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壓不垮
 
——專訪法輪功發言人程丹博士
 
蔡詠梅 (根據2000年9月19日越洋電話錄音整理)
 
2000-10-11
 
【人民報訊】
  問:中共把法輪功定為邪教整一年,最近江澤民對美國媒體公開指控法輪功,引起廣泛關注,他接受美國CBS新聞記者華萊士訪問時,仍然指稱法輪功是邪教,你們的反映怎樣?

  程:完全是不符合事實的誣陷。法輪功強調修心、向善,最根本的原則是真善忍,現在四十多個國家不同的種族都在修煉,哪一點是邪的呢?我們沒有任何組織、花名冊、也不搞朝拜,所有宗教的形式都沒有,更談不上邪教,他(江澤民)是為達到他個人的目的,出口誣陷。

  ●法輪功自殺之說全無根據

  問:他說李洪志自稱耶穌、釋迦牟尼再世。

  程:老師從來沒有這樣說過。老師一直是這樣說,我站在你們面前,是一個人相俱全的人,我教你們的是法理,要以法為師。老師從來不要我們崇拜他,拜師的儀式都免了。

  問:但你們確實很崇拜他?

  程:對於一個教導我們真善忍,使我們身心健康的人,我們當然很尊重他,對他非常信賴,這毫無疑問。

  問:江澤民說你們有幾千人自殺。

  程:中央電視臺原來說死了一千四百人,現在反口說幾千人自殺。根本沒有這回事,沒有一例是第三方獨立調查,或法定判處得來的結論。都是他操縱國家的輿論工具作出的誣陷。我們華盛頓有一個人的母親就被列在這一千四百人之中。真實的情況是她得了很嚴重的病,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很多,但還是不行,住醫院幾個月後死掉,他們就說是學法輪功致死的。家裡人可不這樣看。

  問:有沒有因信了法輪功,生了病不去看醫生,得不到及時治療而死的情況?

  程:老師講生並吃藥和修煉的一種關係,這是對修煉人講修煉的道理。老師說,你是常人有病就得去看醫生,有很多人重病纏身煉功後好了,也有人練了功沒有好,每一個人不一樣,怎麼可能說煉了功保證你不死?即或真有一千四百人死亡,七年期間,每年平均去世兩百人,死亡率極低,美國每年因醫療事故死亡的人就有四萬五千人,你能因此把美國的醫院都封了嗎?有人因為煉法輪功拒絕治病而導致死亡的事我個人不知道,有一點很重要,法輪功是用來修煉的,不是用來治病的。

  ●估計信徒海內外七千萬到一億人

  問:你們法輪功現在有多少人?

  程:我們沒有花名冊,準確的數字不知道。中國官方九八年有一次很詳細的調查,說有七千萬人,後來鎮壓了,為了說明他們打擊面小,就說只有一兩百萬人,但是那個時候調查說我們人數多,沒有問題,對社會有益,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對法輪功的評價非常正面。

  問:那你認為有多少人?

  程:七千萬到一億人,包括海外。

  問:海外一直說你們組織很嚴密,動員能力很強。真相如何?

  程:我們沒有一個組織。海外為了活動方便註冊了一些非贏利組織。

  問:有沒有一個私下的組織的存在?

  程:沒有組織。為什麼動員力這麼大?主要是心比較齊。比如去年四月二十五日到中南海那件事,不是包圍,而是集體上訪,所有人互相傳要守住善心,不能妄為,有人路過問我們什麼事,我們說政府對我們有點誤會,我們出來說說明白。非常祥和,國際社會高度評價,說是中國歷史上難得的一次和平理性的談判,誰也沒想到幾個月後就遭到打壓。

  問:你剛才講當局原來對你們的評價很正面,為什麼後來形勢急轉直下鎮壓你們?

  程:法輪功講真善忍,吸引了很多人,因為許多人發現在這樣一個人欲橫流的的社會還可以找到一個道德回升修心向上的信念,很多人來學;共產黨發現比他們的人數還多,而且還有許多高級官員也在修煉,法輪功很有力量。當然我們的力量對政治沒有任何危害,講修心,又不干涉政治。

  ●五十三人被害死,五百人被判刑

  問:那為什麼要鎮壓你們?

  程:這完全是江澤民一手策劃的。因為他自己的心胸狹隘,不相信這些人是好人,四二五事件和平解決後,他對自己沒有信心,認為這些人對他有威脅。

  問:是不是中共黨內對此也有不同意見?

  程:黨內一直有不同意見,但沒用。華萊士當面就稱他是獨裁者,你為什麼把和平示威者關進監獄,還有人被迫害致死?

  問:有多少人被捕?死了多少人?

  程:法輪功在過去一年中到現在已經報導的即有五十三人被迫害致死,有六百多人被強行送進精神病院,注射各種對神經對心理有害的藥物,有五百人被判刑,最高判十八年,有一萬人未通過任何法律送去勞改農場(按:即所謂勞教),有五萬人被抓、被關押。他們迫害法輪功,牽動了億萬人的家庭,從最偏遠的農村到城市的知識分子、高級職員、軍人,沒有一個角落不被牽涉。在中國大陸任何人轉彎抹角都會受牽連。這些人是邪的嗎?

  問:都是善良的百姓。

  程:四二五事件後我們到中國大使館找中國官員談話,他們自己就對我們說,知道你們法輪功學員是好人,自己搶著下崗,把工作位子讓給別人,這是有名的。在今天的社會根本就找不到這樣的人了。

  問:法輪功被鎮壓,造成什麼後果?

  程:他們的鎮壓破壞了整個國家的改革歷史進程,本來中國需要政治改革,需要法制建設,因為這個鎮壓把這些全毀掉了,而且對中國的文化和歷史也是一種殘害。因為修佛修道一直是中國千年文化的一種精髓,在這種制度下,被幾個專制的人斷送掉了。

  問:你剛才講法輪功的被鎮壓,你認為是江澤民個人問題,還是制度問題?

  程:很多共產黨員,都修煉法輪功。我認為從根本上來說是一種邪惡的勢力對善的打壓。說到制度,其實中國政府裡面許多高級官員並不贊同打壓,是幾個操縱了這件事。但是,信仰這個東西不是一個人、一個政府說了算的,當初耶穌傳法時就被說成是邪的,被釘在十字架上;釋迦牟尼建立佛教時也被說成是邪教,他的兩百弟子被砍頭。一個純正的信仰經過洗煉後會更加壯大。

  ●李洪志還在美國,沒有沉默

  問:我們感到奇怪的是,法輪功被鎮壓後,李洪志很少站出來澄清和為信徒們講話。

  程:7.20以後開始抓人,全面鎮壓開始後,李洪志老師通過大使館向中央領導人寫過信,希望與政府和平對話解決,他是說了話的,大量的接受媒體的採訪,包括CNA、法國廣播公司、BBC、美國TIME、紐約時報,美國的大報和雜誌他全部接受過採訪,他呼籲國際關注這件事和平解決,但中國政府不給他機會。過去一年法輪功學員不斷上訪,完全出於自願,這是一個法輪功學員的全體人權問題,不光是一個老師的問題。

  問:但後來他是不是銷聲匿跡了?

  程:我們可以代他把事情說清楚。

  問:李洪志現在是否在美國?你們是否常見他?

  程:他還在美國,我們沒有見過他。

  問:他是不是怕人家說他在操控抗議?程:這本來是關係到我們人權的事,所以我們大家要呼籲,李老師是出來傳法的,他做事有他的理由,他用他認為最好的方法做事。

  問:西方輿論為什麼這麼支持你們?

  程:在西方我們得到很大的支持,七月二十日在華盛頓記者招待會上,美國最早的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Mark Palmer說,每個時代都由一個非暴力的運動譜寫這個時代的歷史,現在的法輪功是亞洲唯一一個最重要的精神現象,法輪功運動將譜寫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這個群體能夠不畏強暴和平抗爭,很不簡單。在今天這個社會誰都知道到天安門去靜坐會被捕,坐多少年黑牢都不知道,大家出來就是要說一句公道話。

  ●法輪功是否宗教團體?

  問:你們是不是只說法輪功是一個練功強身的氣功團體,而不承認是宗教組織?

  程:大家覺得我們是在回避這個問題,怕說是一個宗教組織,其實不是這樣,主要是沒有宗教形式,沒有廟宇、朝拜。我們有信仰。信仰真善忍。大概人們對宗教信仰的認識很模糊,其實宗教在佛法修煉中只占很小一部分,我覺得這個問題不要緊。

  問:但它涉及到宗教信仰自由的問題。

  程:在鎮壓法輪功時,《人民日報》出了許多文章,都是為他們鎮壓奠定理論基礎的,說我們國家只允許無神論,對生死輪回等所有宗教思想都批判了一番。這其實就是否定了所有宗教,否定了所有氣功和文化傳統中最精華的東西。

  問:人大立法反邪教的情況如何?

  程:在人大立法前,江澤民在法國接受費加羅報訪問時他一個人就已宣布了法輪功是「邪教」。在這之前對法輪功的打壓完全沒有法律依據。而且中共還不許任何一個法輪功學員請律師,法庭基本上是在半關閉情況下審判。所以他們要立法。

  問:中共高層對法輪功問題是否有分歧?

  程:我們聽說朱容基受到批評,江澤民定了調,大家就不敢說話了。其實當初公安部、中國氣功研究理事長張震寰專門給老師寫了封信,表彰李洪志先生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作出了貢獻,國家氣功評審調查研究組在長春和哈爾濱召開座談會都給李洪志老師高度評價。

  ●有關於光遠、何祚庥的批評

  問:在中共打壓法輪功之前,當時有一些學者批評過你們,如於光遠、何祚庥等人。你們現在會不會覺得當時對這些批評缺乏一點寬容精神?九八年法輪功學員包圍北京電視臺,導致記者被開除,領導受處分。而且你們還有人上門去與何祚庥辯論。這些做法對不對?程:大家去是說明情況。中央有三不政策:「不干涉、不批評、不宣傳」。他們這樣批評是違反了中央的「三不政策」。如果媒體完全是開放的,你們可以批評,我們也可以講我們的道理,雙方都是平等的。但我們沒辦法說出來,就到電視臺去和他們談。當時去的人多,並不是包圍,實際上談了以後電視臺的人非常受感動。就說何祚庥,我有一個朋友去問過何祚庥的家,被他們家大罵一通趕出來,這人本來就認識何祚庥,是他的學生,與外界傳的不一樣。

  問:在你們被鎮壓之前,批評過你們的人確實感受到壓力,天津教育學院院報的編輯當時曾說以後誰也不敢批評法輪功了。

  程:這是看問題的角度不一樣。

  問:為什麼不一樣?人家批評你們,你們人多勢眾,也會給人家一種很大的壓力。程:我覺得如何看到當時法輪功的心態就會知道這完全是善意的,就會覺得是很好的交流。從九六年《光明日報》批判法輪功開始,我們就寫了不少的信件討論。問題是對法輪功煉功的的騷擾已有很多年的歷史了。

  問:你們當初包圍中南海,是向中央要求什麼?

  程:在天津抓了人後,直轄市解決不了問題,我們就到中央去。兩天前就通知了說要到中央上訪,中央不是不知道。去了後首先把路堵住了,大家就在旁邊空曠的地方聚集起來,是警察把路障打開,把隊伍引到中南海。你知道,許多是外地來的, 中南海在哪裏,他們門都摸不到。所謂包圍中南海,完全是警察設的圈套,當時何祚庥還在那裏。

  問:聽說何祚庥與當時處理問題的羅幹是親戚。

  程:他們連襟。對一個不公正的報導我們只是想說明,我們煉法輪功自己受益,不希望有報導阻礙別人也來受益。

  問:能不能談談你們今後的抗爭計劃?程:法輪功修心向善,我們的抗爭永遠與暴力無關,對於如此邪惡的鎮壓和殘暴的折磨,法輪功學員從來沒有暴力反抗行為,法輪功是打壓不下去的。

  ●國際輿論廣泛支持法輪功

  問:你們在海外抗議,結果怎樣?

  程:我們的呼籲一直未中斷過,越來越多的國家支持我們,美國參眾兩院通過決議案,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鎮壓法輪功,美國各大城市和州頒發法輪功及創始人四十多項獎,華盛頓去年八月中曾定一星期為「法輪大法周」,李老師的書被翻譯成十幾種文字,四十多個國家都有人修煉。

  問:中共鎮壓你們,國際人權組織都支持你們,你們是否也會關注中國的人權問題。

  程:我們是講善的,人間正義我們也會關心,但是沒有具體計劃。

  問:中共鎮壓地下天主教會,你們會不會對他們的遭遇表示關懷?

  程:我們不贊成任何非人性的打壓,人不可以對別人那樣做。具體做法我真的不知道。

  問:程丹小姐,能不能介紹一下你自己,你去過大陸請願嗎?

  程:我是湖北人,學物理的,來美國讀博士,我現在已工作了。我們這邊的法輪功學員大部分都是博士,或者拿了好幾個學位,都是中國留學生。我沒有去大陸,但我有很多朋友在大陸被抓,他們都是很好的人,我有一個朋友僅因為見過記者就被抓了起來。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