門敞開著,只見他們走向櫃檯,車裡的話機收到了他們的聲音。

女記者:「你先問吧。」

男記者:「你先問吧,我當提示。」

女記者:「我真不知道問什麼。」

男記者:「你是藥販子嘛。」

女記者:「我長這麼大,都不知道得病吃什麼藥。」

男記者:「你就問,有感冒沖劑嗎?」

女記者:「還有什麼?」

男記者:「牛黃解毒丸、止咳糖漿。噢,對了,還有山楂丸,這是治拉肚子的。」

女記者:「不對,這是治胃病的。」

坐在車裡的我們聽到他們的對話,都憋不住,笑成一團。

這兩個小記者走到了櫃檯前,車裡的調音臺又清清楚楚傳來了他們與藥鋪老板的對話。

女記者:「老板,有感冒沖劑嗎?」(車裡的記者「哄」地一聲又都笑起來,在車裡負責偷拍的記者笑得連攝像機都端不穩了。)

女記者:「有牛黃解毒丸嗎?」(車內又是一陣哄笑。)

藥店老板:「有啊,要多少?」

女記者顯然打了一個磕絆,扭頭向男記者看去,男記者也沒什麼精神準備,楞了一下,說道:「有多少,要多少。」

這回該輪到老板發呆了。因為看這兩個學生打扮的小年輕怎麼也想象不出會是買藥的「豪客」。

女記者倒也機智,對老板說:「我們是要問一問價錢,合適了才買。」

藥店老板一副狐疑的模樣,在算盤上撥了一個數。兩位記者都是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珠算都已經忘得差不多了,看了半天算盤卻答不上來。還是女記者反應得快,突然冒出一句:「你有三證嗎?」

「三證?」這回輪到店老板糊塗了。

男記者馬上接過來說:「三證就是營業執照、經營許可證、上崗證。」

老板搖了搖頭,答道:「沒有。」

車裡的人大鬆了一口氣,搞了半天,我們要的就是這兩個字。想不到就這樣被他們胡亂地問出來了。

兩名記者見目的已經達到,竟連招呼也沒打一個,扭身就走,轉向下一個藥鋪。鏡頭裡只剩下一個被搞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藥鋪老板的呆像。

出師得利,兩名記者就這樣一路地問了下去,居然屢戰屢勝,幾乎走了半條街,竟沒有一個藥鋪能夠回答出有「三證」的。

在車裡的其他記者坐不住了,紛紛提議扮成「保鏢」,保護扛攝像機的偷拍記者直接上前拍攝。偷拍記者用一件襯衫蒙在攝像機上,隱藏在同伴身後,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態,拼命往藥販子堆裡紮,居然未被那些藥販看出。

偷拍記者直接拍下了藥店門前的各種藥品價格,這些藥價當然要比正宗藥店低得多了。另外,像國家明令禁止公開銷售的杜冷丁、大麻等,在這裏也隨處可見。由於隱蔽在同伴身後,又未被發現,偷拍記者的膽子大起來了,不斷往前,拍下了許多珍貴的鏡頭,甚至連藥販討價還價的聲音也錄了下來。

然而,好景不長,正當偷拍記者無所顧忌,將偷拍快變成明目張膽的實拍時,圍上來五六個人,其中領頭的自稱是市場管理人員,厲聲喝問他們是幹什麼的?在這裏拍什麼?對這突如其來的喝問,他們為之一楞,不知誰想到《無極之路》專題片來,隨口說出:「我們是某某電視臺的,來拍『無極之路』的續集。縣委的人帶我們來的,他現在有急事,一會就回來。」為首的人又懷疑地問:「既然你們來拍續集,為什麼還要把攝像機蒙上?」他們急忙回答:「天太熱,陽光不能直射機器,要不然彩色就會失真了。」聽他們如此說,那幫人的兇相變成了奴才相,點頭哈腰,客氣了幾句,帶著懷疑走開了。偷拍記者雖然出了點汗,好在素材拍了不少,足夠了,於是準備收拾傢伙上車。

這時,車上的人通過無線話筒向他們發出了第二個指示:買一批藥回來。幾名記者顯然是受到剛才暗訪成功的鼓舞,向藥店老板問話和買藥時都顯得輕快了許多,不到一個小時,大旅行包裡已經裝了滿滿一包藥品。等他們回到車裡以後,汽車迅速開離藥品市場,在無極縣一處偏僻的角落停了下來。此時天已經快黑了,車裡很暗,為了能夠在無極現場拍攝這些假藥,所有的記者都下了車,圍成一個圈,以掩人耳目,攝像機對準圈內的藥品一通猛拍。等這一切都做好以後,汽車再次返回藥品市場。這時的買賣比原來大多了,我們走進一個非常熱鬧的營業大廳,裡面熙熙攘攘擺了200多個攤位。經了解,這裏所有的攤點都共用一個營業執照,然而各自又是獨立經營、字號不同的,就像一家飯店領了執照後,一條街都跟著開起飯館一樣。一證多點、無照經營,為假冒偽劣藥品大開了方便之門。

我們製作的《再訪無極》播出後,立即引起強烈反響,河北省委、省政府反應迅速,立即召開了會議,由主要領導負責,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裡,便取締了這個無極藥品市場。

這是我們在CCTV電視新聞中,首次運用偷拍進行報導。這次偷拍可謂大獲成功。

......文章到此結束了。

我們看到的只是九牛一毛、冰山一角,如此龐大的假藥、假酒、假貨、假髮票、假稅單、假工程、假、假、假……一切交易都是在假字之中完成。拿刀殺人是在明處搶錢害命,要被判極刑,而假藥、假酒是在暗處搶錢害命,應不應該也被判極刑呢?

王海打假,假卻越打越多,因為官匪一家,誰人敢動?要真想改變這一切,不動大手術不行,腐敗貪婪的「頂梁」不砍倒,現狀不可能改變。也許有一天中央電視臺的記者們會給人民拍出江澤民的真實面孔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